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晨枫:加拿大这个反华议员组织,要“歇业”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在2021年圣诞节前的12月20日,加拿大《环球邮报》报导,保守党将撤回对议会的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的支持,这个以对加中关系闹妖为己任的小丑组织将中止运作。

在2019年12月,埃林·奥图尔还只是保守党议员和议会保守党团外交事务负责人(可比作保守党影子政府外交部长),还没有接任保守党领袖。他在议会大力推动组建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受到执政的自由党反对,但得到新民党和魁北克人党的支持。执政的自由党并不占多数,保守党、新民党和魁北克人党加起来席位数过半,提议通过。议会特别委员会是非永久性的,大选后要继续运作,需要再次得到议会支持。

2019年加拿大大选各省数据。来源:维基百科

在2019年加拿大大选里,自由党获得157席,只占选民投票的33.12%;保守党121席,占选民投票的34.34%。席位占比和选民投票占比的不一致是选区划分导致的,安大略、魁北克的选票“含金量”比中西部更高,这是老问题了。魁北克人党获得32席,占选民投票7.63%;新民党24席,占选民投票15.98%。自由党的特鲁多继续担任总理,但还是少数党政府,只要保守党拉上魁北克人党和新民党,自由党基本上只有投降。

应该说明的是,这是众院(House of Commons)里的席位,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也是众院的。加拿大是有参院(Senate)的,参议员由总理任命,终身制,不需要竞选,但权力也是橡皮图章性质的。一般情况下,议会里众院说了算。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正是众院的。另外,加拿大政府由得票最多的党派组阁,执政党票数不过半的时候,就是少数党政府,反对党联手就可以“不信任案”推翻执政党,迫使重新大选。

在2019年的大选里,保守党功亏一篑,原领袖安德鲁·希尔辞职,奥图尔上位。这也是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时候。美国从中国得不到以为轻易可得的让步,对中国从重点进攻转入全面进攻,从华为5G到几乎一切中国制造都恶意施压,大有炸平庐山之势。

艾林·奥图尔。来源:维基百科

美国对加拿大的政治影响一言难尽。一方面,加拿大努力保持一点主权和独立的意思;另一方面,在加美直接利害关系之外的事情上,不踩着美国的节拍需要付出巨大的政治资本。小特鲁多与老特鲁多不同。老特鲁多以敢想敢干和特立独行出名,小特鲁多则以策略性回避出名。他最大的成就不是做了什么,而是不做什么。在对华关系上也是一样。即使在孟晚舟事件后的一波三折中,他也避免在加中关系上做出激进决策,但加中关系还是不可避免地转入低潮了。

奥图尔以为时机到了,要在议会主导中国议题,利用魁北克人党和新民党的支持,利用自由党的少数党弱势,向特鲁多施压,影响加拿大的对华政策,用中国问题作为契机,为保守党营造“有所作为”的形象,在下一次大选中争取一举推翻自由党的执政党地位。

这也是在国际上与美英呼应。美国的卢比奥、克鲁兹、科顿等“反华”议员上蹿下跳,英国议会也有图根哈特为首的“中国小组”在华为5G和南海等问题上对约翰逊政府施加强大压力。在加拿大国内,两个麦克在中国因为间谍罪被抓,加拿大的油菜、小麦、肉类对华出口受阻,加上西方媒体(包括加拿大)对中国一边倒的妖魔化,加拿大民间对中国的敌意增加,不断有民调显示,民意要求政府对中国更加强硬,“反华”成为加拿大议会里的政治正确。奥图尔以为“反华”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决心要当加拿大的特朗普,用“加拿大优先”和“反华”作为号召。

87%的加拿大人支持或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加拿大与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联合“遏制中国不断增长的实力”。来源:nanos

这也是香港修例风波余波未息的时候。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建立后,立刻“关注”香港问题,上蹿下跳。此后,在新疆、西藏等问题上制造事端,到处鼓噪“中国胁迫”,逼迫政府开除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邱香果夫妇,成为毒化加中关系的主要推手。

