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李海默:拜登政治前途出现重大警讯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海默】

自2021年暑期以来,拜登的民调支持度不断下滑,但迄今其综合民调满意率仍维系在40%线上,并未有全面崩盘。本文分析指出,拜登的真正警讯在于,已有Redfield & Wilton Strategies,Harvard CAPS-Harris Poll与McLaughlin & Associates等若干份民调开始显示,如将他与特朗普并列,他的胜算不如特朗普,且即使哈里斯代替拜登出战,也无补于事。

而基于共和党目前党内的政治现实,2024由特朗普出战的可能已经看起来越来越大。美国的经济状况似乎也正承受着不小的压力。将这些因素综合起来,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方面的情况看起来颇为不妙。

一、拜登民意自今夏开始进入连续下滑轨道

在2021年11月初刊于上海澎湃新闻的一则小文中,笔者曾提出过这样的看法: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原本的战局在经济方面特朗普表现并不弱,后来主要是由于其处理新冠危机发生重大且不可挽回失误(间接也导致经济受影响),才使他最终落败。因此,如果共和党2024是由特朗普卷土重来,而拜登在经济方面一直表现疲软,缺乏起色,那么最终民主党必将面临极大的挑战。”

“有大量的美国选民,仍是视乎经济表现的走向来判断和选择政治上的候选人的。一旦拜登被广泛认为‘在处理经济议题方面能力还不如特朗普’,那引发的后果将是相当巨大的。”

“虽然特朗普仍是广为不受欢迎,但我们可以相当清楚地看到,拜登的受欢迎度持续走低,已经相当接近于特朗普,同时拜登的不受欢迎度也持续走高,和特朗普相差亦不远了,这些惨淡的数据,应足以使拜登夜不能寐,辗转不安了。”

然而,时间过去才没多久,竟又出现了对拜登来说更为重大和严峻的警讯。

从经济面看,似乎颓势并未得到有力扭转。美国2021年 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2%,创下31年来最大同比涨幅[1]。美联储官员公开对媒体表示:“未来几个月我们可能会看到更高的(通胀)数据,然后才可能开始下降。”[2]

据密歇根大学公布的数据,11月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十年来最低水平。12月2日,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发布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约45%的受访美国家庭因通膨带来的物价上涨而出现某种财务困难。

同时,12月初公布的美国11月非农就业人口数据,仅增加了21万人,大幅低于市场预期的57.3万人,为2021年以来最小增幅。最近经济方面一项民调出炉,显示拜登在此方面得到的评分竟然比卡特还差[3]。

唯一看起来对拜登比较有利的经济数据是,美国10月零售数据“表现强劲”。

随着这些经济指标的不看好,拜登政权日益显露出一些“危机边缘”的端倪。与此同时,尽管拜登政权在对欧钢铝协定、新冠口服药、国内基建法案等方面都取得一系列实质性进展,但似乎这些进展和成绩并未能及时、有效地转化为民意上的支持。

12月初,Harry Enten在CNN直接撰文指出,“当初拜登竞选口号是团结美国各方势力,使人民能趋于一致而共同协力,但他现在完全没能兑现这样的承诺”(Biden ran on bringing people together. He’s failed so far)[4]。

Gallup 11月18日公布之民调显示,对拜登工作满意的受访者为42%,不满意的为55%,二者相差13个百分点。

FiveThirtyEight综合民调11月21日数据显示,对拜登不满的受访者高达52.3%,满意度只有42.8%,二者之间差距已经拉到9.5%。

RealClearPolitics 11月11日至12月5日综合民调数据显示,拜登工作满意度为42.4%,不满度为51.2%。

12月初公布的Harvard Youth Poll显示,拜登在其关键拥趸——年轻选民群体中的获支持度都跌破了50%关口[5]。

12月20日左右公布的NPR/PBS NewsHour/Marist poll显示只有41%的受访者对拜登的工作表现感到满意 [6]。

历史新低!USnews报道截图

虽然这些数字都很不好看[7],美国新闻一般用“暴跌”(nosedived )一词形容[8],但是基本而言,拜登都仍算是稳稳地站在40%线以上,所以,这些其实并不是笔者在此文中所要谈的“重大警讯”。

拜登的真正警讯在于,已有若干份民调开始显示,如将他与特朗普并列,他的胜算不如特朗普!而基于共和党目前党内的政治现实,2024由特朗普出战的可能已经看起来越来越大[9],特朗普所引领的右翼民粹主义风潮并未真正退却消散[10]。

二、无论拜登还是哈里斯竟然都敌不过疯狂且执着的特朗普

2021年11月初,Emerson College民调显示,若假设的对战场景是特朗普单挑拜登,尽管二人都没能超过50%,但特朗普已领先拜登两个百分点,有45%的受访登记选民支持特朗普,而只有43%的受访登记选民支持拜登[11]。

