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晨枫:美国反华高压无效,中国还躺赢了,这是新的世界大势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12月14日,阿联酋空军官员致函美国五角大楼,撤回购买50架洛克希德F-35的意向书(Letter of Acceptance),有关谈判无限期冻结。这意味着阿联酋F-35军购案已经进入病危阶段了。还没死透,但也差不多了。什么奇迹都是可能出现的,但一般病人进入这个状态还能生龙活虎地活过来,那真是奇迹了。阿联酋F-35军购案还救得过来吗?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阿联酋是波斯湾南岸富得流油的小国。说富得流油,还真是一点没错。这就是漂浮在石油上的国度,由7个酋长国组成,其中包括人们熟悉的阿布扎比、迪拜。这个1000万人的小国竟然有78%是外来人(主要是印度人),2020年GDP约4100亿美元,和奥地利、爱尔兰差不多;人均GDP超过41500美元,和新西兰、英国相仿,比沙特高一倍,大约20倍于印度,10倍于印度尼西亚。

这个小国有一支强大的空军,现主力为78架F-16 Block 60,这是除F-22外世界上第一代从设计时就拥有主动电扫雷达的战斗机。阿联酋还有59架较老的幻影-2000。为了替换这批已经老旧的幻影-2000,阿联酋在12月3日与达索签约,订购80架“阵风”战斗机,同一协议里还有12架H225M直升机,总价值190亿美元。

阿联酋寻求F-35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天,特朗普在国会山的一地鸡毛中,批准了阿联酋订购50架F-35和18架MQ-9B武装无人机的协议,价值230亿美元。这不是最后签约,拜登政府有权审核协议,并决定继续还是中止。但前任总统已经批准的协议,一般来说没有特殊理由的话,后任总统不会随便否决。

这是特朗普对阿联酋在2020年8月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奖赏”。以色列总理贝内特在12月13日对阿联酋进行访问,这是历史上以色列总理首次访问波斯湾国家。以色列希望推进与阿联酋的关系,孤立波斯湾对岸的伊朗;阿联酋则对与以色列高科技工业合作感兴趣。阿联酋早就在着手经济“去石油化”的准备了,近10年来成为波斯湾的石油化工基地,经济从单纯原油出口向下游加工产品延伸。阿联酋还在2月发射了火星探测器,凸显科技雄心。

7月14日,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左)和阿联酋驻以色列大使穆罕默德·哈贾在特拉维夫出席阿联酋驻以色列大使馆开馆仪式(图源:新华社)

尽管以色列把阿联酋视为打入波斯湾的桥头堡,但对阿联酋获得F-35强烈反对。以色列不能容许阿拉伯国家拥有与它同级的先进装备。美国为了安抚,答应以色列F-35将优先升级,确保以色列继续保持战斗机的质量优势。在美国与沙特关系复杂化后,相对开明、世俗化、亲西方、政治稳定的阿联酋成为美国在波斯湾的重点盟国,出售F-35成为重要的姿态。

F-35是世界上唯一可出口的隐身战斗机,这也是美国未来几十年的主力战斗机。F-22的数量太少了,F-35不当主力都不行。这也成为美国对盟国亲疏的重要标志。批准出口F-35是一种“恩惠”,第一个获得出口F-35的就是以色列;而禁运F-35就是“惩罚”,土耳其拒绝美国压力,继续进口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结果已经交付的F-35遭到扣押,已经签约的后续购买和组装协议也搁置了。

F-35的技术是不是真那么敏感不好说,最主要的还是政治姿态。F-35的软件化和联网化也使得政治姿态具有实质性意义。所有天上、地上的F-35都是庞大的自动化后勤支援系统的一员,每一架飞机所有部件的序列号、下线时间、使用时间、升级和维修情况都在洛克希德的数据库里,洛克希德可以在用户还懵里懵懂的时候,已经在供应链上安排需要的备件,在用户“瞌睡的时候”及时送上枕头,大大降低维修、等备件的周期。

