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里拉暴涨近50%,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不会通过加息来抑制通胀


【文/观察者网 丁悦】在经历了一路暴跌之后,本周的土耳其里拉迎来了史无前例的暴涨。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紧急宣布“救市”政策,承诺补偿因里拉贬值造成的损失后,目前里拉已连续五天上涨,暴涨近50%,回升至1:11。

此前,在连续4个月降息后,土耳其里拉对美元贬值幅度一度超过50%,美元对土耳其里拉汇率从1:7一度下跌至最低点的1:18,致股市熔断,通货膨胀率超过21%。

然而,经济学家和投资者预计,由于通货膨胀率仍然很高,外国投资者仍然不愿意持有土耳其资产,里拉将在一段时间内继续贬值。而一旦里拉涨势逆转,将迫使政府和央行弥补损失,可能会进一步刺激通货膨胀,对财政赤字造成严重影响。

但埃尔多安始终坚持自己的低利率政策,称这是为了捅破泡沫。他24日坚称:“我们已经抛弃了通过提高利率来控制通胀的传统经济学理论。我们已经看到,在一系列措施的帮助下,货币泡沫在一天之内消失了。一旦金融稳定得到保证,明年夏季我们将见证一种不同的经济气候。”

路透社报道截图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当地时间12月20日,埃尔多安在内阁会议之后宣布,未来将会保护民众的存款不受汇率波动的影响。如果里拉贬值造成的损失超出了银行预先承诺的储蓄利息,那么政府将对其民众的损失进行补偿。“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公民再也不需要因为担心汇率波动导致利息流失,而去将里拉兑换成外币了。”

消息一出,里拉21日创下了今年以来的最大反弹,目前里拉已连续五天上涨,里拉对美元汇率较一周前上涨了近20%,上升至11月中旬的水平。截至北京时间25日凌晨5点,美元对里拉汇率为1:10.99。有消息称,土耳其政府的目标是让里拉回升到9。

11月26日至12月24日,美元对里拉汇率走势。图自雅虎财经

除此之外,埃尔多安还宣布了一系列举措,帮助减轻里拉贬值对企业和居民的影响。例如,政府提供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NDF),帮助出口商缓和汇率波动风险;取消里拉债券的预扣税;政府为私营部门员工缴纳养老金的比例从25%提升至30%。上周土耳其政府还将最低工资提高了50%。

自9月以来,土耳其中央银行已将其政策利率削减了500个基点至14%,连续四个月降息,导致里拉一路暴跌,20日跌至历史最低点,美元兑里拉汇率一度达到18.4。

虽然眼下新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里拉的跌势,但《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经济学家和投资者预计,由于通货膨胀率仍然很高,外国投资者仍然不愿意持有土耳其资产,里拉将在一段时间内继续贬值。

而一旦里拉涨势停止,将迫使政府和央行弥补损失,可能会进一步刺激通货膨胀,对财政赤字造成严重影响。

由于土耳其央行的基准利率是14%,如果里拉每年贬值幅度超过这个利率,储蓄里拉的存款人将按照新计划获得补偿。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士丹利估计,如果里拉每月贬值10%,将意味着政府一个月内就要付出大约190亿里拉的额外支出,相当于14亿美元。只有里拉走强,才不会有额外支出。

三菱日联银行(MUFG)外汇分析师哈德曼(Lee Hardman)表示:“这有点像间接接提高存款利率,只是不称其为加息。”哈德曼说:“这最终不会真正改变里拉继续走弱的长期趋势。”

新机制至少在短期内可能带来一些稳定,但代价是使公共财政面临潜在的无限风险。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取舍”,位于伊斯坦布尔的投资公司“OMG Capital Advisors”的董事长穆拉特·古尔坎(Murat Gulkan)说。

土耳其经济学家乌古·尔古斯(Ugur Gurses)则称:“他们只是想通过推迟汇率危机争取时间,直到选举结束。这不过是从帽子里拽出兔子的把戏罢了。”

不仅如此,土耳其国有银行本周大举抛售美元,以推动里拉上涨,仅在本周的前三天,土耳其中央银行的净外汇储备就减少了85亿美元。路透社称,12月份下降的外汇储备总额接近180亿美元。分析人士称,这一降幅可能会再次引发外界对土耳其外汇储备健康状况的担忧。