Newsweek视频截图

进入11月,这种情况似乎更加恶化了。根据11月19日左右Redfield & Wilton Strategies最新民调数据,44%的受访者说,如果特朗普在2024年总统大选时出来,他们会投票支持特朗普,39%说如果拜登在选票上,他们会支持拜登,另有7%说他们会支持第三党候选人,7%说他们也不知该投给谁。

而且与外界一般所持的“哈里斯正在试图躺平而闪躲过拜登最近民意下滑危机,以保存自身实力”的看法不同,该民调显示,如果是特朗普对战哈里斯,45%的选民说他们会投特朗普,36%的选民说他们会投哈里斯,8%说他们会投第三党。

也就是说,如果换哈里斯代替拜登上,特朗普的受支持率反而还会更上升1%,而民主党方面的受支持率反而会下降三个百分点,两党候选人之间差距由拜登出战的5%拉大到哈里斯出战的9%。

哈里斯的支持率下滑幅度比拜登更大

这真是非常让人感到惊讶的民调,不过想来也并非全无道理,毕竟哈里斯原本在美国联邦层级政坛上并不那么出名,如若她只是想通过躲避来保存实力,那么不仅拜登的下滑会连带影响到她,而且她自己也会欠缺执政的曝光度和亮眼度(更遑论美国一般选民似乎对女性候选人并不见得多友善和宽容)。

这样一来,如果2024民主党非要在拜登和哈里斯之间选一个上,还真是不能不选拜登继续出战。

拜登的急剧下滑仿佛就是最近的事情,因为就在10月21日,同一家公司Redfield & Wilton Strategies做的民调结果还是42%会支持拜登,40%会支持特朗普。

与Redfield & Wilton Strategies新的民调相呼应,Quinnipiac poll录得只有36%的受访者对于拜登执政感到满意,53%的受访者表示不满[12],同时该机构民调还显示,46%的受访者表示希望看到在2022年中期选举时众议院多数地位能易主到共和党手中,而只有38%的受访者明确表示他们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参议院方面,这一比例则是46%比40%,同样是希望看到易主的占多数[13]。

乍看起来,2022年中期选举时国会山将会发生易主似乎是势所必然。到2021年12月20日左右,Redfield & Wilton Strategies又公布了一份最新对比式民调,特朗普所获支持度竟超过拜登整6个百分点[14]。12月20日左右,Insider Advantage 也公布了一份对比式民调,特朗普高过拜登8个百分点。

此外,Redfield & Wilton Strategies所测得结果其实并非孤证。McLaughlin & Associates 在11月18日左右公布的民调结果亦大体相同,显示如拜登单挑特朗普,获支持度分别为44%比49%,而哈里斯单挑特朗普,获支持度分别为42%比50%,哈里斯之战绩很可能尚不如拜登[15]。

11月14日左右,艾奥瓦州一份民调出炉,也显示,51%的受访者说会支持特朗普,40%的受访者说会支持拜登,二者相差11%,而2020年总统大选时,特朗普在该州只胜过拜登8%,是以很明显,二者之间差距反而更拉大了[16]。此外,特朗普还在五个关键摇摆州发力争取支持[17]。

与此同时,12月初,Harvard CAPS-Harris Poll也公布了其对比民调数据[18]。该数据显示,如2024年总统大选提前放在今日举行,更多的选民会支持特朗普而非拜登。约48%受访者说他们会支持特朗普,45%说他们会支持拜登,8%左右表示他们还没决定。这份民调明确显示51%的受访者对拜登在总统任内的工作持不满和否定的评价。同时这份民调显示的政党支持率也是相当不利于民主党,45%的受访者青睐民主党,55%的受访者表示反对民主党,49%的受访者表扬了共和党,而只有51%的受访者明确反对共和党,看起来很明显,民主党现阶段处于劣势和下风。

这份民调还反映出对拜登而言相当不利的一点,即他在城郊选民(suburban voters)那里的受欢迎度正在流失中。这份民调显示,在城市和都会区选民中,拜登领先特朗普20个百分点,在农村地区特朗普领先拜登33个百分点,而在城郊地带,两人实力对比呈现胶着状态,拜登虽小胜,却仅仅只领先特朗普4个百分点而已。

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之前皮尤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的一项研究已经证明,拜登之所以能赢得2020总统大选,关键就在于他在稳固希拉里2016基本盘面的同时,大量吸引到了来自城郊选民和政治独立派人士的支持[19]。而现在,这种支持,至少在城郊选民的部分,明显处于逐步缩水的过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