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尼尔·弗格森:中国外交部批评美国民主,我怎么看?


【文/尼尔·弗格森 译/观察者网 宁栎】

2006年,两位英国喜剧演员大卫·米切尔和罗伯特·韦伯在一部戏中扮演两个德国党卫军军官。他们头戴骷髅帽徽的帽子,米切尔问了一个著名的问题:“我们是坏蛋吗?”

现在,越来越多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家开始问这个问题。之前,只有一些政治学者才这么想。比如我的同事拉里·戴蒙德从2006年开始就一直在研究,当前民主到底是在“收缩”,还是“倒退”?

我对全球趋势还算乐观。相比于上世纪70或者80年代,各种调查和数据都显示,世界是更民主了。2017年世界各国中有57%是民主国家,而在70年代中期只有25%。但还不只是民主国家的数量增多了,在经济上,民主国家GDP在全球占大约3/4。所以,对民主在全球的未来不需太担心,但在美国,问题就很大了。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2月初的调查,只有1/5美国成人支持把输出民主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在所有20个选项中垫底。拜登最近搞的民主峰会,也成了一场闹剧。大卫‧罗特科普夫等人指出,美国确定的邀请名单是很随意的,这个光鲜的名单中还包括了波兰、菲律宾、赞比亚、巴基斯坦、尼日尔、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国家。被排除的则有突尼斯、匈牙利、斯里兰卡、泰国、孟加拉和玻利维亚等,这些国家在《经济学人》的民主指数排名中,都高于赞比亚、巴基斯坦、尼日尔、刚果民主共和国。

但问题还不止这些。关键的关键是,世界已经不再仰望美国,不再把美国看成闪耀的“山巅之城”,而是看成沼泽地上的悲惨贫民窟。皮尤研究中心11月在17个发达经济体的调查显示,只有17%的人认为美国的民主是其他国家学习的榜样。另外57%的人说美国以前算个榜样,但现在不是了。还有1/4的人认为美国从来不是个榜样。

当然,平均数字背后还有更多样的观点。比如韩国人对美国政治体制的看法,就比新西兰人更积极。不过,还有更广泛的共识,比如“种族歧视在美国很普遍”。

这些负面看法足以检验美国民主的健康程度。2013年,权威的超党派组织“自由之家”在全球自由年度报告中,对美国打了93分(满分是100分)。现在,美国掉到了83分,表示美国在民主国家中排名在60之后,落后于阿根廷和罗马尼亚。“自由之家”认为:“美国的民主体制在倒退,选举中党派分歧变大,司法体制中存在偏见和混乱,对移民和难民不友好,财富、经济机会和政治参与严重分化。”

这种批评在美国的战略对手那里听起来很悦耳。12月初,中国外交部发表报告批评美国的民主(中国外交部网站12月5日发布《美国民主情况》报告)。其中指出,美国的“制度痼疾积重难返”,美式民主已沦为“金钱政治”,名为“一人一票”实为“少数精英统治”,美国自吹自擂的权力制衡宪法体制已经变成“否决政治”和政治僵局。

该报告还指出,“美国的民主制度逐渐异化和蜕变……金钱政治、身份政治、政党对立、政治极化、社会撕裂、种族矛盾、贫富分化等问题愈演愈烈。”因而,“国会山的枪声与闹剧彻底揭开美式民主的华丽外衣。黑人弗洛伊德之死揭露了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新冠疫情持续失控,是否戴口罩、打疫苗成为社会分裂和对立的新导火索。”

你要是怀疑一个一党制的国家怎么有资格批评美国民主制的缺点,这很正常。《国家利益》就是这么反击的。11月,俄罗斯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和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写信给《国家利益》,声称中国是一个“广泛的、全过程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反映了人民的意愿、适合中国的国情、享受人民的高度支持,以及中国人民拥有选举权利、积极参与国家治理,通过各级人大行使权利等等。

你也许还会说,没什么人为美国民主辩护,还有中国批评美国民主的意见基本都是从美国人那里抄来的。中国外交部至少引用了8位美国教授的意见,包括伊利诺伊大学的罗伯特·麦克切斯尼、麻省理工的乔姆斯基、塔夫茨大学的丹尼尔·德雷兹纳、斯坦福大学的福山、马萨诸塞州大学的贾拉拉贾、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罗伯特·莱克和伊曼努尔·萨兹、哈佛大学的马修·史蒂芬森。

你也许要指责这些老牌学术机构的学者憎恨美国。但是,很多普通的选民也有点认同中国外交部的评论。根据皮尤研究中心3月发表的基于2020年数据的研究,72%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民主“以前是其他国家的榜样但现在不是了”,45%的美国人认可美国民主的现状。2/3的美国人认为“大部分政客很腐败”符合美国现实。35%的美国人(57%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政府不尊重个人自由。大概3/4的美国人认为种族歧视很普遍。

我再问一遍:“我们是坏蛋吗?”

2021年1月6日抗议者冲击美国国会山(来源:美联社)

一些美国政治评论家认为问题要严重的多。“宪法危机就在眼前”,9月份罗伯特·卡根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美国正面临内战以来最严峻的政治和宪法危机。未来3到4年很大可能出现大规模暴力冲突、联邦政府崩溃、国家分裂成对抗的红蓝阵营。”

卡根认为,要是2024年特朗普再当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就会爆发第二次内战。他写到,“一个组织严密的全国性运动,正努力帮助特朗普和他的拥趸掌握全国和地方性的选举官员。他们决心避免2020年的错误。”那些拒绝在选举中帮助特朗普的共和党官员,正一个个被拿掉。在共和党控制的16个州议会,已经或准备进一步控制选举认证程序。卡根指出,“特朗普的胜利将意味着我们所熟悉的美国民主的倒退。”

你很吃惊吗?还有更惊人的。9月,马丁·沃尔夫在《金融时报》上预测说,2024年“美国民主就死了,美国从民主转向独裁可能不可避免。”

12月,乔治·帕克在《大西洋月刊》上问,“我们完蛋了吗?”帕克认为是的,但是完蛋的方式有几种。帕克设想了其中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