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斯蒂芬·罗奇、王辉耀:中美需要一个“联合办公室”


后疫情时代中美最大的挑战,不是“经济问题”而是“双边矛盾”

斯蒂芬·罗奇:非常感谢!很荣幸能参加CCG名家对话系列活动。此时已是2021年年末,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2020年年末。2020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还处于被新冠疫情震惊的状态中。现在,这个世界开始缓慢地恢复了,但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对经济回弹的持久力却仍持怀疑态度。疫情后续的长期影响以及经济的实际恢复能力都令人担忧。

随着这一年接近尾声,美国正处于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交接的困难时期,在选举过程中出现的冲突和矛盾不幸地延续到了现在。当然,这两届政府的交替也使不少人萌生了中美关系可能会被改善的愿望,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改变并没有真正发生。

在2021年快要结束之际,我们仍然看到中美之间有不少冲突和摩擦,无论是在贸易和科技领域,还是不断出现的“冷战式”修辞。因此,对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产生担忧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过去的一年中,美国经济的发展势头很不错,美国在过去12个月里失业率降低的速度可以说是在现代历史上最快的。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我们还在担心经济的实际恢复能力,尤其是美国正处于通货膨胀的巨大压力之下。不少人发现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似乎打算收紧货币政策以减缓高速攀升的通货膨胀率,这就给2022年留下了悬念。这一点尤其会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因为长期以来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的发展都需要大量“快钱”的支持。如果美联储比预想中提早开始实施紧缩的货币政策,那这些支持就会被画上问号。

2019年11月至2021年11月,美国失业率趋势。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

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增速也在经历了2020年最后三个季度非凡的疫情恢复期后开始有所放缓。中国经济也要开始着手解决新问题,中国第二大房地产开发商恒大集团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恒大现有的外债高达3000亿美元。因此,中国政府的“减债运动”看似激进但也却合乎情理,因为降低债务强度对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过去的五年中,中国采取了多种行动以确保中国不会走上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衰落的老路。当时,日本已经进入了事实上的经济停滞状态。高强度的借债和爆发式的经济增长造成了资产泡沫化并且随后破裂,这将日本拖入了长达三十多年的经济停滞期,甚至到今天日本也仍深陷其中。为了避免日本式的结局,“减债行动”对中国政府就变得极其重要。我希望中国对恒大的减债措施能有效遏制经济泡沫化的结局。

我认为中国经济的总体发展态势还是不错的,至少超出许多西方观察家的预测,尤其是在恒大在承受减债压力这件事上。美国经济的恢复状况也还不错,但还需要更多关注到通货膨胀的问题。中美两个经济体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并不是所谓的“经济问题”,而是双方之间产生的冲突。所以展望2022年,我希望两个国家可以怀着消除纷争的态度走到一起,而不是进一步激化矛盾。这亟需两国领导人展现出强大的领导力和智慧并且采取行动。

王辉耀:你觉得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这将对作为中美双边关系支柱的商贸领域产生什么影响?此外,在抗击疫情以及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也无疑会受到中美紧张关系的影响。明年拜登政府将迎来中期选举,各种问题已经让他焦头烂额,最近通过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也总算是让他获得了一些成就。所以你如何评价拜登政府的未来?

斯蒂芬·罗奇:讨论拜登政府是很有趣的。美国总统大选是在去年,虽然他已经上任一段时间了,但其实仍然是一个很“新”的总统。2021年1月20日,拜登在上任的第一天就签署了14项行政法令,推翻了很多特朗普时期就不受欢迎的政策,例如与墨西哥的边境墙、移民问题、穆斯林旅行禁令等,并且重新加入了巴黎气候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

2021年1月20日,拜登在上任的第一天就签署了14项行政法令。来源:纽约时报

拜登上任后推翻了很多之前的政策,但却有一件事例外,那就是对中国的看法。拜登并没有改变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实施的政策,可以看到高额关税依然存在,针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也依旧存在。美国在人权、中国台湾和中国南海问题上的措辞依旧强硬,甚至逐渐升级。

你提到了三月底中美高层在安克雷奇的那场“灾难性”的会面。两国高级外交官的交流状态令人仿佛已经身处冷战之中。或许我们要问一问,为什么拜登政府改变了那么多特朗普政府时期的政策,却留下了与中国相关的部分。我觉得这可以归结到你说的另一点,即拜登总统在民意调查方面的确存在着严重问题。作为一个新上任不久的总统,他的支持率显得格外低。

美国新上任的总统通常会度过一个“蜜月期”,也就是说在这期间总统会享受来自两党的广泛支持,民调支持率也会稳步上升。而拜登总统的“蜜月期”则是破纪录地短。新冠疫情、对疫苗的争论、口罩强制令、美国国内的种族问题,还有你刚才提到的通货膨胀问题都导致他的支持率非常低,大概只有40%的美国人认可他的工作。这是很糟糕的情况,在国会中的微弱优势使他举步维艰。如今拜登在两党支持的基础上颁布了大型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公平地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成就。

登记选民对拜登政府经济表现的支持率为44%,反对率为55% 。来源:CNN

此外,回应你的最后一个问题。现在美国党内的极端化现象非常普遍,共和党和民主党互相不同意对方的任何立场。但两党唯有在一件事上表现得很团结,那就是他们对于中国的担忧和负面看法。华盛顿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每两年会对美国民众做一次关于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和态度的调查。结果是美国民众对中国的态度几乎和美国民众对于拜登总统的看法一样消极。如果深入观察调查结果,你会发现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无论是老年人还是青少年,也无论受教育程度,这一糟糕的看法是普遍。

我认为这是建立在美国人对中国所固有的一系列的错误印象之上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六个月前开始写作我的新书。美国人对中国有很多错误印象,同时中国人对美国人也有很多错误的印象,而这些相互间的错误印象将会导致“意外冲突的状态”。这些冲突并不一定要发生,但确实发生了。

我认为美国国内对中国消极的态度加上两个党派的倾向,以及拜登总统目前的低支持率,都阻挠了拜登对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进行改观。他在这一轮的民意调查中处于低点,因此他和他的顾问团自然会认为在一个民众普遍认为应该持强硬态度的问题上改变策略是不值得的。拜登总统并不愿意拿政治资本冒险,即便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建立的对华政策,在我看来是有问题的。所以我认为,当下我们要思考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结束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