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加拿大住房部部长: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给外国投资的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给外国投资的。”为遏制房地产价格飙涨势头,加拿大住房部部长艾哈迈德·胡森(Ahmed Hussen)21日表示,他支持政府增加住房供应、限制外国买家买房、征收“炒房税”(anti-flipping tax)等政策,以期缓解加国内民众购房压力。

受通货膨胀、投机性购房及房屋供应不足影响,今年加拿大房地产涨幅创下历史新高,10月份全国平均房价同比上涨18%。到今年底,加拿大全国平均房价同比上涨将突破20%。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此前多次承诺,将通过增加待售房供给、发放补贴、税收等手段遏制房价上涨势头。不过加拿大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坦承,尽管政府正加强包括经济适用房在内的房屋供应,但遏制房价上涨的努力可能仍需耗费“数年”之久。

加政府多管齐下:打击投机、增收“炒房税”

胡森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加拿大政府应遏制房地产市场投机性需求,对现有土地政策进行调整,增加地块上的人口密度,同时应当暂时禁止外国买家进入加拿大房地产市场。胡森称,加拿大的房子应该让民众用来居住,而不是被动地用于外国买家投资。他支持加拿大效仿新西兰的做法,允许在多数独栋住宅的地块上建造最多三套住房。

“我赞同这一点,在单户住宅的土地上建造更多单元,这是很容易增加住房供应的方法之一。”胡森说,“任何增加住房供应、加强土地利用、建造更多住宅,在同等面积土地上建更多房子的做法都是好事。”

待售的加拿大房屋(图自环球新闻)

他特别提到,自己认同对外国买家实施购房禁令,但他没有提供关于这项政策内容和时间方面的更多细节。胡森说,他将会听取财政部长方慧兰的意见。

为了抑制房价上涨,加拿大政府上周公布一项政策,针对非加拿大居民(non-resident)和非加拿大人(non-Canadians)拥有的“闲置或未充分利用的房产”征收1%的税,将于明年1月1日生效。财政部预计,这项举措将在2022-2023财年为政府带来2亿加元(约10亿人民币,1加元约合4.9元人民币)的收入。胡森透露,加拿大政府正在争取出台更多其他税种,比如“炒房税”(anti-flipping tax)。

“我们能借此减少市场上的投机需求,有助于抑制房价过度上涨。”胡森说。

疫情之下,加拿大房价涨幅创新高

加拿大官方数据显示,在2019年,温哥华4.3%的住宅由非加拿大居民持有;在一些比较新的公寓中,该比例跃升至13.6%。在另一座城市多伦多,7.7%的新公寓由非加拿大居民拥有。

近两年来,加拿大房地产市场价格疯涨。除了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压力,有限的房屋供应无法满足疫情期间强劲的住房需求,在盲目竞价,海外投资等诸多因素共同作用下,加拿大国内购房者成本飙升,陷入极度焦虑之中。

《多伦多星报》报道

据《多伦多星报》16日报道,加拿大房地产协会(CREA)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加拿大的房价涨幅创下了历史新高,10月份全国平均房价同比上涨18%。到今年底,加拿大全国平均房价将同比上涨21.2%,达到68.75万加元。11月,加拿大全国平均房价为72.085万加元,预计明年将上涨至73.95万加元。

该协会表示,作为热门地区的温哥华和多伦多房价还会更高。如今在这两座城市,独户式联排住宅(Single-family detached home)价格都超过了100万加元。多伦多11月平均房价上涨2.5%,达到116.3323万加元,比去年同期的95.5889万加元上涨近22%。

瑞银:小心加拿大房地产泡沫

加拿大过热的房地产市场也引发了国际机构的关注。今年10月,瑞士银行(UBS)发布年度研究报告《2021年瑞银全球房地产泡沫指数》,瑞银调查了欧洲、北美和亚洲24个主要城市的住房市场,并将多伦多和温哥华列为全球两个最严重的房地产泡沫发源地。

早在今年8月,特鲁多曾作出承诺,如果自由党能在9月20日再次当选,自由党政府将对住宅房产征收“炒房税”,他还将推出首个住房储蓄账户(home savings account),允许40岁以下的加拿大人为他们的第一套住房储蓄4万加元。

加拿大各类购房者贷款每年增长趋势,红色为首套购房者、蓝色为非首套、黄色为投资者(图自环球新闻)

此外,自由党还提出了一种“租后拥有”(rent-to-own)计划,出资10亿加元为购房者提供贷款或赠款,“在5年或更短的时间内为租房者创造一个新选择。”

加财政部在本月一份报告中称,解决住房负担能力问题是政府的首要任务。为创造更多的住房供应,政府已经通过国家住房战略投资超过700亿加元,支持建设多达12.5万套经济适用房,增加加拿大的住房供应。

但即便采取了多种手段,加拿大财长方慧兰21日仍警告称,遏制加拿大房价上涨势头可能需要“数年”之久。

渥太华大学财政与民主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阿斯卡利(Mostafa Askari)坦承,加拿大人住房负担能力是该国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我不确定是否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