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近七百名顶尖科学家敦促拜登:削减1/3核武,宣布不首先使用


【文/观察者网 冯智源】

作为唯一曾动用过核武器的国家,美国的核战略一直备受关注。今年十月以来,拜登政府正在制定的新版核战略也在国际上接连引发热议。

明年年初,拜登政府就将发布其《核态势评估报告》。值此之际,包括21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内的近700名科学家和工程师向拜登致信,要求其将美国核武库削减三分之一,同时宣布“美国永远不会在冲突中首先使用核武器”。

这封联名信开头部分截图

按照惯例,每位新就任的美国总统通常都会在其任期的第一年或第二年发布其《核态势评估报告》(NPR)。《纽约时报》16日发文称,随着拜登政府发布报告日期渐近,关于报告内容的讨论在美国政府内部甚嚣尘上。而英国、法国、德国以及日本等美国盟友也纷纷对其展开“游说”,要求拜登不要改变使用核武器方面的政策。

在此情况下,许多顶尖科学家们“坐不住”了,于是给拜登致联名信施压。

据“忧思科学家联盟”(UCS)网站、《纽约时报》等当地时间16日消息,包括21名诺贝尔奖获得者、69名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在内的近700名科学家和工程师当天向拜登致联名信。美国物理学家巴里·巴里什(Barry Barish)、杰罗姆·弗里德曼(Jerome I. Friedman)、约翰·马瑟(John C. Mather)、格拉肖(Sheldon Lee Glashow)等诸多大名鼎鼎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和核专家均名列其中。

“忧思科学家联盟”16日声援此联名信,要求拜登在核军备竞赛问题上“止战之殇”。该组织由全球10万多名科学家组成,主要目的是提出一些“报告和忠告”,以避免科学技术遭到滥用 截图自该组织网站

信中,他们敦促拜登改变“美国总统单独下令使用核武器”的惯例,以便预防“将来可能出现一位鲁莽下令进行核攻击的美国总统”。他们认为,这一问题在特朗普主政期间“尤为突出”。

这些科学家们还在信中提到,在2017年拜登考虑竞选总统时曾谈到,“美国首先使用核武器是必要的或有意义的”这种认识看似不合理。当时,在拜登口中,美国核武库“唯一的目的应该是威慑”,即在必要时“通过实施核打击来进行报复”。

“明确美国永远不会发动核战争,将会降低冲突或危机升级为核战争的可能性。”他们还在信中称,这会表明美国致力于维护《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

此外,这些专家学者们还支持拜登此前有关“削减美国核军备”的承诺。“这些削减行为将加强美国的国家安全,”他们说,因为这“将减缓与俄罗斯和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核军备竞赛”,并有助于履行美国“采取措施裁军”的相关义务。

资料图:美国战略核导弹 图自CNN

不过,在美国政坛,与上述呼吁截然不同的声音可谓不少。

《纽约时报》16日提到,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此前曾声称,在指定和审查相关报告时“将考虑美国当前的安全环境,并将评估美国的战略态势”。国家安全委员会认为,美国将继续保持“有效的战略威慑”,同时确保美国对其盟友的延伸威慑“仍然强大、可信”。

报道还提到,在美国国会,有一股力量担心,在当前战略态势下,美国若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可能会是一种“虚弱(weakness)的表现”。

忧思科学家联盟同一天发文提到,截至今年7月,美国处于部署状态的战略核弹头总数为1357枚。在奥巴马时期,五角大楼曾作出过评估:在保持美国国家安全的同时,可将其核弹头数量减少到1000枚。

今年10月,英国《金融时报》曾报道称,拜登政府正制定新的《核态势评估报告》。英国、法国、德国以及日本等美国盟友们正在游说,要求拜登不要改变使用核武器方面的政策,不要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声称这可能会“破坏针对俄罗斯和中国的长期威慑战略”。

日本共同社本月7日也报道称,自民党宣传总部长河野太郎7日参加美国智库的在线会议时,就拜登政府正在探讨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及相应政策表示担忧称,“可能会给中国和朝鲜发去错误的信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