国内新闻翻译

薛凯桓:拜登搞“民主峰会”,是想“阉割”联合国?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拜登的“民主峰会”在雷声大雨点小中落下帷幕,那些被拜登邀请的所谓“民主国家或地区”,也并没有在这场峰会中有多少出彩的表演。

查看这份名单就会发现,是不是民主,得美国说了算。众多观察者也强调了参与者组成的特殊性,并得出了一些结论:首先,非洲的“民主”代表性极为有限,而欧亚大陆的代表性极为“具体”.

民主不是偶然发生的,我们必须捍卫它,为它而战,加强它,创新它。来源:美国国务院

换言之就是不平衡:在欧盟只有匈牙利被拒绝邀请,而占据了欧洲大陆很大一部分、实行普选制的俄罗斯也被拒绝邀请。只有以色列和伊拉克在近东和中东收到了邀请,而在亚洲大陆部分则只有印度收到了邀请。更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是岛国和半岛国家的“大洋”带——受邀国家有日本、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

在非洲也是一样:大部分的非洲南部国家都收到了邀请——从南非到沿大西洋沿岸到赤道区的国家几乎无一不概括了下来,但十年前经历了“阿拉伯之春”、早已“民主化”的北非诸国却没有在邀请之列。非洲北部在十年前在“有色人种”“民主”革命的新保守主义幌子下遭受了美式价值观的大规模入侵,但此刻的华盛顿却否认了民主在那里的存在。这不得不令我们注意到其中的深意,可以说这是有意为之的结果。

这是对美国自身“资不抵债”问题的间接承认,因为“植入民主”是国务卿赖斯于2005年提出的战略,一年后由时任美国总统布什正式宣布,并于2009年在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开罗演讲中得到正式确认。讽刺的是,就在不久之后的“阿拉伯之春”,“植入民主”的战略带来的却是如今的一地鸡毛:利比亚仍战火不断,叙利亚战争遥遥无期,也门等国也与“稳定”二字毫无关联。自然,美国绝不能承认“植入民主”的失败结果,那么在此次的“民主峰会”中将北非诸国排除在外,也不乏有“死要面子”的尴尬。

叙利亚战争:从民主起义到全面战争。来源:USHMM

除了对“美国定义”式民主的观察之外,中俄此次的反应也是焦点:除两国大使的联合文章外,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关于华盛顿企图将外国划分为“民主”和“非民主”的评论也广为流传,俄罗斯的专家们开始谈论美国此次“民主峰会”的真正目的——用俄罗斯的惯用语境来说就是“殖民封臣”,同时指定这些“封臣”的名单。

美国究竟想要干什么?在美国深受疫情困扰的今天,美国主导的此次“民主峰会”又有何野望和背景?这将是本文的焦点。

要想了解这些,请注意美国国务院会前官方声明的那部分内容,其中包含峰会的理由以及为其设定的目标。内容中有什么是特别重要的?笔者总结了以下内容:

“2021年12月9日至10日,拜登总统将主办两次民主峰会中的第一次,届时来自政府、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的领导人将齐聚一堂”;

召开这次会议是“为民主复兴制定积极议程,共同应对当今“民主世界”所面临的威胁”

“对美国而言,峰会将提供一个机会:峰会是一个听取、学习和广泛交流的平台,参会国家的支持和承诺对全球“民主”的复兴至关重要”;

“在第一次峰会之前,我们正在与来自政府、多边和慈善组织、民间社会和私营部门的专家协商,就三个关键主题提出大胆、可行的想法:防止威权主义、打击腐败和促进对人类的尊重和权利的保护。”

因此,12月的峰会还没有开始,之前在外的流言就得到了证实:根据美国国务院目前的说法,这种“民主峰会”将有两次。此前,诸多媒体还“泄露”了第二次峰会筹备的相关细节。它可以转换为面对面的形式,但最重要目的显然是:为了让没有参加第一次峰会的国家参与进来,这是必要的。峰会将只能由美国所“指定”的国家参与,并由他们来讨论诸多“民主”问题,同时提出所谓“对非民主国家的民主改革”计划。

说到“民主计划”笔者就不得不提到联合国也是按照同样的模式成立的:进入的条件是反法西斯联盟的成员,而美国在此时举办的“民主峰会”却采用了当年的联合国模式:排他性模式。这种某种意义上将美国定义的“非民主国家”与法西斯相提并论的暗示也是颇为“用心险恶”。

而纳入这一程序也成为第二次“民主峰会”上的极为可能的事:美国总统拜登可以设法大幅增加参会国家,创建一个新的“民主”国际组织,例如所谓民主联盟,也可以在美国的领导下提升为全球性的国际组织。华盛顿的主要事情是让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国家参与进来,而现在实际上只有一半。

“民主峰会”发表官方声明。来源:美国国务院

如果第二次峰会不能增加代表,那宣布第三次峰会并继续组织工作也不无可能把世界分成两部分不是目的,而是结果。美国“自定义民主”的目标显然不可能是为了真正提升全球的民主水平,摆脱联合国及其安理会的掣肘之意过于明显。俄罗斯和中国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这就是为什么拜登在宣传计划中以“威权主义”的指责“攻击”俄罗斯和中国的原因。

在联合国框架内,从1995年就开始酝酿的取消否决权的计划,并在2004年更是通过了许多安理会改革的具体内容,诸多“非常国家”的入常愿望及废除一票否决权的议案,美国的影响自然是完全无法无视的。但美国并没有成功,因此当前的活动将以联合国创立的“排他模式”建立并虚拟峰会的形式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