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魔王:14岁以下人群或终身禁烟,新西兰为何敢做这么绝?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魔王】

为了实现2025年成为无烟国家的目标,新西兰近日拟推出新法案禁止下一代人口购买烟草。

依据该法案规定,14岁以下的年轻人将永远不能在新西兰合法购买香烟;这一年龄限制还将逐年提高,以扩大终身禁烟的人口比例。据新西兰媒体RNZ报道,政府计划在 2022 年 6 月之前制定出这项法案,当年12 月将会在国会通过,并于 2023 年正式生效。

看中国国内新闻报道,多将注意力集中在上述条文,忽视了另一项同样有价值的规定:“仅允许在用于制造、进口、分销和销售的烟草产品中含有非常低的尼古丁含量”,并且可以销售烟草的零售商数量将显着减少;此外,重点确保销售不集中在贫困地区。

这意味着不止年轻人被禁止吸烟,大龄烟民的烟草消费“质量”也将被严格限制。换言之,这套政策相当于强行推动“全民戒烟”了。如果政策如期生效并稳定运行,估计新西兰的烟民人口将在未来几十年里“自然”大幅减少。

或许有人会问,该设想后续会不会因政党或民众反对而最终流产?

据悉这项提案由新西兰卫生部副部长Ayesha Verrall提出,鉴于执政党工党在国会中席位过半,理论上可以通过任何想要推行的政策,因此该禁烟法案最终大概率会通过。

至于民众意见,当然,政策实施之前照旧会先收集公众意见,尤其是反对意见,而受这项禁令影响在最大的主要是14岁以下的新西兰国民,不过他们还没有选举权,无法对执政者直接构成压力。换言之,他们的意见一定程度上是“仅供参考”。笔者看见不少父母对这一改革持欢迎态度,所以……相信孩子们最终极可能还是得“听妈妈的话”。

反对的声音

由于烟草具有“普世性”,新闻发出后多国民众对此议论纷纷,网络上能看到众多反对声。笔者这边列举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反对观点。

比如,有美国网友表示,“新西兰很快就变成了我最不想去的地方。”——估计这人是个“老烟枪”。

隔壁澳大利亚网友脑洞大开式嘲讽:“该来的总会来,从强制打疫苗到禁烟,接下来应该是要给人们植入芯片了……”

当然,新西兰本地也有不同意见者,不过好些是质疑政策制定过程的民主性。比如网友Neil就指出:“我认同这个政策的精神,烟民减少是件好事,只不过这又是一次‘社会主义’政府代表民众做决策”。

这位网民对所谓民主的认识,估计依旧停留在“一人一票”阶段。要知道,新西兰在新冠大流行后因清零政策而获得约一年的“清零红利”,政府这一有为行为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新西兰社会的一些传统认知,如今的新西兰人正变得“倾向于赋予政府更多的权力以解决棘手的问题”,并且更能容忍所谓“威权主义式”的政府政策,这点正成为社会公认。

民众如果自愿赋予政府更多权力并愿意服从政府的决策,这可以说依然是民众意志的体现;如果可以有效实现多数民众的意志,这不比那些空有花里胡哨的过程但总是兑现不了的模式更民主?

还有一些热评担心,禁烟可能会导致黑市的兴起和更多犯罪活动的出现。比如新西兰网友Selena就表示,新西兰总理杰辛达不懂抽烟人的心理,以为那些人抽烟喝酒再或嗑药只是为了消遣;若被封禁,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会去犯罪。

这一担忧确实不是杞人忧天,毕竟历史上有美国禁酒令这一前车之鉴,而且,现实来看,新西兰卫生部也已声明,非法市场已在增长,而这项政策变化“会加剧这种情况”。

据毕马威会计行(KPMG)统计,早在2019年,新西兰的烟草黑市就已经占据了10%的烟草市场份额,并且新西兰海关在四年内截获的走私香烟数量暴增了350%。这还仅是新西兰之前提升烟税的结果,可以想象在禁烟政策后,烟草黑市有可能会像美国那样占据新西兰大半江山并且壮大当地黑帮。

面对这些质疑声,Ayesha Verrall似乎有些退却了,称这个法案其实并不是完全“禁烟”,而是一种“危害最小化的方法”,烟草仍会继续销售,只是尼古丁含量会降低,并且政府会尝试将烟草消费转向危害性更小的电子烟。Verrall 还表示,一旦有关防止黑市的立法生效,将会有“强有力的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