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嘉南•加内什:中国崛起,美国人不要自责,没什么办法的


【文/嘉南•加内什 译/观察者网 宁栎】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一个人因为疾病、犯罪或者警察暴力而失去了所爱之人,他发起了一次运动。运动受到关注,捐赠大量涌来。这种运动的动机,是要帮助其他人免于类似的痛苦。但是,其中还有很强的吃后悔药情绪。在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上,这种情感的依托,不管多么微弱,都安慰了他们。

现在,美国丧失了90年代的单极地位。现在美国各种后悔,后悔当初放弃了好机会。要是美国在20年前把中国拦在世贸组织之外,要是几届美国政府和中国打交道时没这么天真,今天可能就不是这个样子。这种后悔药能一直追溯到1949年,一些共和党人还在纠结,为什么美国当时“失去了”中国。

1974年11月27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来源:美联社)

表面上看,这种反省很勇敢很诚实。但实际上,这是一种自我开脱。不然,西方就要承认,只要进行改革,中国这样古老的大国必然登上世界舞台。西方有可能延缓中国崛起,但不能不付出代价。但不管西方怎么做,要永远遏制中国是不可能的。

承认自己虚弱比承认有罪更痛苦。其他民主国家也和美国一样难受。“西方请中国上桌,结果食物都被中国吃光了。”这种说法经常占据福克斯新闻的头条。上周BBC也发了这种头条。这种说法有两个假设:第一,2001年世贸组织能逆转全球五分之一人口从70年代末以来的改革。第二,这么干只妨碍中国而不波及西方,实际上美国企业从中国低工资状况中捞了一大笔钱。

如果这只是学术性错误还没什么妨碍,但实际上政治影响很大。特朗普到处鼓噪说美国精英坐视、甚至是帮助了中国崛起,就靠这个鼓噪他进了白宫。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三位总统被指控卖国,因为他们把美国制造业送给了中国(至于美国家庭获得了中国出口的廉价商品,这一点特朗普就不说了。)美国民粹主义不承认中国崛起是中国历史地位的正常回归,而一定要说成是异常。

进步主义者有各种自我陶醉的解释。阿拉伯半岛爆发悲惨内战,这要怪西方出售军火。非洲陷入贫困,这要怪华盛顿共识。阿富汗陷入混乱,这要怪西方坐视不管。一个自由主义者会说俄国被威权统治,是因为亲近克林姆林宫的寡头能在英国置业。按照这种世界观,所有坏事的源头都在西方。这种狭隘的观点,已经成了全球共识。事实上,这完全是夸张的想象。

西方总是愿意承认一个悲惨的“真相”(西方犯了大错),来掩盖另一个更加悲惨的事实(西方其实是虚弱)。1949年时,美国在全球工业产值中占据绝对优势,也有雄心干预遥远的外部事务。但哪怕当时,美国也没法抹杀世界其他地区民众的意愿和意志。那么,要是西方在今天还有全盘操控世界的念头,那只能是发烧昏了头。

在华盛顿,学界吵得沸反盈天。对华鹰派指责几十年来美国决策层帮助了中国崛起。蓬佩奥到处鼓吹尼克松1972年重启中美关系是太天真了。这种浅薄的强硬立场,是假设中国靠自己就不能崛起了。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美国要保持鹰派立场?为什么要一直保持对中国的戒心,还不断扩大军备?中国到底是卧薪尝胆、谋划百年的竞争对手(这里指白邦瑞在《百年马拉松》一书里提出中国决策层有一个取代美国的百年计划),还是软心肠自由贸易支持者错误地培养起来的?中国只可能是其中之一,但不可能兼而有之。

事实真相是,不管中国有没有加入世贸组织,中国都是个有雄心的大国,要长期遏制中国注定是徒劳的。没有人比美国的鹰派更重视中国,也没有人比他们更理解中国的潜力。因此,面对中国,真正的鹰派最后都成了宿命论者。

(本文发表于2021年12月14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