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杰弗里·萨克斯:“美国时代”之后,世界的出路在哪里?


【文/ 杰弗里·萨克斯】

大家好,我是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杰弗里·萨克斯教授,很荣幸能够成为2021年思想者论坛的受邀嘉宾。感谢你们的邀请,同时也感谢思想者论坛给了我一个重要的话题——中国在后西方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

杰弗里·萨克斯教授

现如今,我们正处在一个新的地缘政治时代,我们需要进入一个加强全球合作的新时代。现在的时间点,正好是200年全球经济历史的尾声。在此期间,北大西洋地区的欧洲和美国开始主导世界经济,而亚洲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急剧下降,尽管亚洲的人口仍然占据着世界人口的一半以上。

1820年至2018年,北大西洋地区和亚洲地区经济变化。

该图表的数据是基于在北大西洋地区全球产出份额的预估,北大西洋地区大约在20世纪中达到顶峰峰值。1820年,亚洲在世界产出中所占的份额约为世界产出的60%,但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数据下降到世界产出的20%左右。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在过去70年中,亚洲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份额一直在稳步上升,特别是东亚快速增长,而北大西洋地区所占的份额一直在下降。

美国将主宰世界的观点,也就是所谓的“美国世纪”早已经过时,因为北大西洋在工业、技术和经济实力的巨大优势只是暂时现象。工业化始于北大西洋,技术进步在北大西洋蔓延,工业化后,欧洲列强的帝国统治开始在全世界范围传播开来。

但现在,我们处于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亚洲的增长、中国强劲的经济和技术扩散都发生了变化。如果不以人均计算,而是以购买力、价格或国际价格衡量总产出相比的话,中国现在是比美国更大的经济体。就经济的绝对规模而言,如果以国际价格衡量,中国的GDP仍约占美国的三分之一。从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从增长率来看,中国显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1980年至2020年,中美全球GDP所占份额变化。

现在,地缘政治也因此发生了变化,由北大西洋或美国主导世界的想法已经过时,重要的是,我们至少有六个全球变化的根本驱动因素:

1. 由地缘经济学主导的地缘政治学。

2. 全球环境危机、气候变化、污染、生物多样性丧失将会影响到整个世界。

3. 巨大的人口变化。中国已经呈现出老龄化社会的趋势,人口已经稳定,但在未来,人口数量会持续下降,同时,欧洲也正在老龄化。另一方面,非洲的人口在持续快速增长,并且人口年龄非常年轻,这将给非洲社会内部和社会之间带来巨大的人口压力。

4. 为了公平和包容,各地社会需求不断上升。用中国的说法就是共同繁荣,但我们需要社会包容的理念,在这个时代有巨大的伦理需求。

5. 数字化社会和智能机器。类似于人工智能和数字互联,这些科技正在改变经济和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6. 对幸福的追求。随着社会变得更加富裕,他们发现人均GDP几乎无法定义社会中的幸福。

六个全球变化的根本驱动因素。

因此,人们对生活质量有了新的追求,除了产出的数量,这些都是变化的根本驱动力。这六个全球变化让世界各国政府采纳了共同目标,特别是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它表达了经济进步、社会包容和环境可持续性的共同愿望。

联合国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

现在,为了使世界体系正常运转,我们将面临着重大的制度选择,因为各个国家都是相互关联的,现在已经没有单一的主导国家,而美国已经不再是世界上的主导国家。由一个国家来主宰世界体系是错误的想法,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全球体系,这也是全球和平的关键。

我们的制度选择是全球性的,是当今地缘政治的精髓。

将近50年前,我还是一名学生的时候,阅读了由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历史学家查尔斯·金德尔伯格(Charles Kindleberger)撰写的著作——《1929-1939年,大萧条中的世界》(The World in Depression 1929-1939)。金德尔伯格就“霸权过渡”或“霸权过渡理论”开始进行理论辩护,金德尔伯格当时的想法是,世界总是需要一个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