2021年,特鲁多自诩抗疫成绩不错,决定赌一把,在9月提前大选,希望一举获得多数党地位,理顺执政中与“逢特必反”的议会的关系,但再次惨胜。自由党的席位从155席涨到160席;保守党持平,还是119席(中途有人脱党);魁北克人党和新民党也持平,还是32席和24席。换句话说,自由党不顾疫情威胁,折腾了好一阵,结果大体上原地踏步,白费功夫。这对特鲁多来说,可算铩羽而归了。

但对议会的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来说,就是自动解散,需要再次得到保守党、魁北克人党和新民党的联手支持才能继续运作。保守党议员、议会保守党团外交事务负责人庄文浩(父亲是香港人,母亲是荷兰人)在11月还说,保守党有意支持恢复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的运作,但到了12月,改调门了:有更加急迫的事务需要关注,如加拿大在“喀布尔时刻”中的作用和决策,已经为此成立了新的特别委员会。

庄文浩在加拿大议会(图源:Canadian Press)

庄文浩还解释说,一个月前,他没有意识到议会的资源已经那么紧张了,所以那么说。自由党在7月组建了新的、永久性的议会科技委员会,审阅和促进加拿大的科技发展。现在又有了阿富汗事务特别委员会,再运作加中事务特别委员会就忙不过来了。

其实没有那么复杂。

保守党内选后点评认为,奥图尔过于强硬的“反华”立场离间了大批加拿大华人选票,要么弃投,要么转投自由党的票。同时,在主流选民中,“反华”议题制造了一些温度,但没有产生应有的热度。主流选民或许不介意“反华”,但更关心民生,“反华”议题基本上不能改变投票流向。自由党在疫期中搞政治投机,还因为时机算错,投票前正好赶上疫情第三波高潮,很失民心,但保守党还是功亏一篑,政治资本消耗在无用功上。

加拿大华裔保守党人敦促奥图尔辞职,称对中国的强硬立场疏远了选民。来源:national post

选后加拿大华人保守党协会在党内发动呼吁,要求奥图尔辞职,但保守党最后决定,不马上举行党内大选,奥图尔留任,但调门已经低多了。

不过继续嘴硬是必须的。庄文浩坚称大选结果对保守党放弃支持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没有影响,保守党继续推动大选中的既定对华政策,包括退出亚投行、谴责和制裁新疆有关议题、禁止华为5G、向政治异见者提供政治庇护等,不过没有再重复蓬佩奥的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分开的滥调。

但嘴硬是没用的,选票才是硬道理。

在9月的大选里,加拿大8个华人最集中的选区(华人选民占39-64%)统统出现了保守党失票大大高于全国和省内平均水平的趋势。大温哥华的斯蒂文斯敦-列治文东区的赵锦荣(Kenny Chiu)以8.1%的大幅度失票丢失了席位,邻近的列治文中区从2008年开始就一直担任议员的黄陈小萍(Alice Wong)以更大的11.9%的失票也丢失了席位,但保守党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全省只失票0.7%,全国也只失票0.6%。

在加拿大华人最多的选民中,保守党的票数骤降。来源:南华早报

赵锦荣不是加中关系特别委员会成员,但是议会国际人权小组副主席,在议会投票支持庄文浩发起的“中国对维吾尔种族灭绝”的议案,一起受到中国的制裁。黄陈小萍也投票支持。

英文里有句话叫No pain no gain,大概是苦尽才能甘来的意思。但对于保守党来说,在大选中炒作“反华”议题成为No gain but lots of pain,苦尽了,但甘就是不来。保守党内的“反华”势力怪罪在中国政府、加拿大华人媒体、微信等头上,这当然是荒唐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保守党(包括华裔议员)的麦卡锡主义倾向、“反华”倾向才是罪魁祸首。所谓华人议员帮华人,那是无稽之谈,纳粹德国的空军部长米尔希元帅就是犹太人,他的犹太人父亲被希特勒“特许”为雅利安人,或许某些生为华裔的人也在期待类似的恩宠呢。

赵锦荣在竞选中(图源:推特)

赵锦荣在2019年一当选,立刻成为“香港政治民主和自由”和“反华”的急先锋,渥太华议会办公室里的座椅还没有捂热,就先回到出生地香港,“监督”香港区选。成为议会国际人权小组副主席后,更是以新疆人权为理由,到处张罗制裁中国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