当然,洛克希德既能提供远程技术支援,也能远程监控任何一架飞机的使用情况,包括机械状态、航线、挂载、机动过载等。同一系统还对维修和机务人员的资质统一管理,不仅管理人员资质和定期考核,连业务晋级都管。没有洛克希德认可资质的人员,连“联网”、启动的资格都没有,没法进行相应的检修和维护工作。不夸张地说,洛克希德可以远程一键锁死世界上任何一架F-35。

这对任何用户都是双刃剑。一方面,检修效率和质量极大提高,机队出动率极大提高。另一方面,国家安全的底牌也彻底亮在美国面前。理论上,洛克希德连美国空军也能看到。实际上,洛克希德和美国空军穿的是同一条裤子,美国对任何使用F-35的国家都保持全时全程监控,但其他国家想偷窥美国空军的运作,那是想多了。

美国军售还带有使用条款:不能用于对美国盟国的攻击,不能用于违反人道和公义的作战行动。阿联酋(还有沙特)使用美制装备介入也门政府军和胡塞武装的内战,造成人道问题,已经在美国和欧洲引起舆论压力了。在F-35时代,想瞒过去都不可能。但从阿联酋的角度来说,这是国家安全所需,美国的限制是难以接受的。

F-35的成本效益是个有意思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阿联酋实际上是个缺乏敌人的国家。阿联酋是逊尼派的,与沙特的关系当然好,但宗教情节不浓重。阿联酋试图在波斯湾政治里左右逢源,与伊朗也保持良好关系,再说伊朗那些战斗机只差还没有散架了,阿联酋现有的战斗机就足够碾压,不需要F-35。

阿联酋也不参杂到阿以冲突里。埃及与以色列在1979年签订和平协议,约旦在1994年跟进,这以后除了半生不熟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协议外,就是2020年阿联酋与以色列的和平协议和关系正常化了。这是特朗普特别得意的外交胜利,到处问人家为什么不给他一个诺贝尔和平奖。所以以色列也不是阿联酋的敌人。

其他邻国如伊拉克、科威特、巴林、阿曼都与阿联酋没有敌意。卡塔尔有点暧昧,但也谈不上敌意。也门的胡塞武装是敌对的,但根本用不上F-35,何况美国可能还施加使用限制。“阵风”和F-16 Block 60足够保证阿联酋很长时间里在波斯湾没有军事劣势的困扰。

F-16 Block 60是第一种在设计时就考虑主动电扫雷达的F-16,也是F-16V之前最先进的F-16(图源:资料图片)

“阵风”的综合性能相当出色,在多年低迷后,近年来迎来外销热(图源:维基)

以色列是中东唯一拥有F-35的国家,但阿联酋是否需要F-35,这是有疑问的(图源:资料图片)

F-35也有软件分级解锁问题,用户未必能使用F-35的全部功能。比如说,就是在北约盟国里,核能力也只有德国(如果购买F-35的话)等少数国家才能解锁。其他武器功能方面,不是A国能挂载和发射,B国就自动获准使用的。一切取决于B国与美国的协议中规定的技术能力。事实上,软件不解锁的话,连高G机动可能都被自动限制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高度软件化使得F-35成为美国军售的梦想境界,可以事无巨细地控制用户的所有使用,确保符合美国利益。阿联酋F-35的武器和飞行能力有什么限制外界不得而知,但这也按到了痛点。

在确认订购80架达索“阵风”后,阿联酋在军事上是否需要F-35是一个问号。一方面,拥有F-35是地区实力、声望、与美国紧密关系的标志;另一方面,这在军事上并不十分必要。在这种情况下,装备之外的因素就很重要了。

阿联酋在公函中提到:技术要求、主权运作限制和成本效益分析,导致对F-35项目的重新考虑。这些都是正确的,但主要问题实际上是中国。

阿联酋与中国关系很好。中国是阿联酋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也对海湾事务从不插手,对胡塞武装问题始终保持低调。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民族和宗教问题,本来就不是外人掺和能理得清楚的。在新冠疫期,阿联酋成为中国疫苗海外试验的重点地区,阿联酋也是最早大规模铺开中国国药疫苗的国家之一,并生产国药疫苗,预计年产量达2亿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