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雁默:将台湾与乌克兰打包成“三战”热点,能折腾多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将台湾问题与乌克兰问题打包成“中俄军事威胁论”,是拜登政府在外交上终于成形的阳谋,也是冷战思维的复活。概念容易被理解,有助于促进西方的团结,甚至可将成本分摊给盟友,有利于美国的全面性战略内缩。

“如果你(中美)入侵它(台乌),将招致前所未见的严重后果”,这台词是召唤西方“冷战魂”的咒语,即便俄罗斯多次否认将入侵乌克兰,中国也一再强调“和平统一”,但念咒的特征就是只听得见自己念什么,不顾不理你说什么。

然而,往此方向发展也是拜登政府的重大战略失误,因为它无法解决美国内部的问题,甚至连转移美国民众目光的作用都极为有限。

更令人傻眼地是,美国在遥远的东亚和东欧尽情张牙舞爪,却浑然不觉自己后院着火,一觉醒来,中尼建交了。

台湾与乌克兰的虚假危机

将乌克兰处境与台湾相比拟,比较有代表性的说法是瑞典前总理卡尔·毕尔特(Carl Bildt)11月的媒体投书,他是现任欧洲外交关系协会智库的联合主席(该智库由350名欧洲现任与卸任政要与产学媒名流组成,在欧洲影响力不小),也是旗帜鲜明“友台乌,反中俄”的欧洲政要。

瑞典前总理卡尔·毕尔特。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毕尔特贩卖“中俄威胁论”行之有年,始终用“咄咄逼人的战略意图”、“军国主义”、“侵略者”形容中俄与其各自的边境政策,其人也是坚定的“美欧合作”派。

在东亚问题上,毕尔特与台湾有长年的交谊,曾相信国民党“民主反攻”的中国叙事,即民主中国梦;他也支持民进党的“抗中”叙事,赞同“台独”立场。

在东欧问题上,毕尔特反俄立场鲜明,强烈主张欧洲要与美国一致,强化乌克兰的军事能力抗俄,并排除该国亲俄的分离主义势力。

他基本不相信只靠外交手段即能确保乌克兰问题能得到令西方满意的结局,而主张欧美必须联手采取一致的“保乌”军事策略。

尽管从台湾或两岸的角度来看,台湾与乌克兰问题本质上有不小的差异,但毕尔特用冷战思维看问题,台乌状况就是一样的:邪恶轴心正在图谋军事扩张,一旦得逞,会全然改变东亚与欧洲的安全秩序,西方应以强硬手段阻止。

不但如此,毕尔特还评估中国可能会支持俄罗斯军事入侵乌克兰,反过来看,其言下之意就是俄罗斯也会支持中国武统台湾,因此中俄对台乌的入侵可能会同时发生,从而改变全球力量平衡,“为全球和平敲响丧钟”。

毕尔特还意犹未尽地说,台海战争若启动,日本与印度会开始大规模集结对抗中国;而因应“乌克兰战争”,欧洲应该更加果断地采取加强防御政策。

他呢,已经听到了战鼓声,所以欧美的外交任务是确保战争不会发生。

这与吴钊燮接受澳媒专访时称“须提防中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论调一致,只是毕尔特似乎是在“求乱”,吴钊燮确定是在“求援”。

剧本算是完整生动,而我们在“习拜会”与“普拜会”之后检查美国姿态,也确实按这剧本走。两场会后,拜登政府严厉警告中俄,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哼哼。

12月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视频会晤。图片来源:光明网

说欧美反中俄势力所演的这出是在“求乱”,可从立陶宛开始闹腾后普京对台海问题的看法得到旁证。普京认为台海问题并不需要武力解决,经济工具就够了。此言可视为俄罗斯对欧美打包中俄问题以炮制“冷战感”的回应,所有烟硝味都是单方面的鼓噪,目的只是打造一个虚假的邪恶轴心,以遂行围堵。就算真围堵行不通,“文宣围堵”也好。

乌克兰的“北约梦”与台湾的“台独梦”都是不过是幻梦,因为那是中俄实实在在的红线,看西方若干“冷战控”频频无事生非,见缝插针,扩大事端,也很心累,明明闹不出什么实质好处,还偏要闹。

俄罗斯与中国一样看得清楚,拜登就是想在外交上取得一场胜利,或造成一场有利可图的外部混乱,以提振自己在国内不断下滑的支持度。至今,拜登的支持度仍在下滑中。

从台湾与乌克兰的角度来看,西方不断向中俄释放“不然哼哼”的表态,现实却没有任何进展,因此亢奋度也在递减,最终受到重创的还是拜登政府的国际威信。

而那场民主峰会,在台湾的讨论度低到就像没发生,蔡英文被禁止露脸,唐凤偷渡“台独”地图还被美国屏蔽,很能说明拜登在外交上想搞事又不想搞太大的虚张声势,以及“台独”得寸进尺的天性。

说到现实进展,不在冷战剧本里的尼加拉瓜,倒是意外抢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