2019至2020年,土耳其央行曾抛售约1280亿美元以稳定里拉,耗尽了土耳其的外汇储备,引起了政治反对派的尖锐批评。

而对于当地民众来说,里拉的回升还不够,他们更关心的是物价。

11月,土耳其通货膨胀率跃升至21%以上,再加上里拉贬值,路透社称,明年的物价涨幅预计将突破30%。

据央视新闻报道,伊斯坦布尔民众说,之前只卖37里拉(约合人民币20元)的葵花籽油,现在卖到了160里拉(约合人民币90元)。民众表示,低收入群体希望物价能够降下来,否则即使里拉回涨,对他们来说也没有太大意义。

据《希腊记者报》20日报道,希腊、保加利亚等国游客正不断涌入土耳其边境城市埃迪尔内市(Edirne)疯狂购物,甚至“炒房”。这些国家本是欧洲最穷国家,但土耳其物价依旧比国内便宜很多。

保加利亚游客在土耳其超市内扫货 图自社交媒体

“土耳其裔的希腊公民正在这里购买大量的房产。比方说,过去我们每年卖给他们两三套房子,现在他们要买10套房子”,埃迪尔内房地产顾问协会的负责人塞尔哈特·塞克(Serhat Çeker)说。

“那些来自希腊的人把这看作是一个投资机会。”他在接受土耳其媒体“Hurriyet”采访时补充说:他们正在购买5或6套一室户的公寓,并将其出租。”

法新社21日报道称,导游丹妮拉·米尔切娃(Daniela Mircheva)在土耳其抢购了几瓶葵花籽油,她说:“它的价格是保加利亚的一半。对我们来说,这要便宜得多。”

“对我们来说,这场危机是好事,但对土耳其人民来说却非常糟糕。”米尔切娃说:我们也许在10年、11年、12年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这非常困难。”

欧洲游客扫货,但土耳其商人并不开心。土耳其商人布伦特·雷索格鲁(Bulent Reisoglu)说,尽管销售额大增,但里拉的急剧贬值意味着他们赚的钱少了很多。

他说,自从危机的全面影响开始以来,贸易中心的每周购物者人数已经从5万人激增到近15万人。“外国购物者的数量增加了四到五倍。”

“我们的供应商每周都会给我们发送新的价格表”,市场商人乌特库·比特梅兹(Utku Bitmez)抱怨道。“所有的原材料都来自国外,来自欧洲、中国和意大利。这些产品的价格自去年以来已经翻了一番。”

一名土耳其记者、专栏作家发布了一组“排队”对比图。一边是保加利亚人涌入土耳其的商场“扫货”;另一边,许多土耳其本地人只能通过该市的面包补贴计划“公共面包”(Istanbul Halk Ekmek)购买廉价面包。

24日,埃尔多安继续为自己的低利率辩护。他强调,土耳其政府本周采取的措施是为了保护里拉存款不受波动影响,从而捅破了外汇市场的一个泡沫。埃尔多安称,“通过我们的一揽子措施,我们看到汇率泡沫在一天内就消散了。”他补充称,尽管内部有反对声音,政府仍继续实施低利率经济计划。

埃尔多安说:“我们已经抛开了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即通过提高利率来控制通胀。”他说,政府目前的重点是通过投资、就业、生产、出口和经常项目盈余来提振经济。

土耳其财政及金融部长奈巴提(Nureddin Nebati)23日晚间接受土耳其NTV采访时表示,在美元兑土耳其里拉一路突破15、16、17关口的过程中,一直有人在不断地买入外汇,这些人肯定不是大型的金融机构,脑子正常的机构早就清楚(土耳其里拉疯狂贬值)这件事情肯定会以某种形式反转的。

本月初刚刚履新的奈巴提进一步表示,和之前一样,本周遭到市场重创的就是那些看空里拉的小规模投资者,现在他们正在为遭受的损失而感到苦恼。奈巴提在采访中强调,土耳其政府已经反反复复地警告他们不要投身于泡沫。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