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艾莉芙·伊利哈莫格鲁:对比中国民主实践,西方霸权式民主话语戳破了


【文/艾莉芙·伊利哈莫格鲁 译/常宜】

美国著名的新闻和评论网站《大西洋》(The Atlantic)11月发表了一篇引人注意的文章。在这篇题为“坏人正在获胜”的评论文章中,作者安妮·阿普尔鲍姆(Anne Applebaum)强调了一句话,完美地概括了这个主题:“如果说20世纪是关于自由民主缓慢地、不平衡地战胜其他意识形态——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邪恶的民族主义——的故事,那么到目前为止,21世纪则呈现出相反的面貌。”这些言论和类似的论调已经成为西方媒体和智囊团的标配。几乎每周——如果不是每天的话——我们都可以在媒体上看到这些言论。

毋庸置疑,这些发表出来的文章存在着某种目的。事实上,美国政府目前的战略是建立在以“民主话语”为幌子分化其他国家的目标之上的。结果,一方面是美国及其盟友实行西式民主,另一方面是不符合这些标准的国家,它们被列为竞争对手。美国总统乔·拜登自上任以来一直对这一战略发表意见,他在今年6月说:“西方民主国家正处于与专制政府竞争的阶段。”

西方霸权式民主话语

这一战略的核心建立在制造恐怖气氛和树立敌人形象的基础之上。为此,从这种霸权主义出发,各种言论层出不穷。核心是“只有西式民主才能带来良好的国家治理效果”!这一做法试图垄断“民主”这一概念的含义,美国按照自己的标准将“民主”的含义强加给其他国家。美国能够评判一个国家是否民主。自然而然地,这就导致了世界各国的分化,中国被定位为美国的主要对手;更不用说在遵循这一策略时频繁使用虚假信息了。

马凯硕是一位知名的、受人尊敬的新加坡前任官员和研究西方国家的教授,几个月来,他的最新著作一直受到热议。他对西方和亚洲都很了解,在《中国赢了吗》(Has China Won?)一书中以一种令人震惊的方式诠释了美国人的霸权主义观点。“相信只有一种方式能让所有国家发展和进步,这是明智之举吗?我们现在是否正在注意到人类历史的一个新的角落,那里正在出现其他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模式?……美国的思想家和公共知识分子在把握和理解中国时,思想特别古板。在分析政治制度时,美国的分析家们倾向于使用一种非黑即白的分析方式:开放或封闭,民主或极权,自由或独裁。然而,即使我们摆脱了持续了两百多年的西方统治世界的反常时期,我们也正在远离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世界不同地区的社会,包括中国和伊斯兰社会,都将在自由与秩序、自由与控制、不和谐与和谐之间努力实现不同的平衡。”

最重要的是人权

通过几个简单的观点,就可以否认美国的“中国不民主”的前提。

首先,中国在当今福利水平提高最快的国家排名中居于前列。在消除贫困和经济进步方面,中国已经实现了历史性的发展。到2020年,中国没有生活在绝对贫困中的人。在过去8年中,有1亿人摆脱了贫困,在过去40年中,有7亿多人摆脱了贫困。中国人民人均寿命增长(1960年为44岁,而今天已接近80岁),营养不良率下降,同时人们受教育机会也增加了。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消除绝对贫困的国家。减贫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关键目标之一。

在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56年的98元增加到1978年的171元,去年增加到了28228元。这意味着达到了每年6.1%的增长率。所有这些经济突破,造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增长,形成了今天世界上最多的中产阶级。根据麦肯锡的研究,2000 年,中国城市人口中只有4%是中产阶级,但到2012年,这个比例已经上升到68%。值得注意的一个有趣的对比是,当提到社会的低收入阶层时,美国是唯一一个平均收入在过去30年中下降的工业国家。

世界瞩目中国,2019年“南南人权论坛”代表参观世博会博物馆(来源:新华社)

如《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所述,每个人都有权享受社会保障、工作、失业保护和适当报酬的权利,以确保过上符合人的尊严,住房、医疗和教育有保障的生活(第 22—26 条)。这是每个自称民主的国家首要的、根本的义务。

中国的经济自由和创造力

1995年中国出国旅游人数约为500万人,2019年则达到了1.69亿人。这一数据清楚地表明,中国人的收入增加了。更重要的是,这1.69亿中国游客都回国了。他们没有选择在西方国家定居或寻求庇护。如果像美国之前说的那样,他们生活在极端的压力之下,如果在自己的国家里被剥夺了自由,他们就不会回到中国。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同年有1.45亿外国游客访问中国。

高等教育方面还有一个有趣的统计数据。2011年的数据显示只有一半的中国留学生回国,今天这个比例已经超过了80%。

另一方面,关于商业生活的数据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数据显示,2020年专利申请量最高的国家名单中,中国位列第一。到2020年,中国有68720份申请,而美国只有6万份,尤其是近几年来,在中国创业、做生意变得越来越容易。世界银行在2019年发布的一份重要报告指出,中国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了很多便利。这些以及其他类似的数据展示了中国社会的活力和个人创造力的高度。一个没有自由感和自主决策意愿的人,会愿意承担任何经济或商业的风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