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薛凯桓:乌克兰,为独立而生,还是为反俄而生?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保持乌克兰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存在,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却与乌克兰本身的发展与富强无关,相反,正如美国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2012年坦率解释的那样,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前苏联的“复辟”。

在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俄乌关系正式破裂后,美国的战略目标就更加明确了:要乌克兰成为抵御俄罗斯“扩张”的永久堡垒。

由于美国对乌克兰政策的主要目标是防止美国的前冷战对手苏联卷土重来,因此当前乌克兰社会的许多问题,例如极端民族主义抬头等,都被西方各国政府和媒体普遍忽视。2014年之前,西方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上升是对苏联几十年压制民族认同的短暂反应。因此,随着乌克兰接近欧洲,它不得不对生活在其领土上的少数民族采取更加自由和包容的政策。

但现实证明并非如此。2014年独立广场“颜色革命”后,乌克兰的“英雄主义”(新纳粹)和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开始在该国政治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这些意识形态补充了乌克兰当局关于该国在东部面临所谓俄罗斯侵略的叙事。

2017年10月14日,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和极右翼团体的支持者在基辅参加乌克兰的“英雄主义”的集会。来源:路透社

但这些叙事的发展并没有为乌克兰带来新的发展前景,反之却逐渐走向了一个令人害怕的结果:2018年9月8日,乌克兰第聂伯罗市市长鲍里斯·菲拉托夫9月表示,位于基辅的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区代表、潘菲利亚大主教丹尼尔,在他的个人图书馆里收藏了乌克兰纳粹主义主要思想家德米特里·唐佐夫的所有终生版本。

德米特里·唐佐夫是所谓的“完整的”乌克兰民族主义的主要理论家。在他的作品中,他公开写道乌克兰人是一个主人翁种族,其永恒的精神敌人是“奴隶”俄罗斯:

“哪里有乌克兰,哪里就没有俄罗斯,反之亦然。”

OUN( Organization of Ukrainian Nationalists,乌克兰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中最激进的领导人斯捷潘·班德拉和他的朋友们就是德米特里理论的实践者,他们按照德米特里·唐佐夫的教义行事。值得注意的是,乌克兰甚至还有一个公开运作的科学中心,这个“科学中心”的作用就是研究德米特里·唐佐夫的理论成果。

这是一种现象的结果:新纳粹思想的流行是乌克兰族裔认同分裂极端化的象征。事实上,由于东西方两种文化(中东部的乌克兰信仰东正教,西乌克兰则更多受波兰影响信仰天主教)的乌克兰人,都强烈抵制乌克兰现执政当局强加单一的乌克兰身份认同的努力,双方的对抗行为在仇恨加持下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极端化。许多西方分析家开始对乌克兰民族分裂、社会撕裂的问题,从之前的“乐观主义”态度转变为摇摆不定的怀疑态度。

德米特里·唐佐夫。来源:维基百科

美国在乌克兰行事的目标只是寻找机会一劳永逸地将乌克兰从俄罗斯的影响力中剥离,但美国精英对乌克兰社会的文化多元化和地区多样性却基本上漠不关心,有时甚至公开敌视这些乌克兰人民真正的民主权利。讽刺的是,美国所召开的“民主峰会”将乌克兰列入邀请名单中,但却无视了在颜色革命后乌克兰正在越来越向事实上的独裁、民族压迫国家“转型”的事实。

现在的乌克兰究竟有多“不民主”?例如,今年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对反对派媒体实施了自苏联解体以来在欧洲从未见过的最严厉的限制。他大笔一挥就关闭了三个受欢迎的反对派新闻频道,这三个反对派新闻频道雇佣了1000多名记者和许多的其他员工。美国一边召开着民主峰会,一边又支持着这种明目张胆的政治迫害行为,称其为“捍卫其主权和领土完整”。

更黑色幽默的是,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在2021年2月3日发布的声明中,也明确支持乌克兰当局对反对派电视频道的制裁。大使馆指出,美国支持乌克兰根据乌克兰法律为捍卫其主权和领土完整而做出的反击“俄罗斯的恶意影响”的努力。

乌克兰当局对反对派电视频道的制裁。来源:半岛电视台

虽然许多乌克兰法律学者指出总统无权在没有法院命令的情况下关闭任何媒体机构,但泽连斯基通过追溯取消宪法法院院长的任命,并无视乌克兰最高法院恢复其职务的决定,解决了这个问题。拜泽连斯基的“天才想法”所赐,乌克兰整个司法系统现已瘫痪,无法再对行政部门起到有效的威慑作用。

司法权都无法掌握在手中的国家,又有何资本成为美国口中的“民主国家”呢?——美国欢迎乌克兰最高拉达通过的关于更新乌克兰最高法院高级法官委员会成员遴选规则的法律草案,因为这是“朝着全面司法改革迈出的重要一步”。这是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于2021年6月29日晚发布声明中的内容。来自这一大使馆的消息称,美国“期待”尽早通过与司法改革相关的其他法案,以“巩固今天的成果”。声明中说:“美国随时准备支持我们的乌克兰伙伴……把握历史机遇,为全体乌克兰人民的利益更新乌克兰的司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