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政府再度要求推迟5G部署,两大电信商拿中国说事


(观察者网讯)一年多来,美国航空业与无线通信业始终争执不休,5G推出时间也一拖再拖。面对拜登政府再度要求拖延5G部署,1月2日,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威瑞森(Verizon)两大电信运营商不甘示弱,发表联合声明直接拒绝。

两家公司还拿中国说事,称美国在5G部署方面“落后于中国”和其他国家,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一些运营商无法获得最适合的无线电频率用于5G覆盖。”

《纽约时报》2日评论称,这次对决本质上是政府监管机构之间的斗争。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布伦丹·卡尔( Brendan Carr)则称,“这是某些联邦机构功能失调的一部分”,如果无法在1月5日启动5G服务,“这将标志着美国在5G领域的领导地位出现了不可接受的挫折。”

路透社报道截图

电信商拒绝:物理定律在美国和法国是一样的

美国两大电信运营商——电话电报公司(AT&T)和威瑞森(Verizon),原本计划1月5日正式部署他们在800亿美元政府拍卖中赢得的C波段频谱5G无线服务。

2021年12月31日,美国交通部长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局长迪克森(Steve Dickson)要求美国两大电信运营商将5G部署向后推迟“不到两周”,理由是担忧5G使用的C波段可能危害航空安全。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1月2日,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威瑞森通信公司(Verizon)的首席执行官发表了联合声明,拒绝拜登政府延迟推出5G无线服务的请求,认为这个要求将“损害我们数百万消费者、企业和政府客户”。

两家公司还拿中国说事,称美国在5G部署方面“落后于中国”和其他国家,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一些运营商无法获得最适合的无线电频率用于5G覆盖。”

两家电信运营商在联合声明中称,他们愿意让步,在某些机场附近暂停部署六个月,这些机场将由美国官员和航空公司在谈判中决定。

但是,两家公司拒绝对5G使用的C波段进行任何更广泛的限制。他们说,交通部门的建议将是“不负责任地放弃部署世界一流、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通信网络所需的运营控制权”。

两家公司表示,他们“承诺继续”与运输利益相关方合作,条件是美国联邦航空局和航空业也承诺这样做,并且“不会在其他地方加剧他们的不满,尽管他们毫无根据。”

他们拿法国举例称,法国已经使用了5G服务,但美国的航班也能在法国正常飞行。

“物理定律在美国和法国是一样的”,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写道。“如果美国的航空公司被允许每天在法国运营航班,那么同样的运营条件也应该允许他们在美国这样做。”

美国电信运营商,电话电报公司(AT&T)和威瑞森(Verizon)

5G是否安全?航空业与无线业对决

一年多来,美国航空业与无线通信业始终争执不休,5G推出时间也一拖再拖。两家电信公司原本计划去年12月5日推出5G服务,但在11月收到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关于航空安全的警告后,决定推迟一个月,至1月5日,但问题至今仍未解决。

争论的焦点在于,5G使用的C波段是否会对高敏感度的飞机电子设备,例如无线电高度计造成干扰,从而危害航空安全。无线电高度计是使用无线电讯号测量飞机离地高度的仪器,使用的频率与新的5G服务接近。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和航空业认为,5G会干扰飞机着陆,严重时甚至会导致航班延误或改道。但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和电信商称,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在批准部署5G之前,已经对航空风险进行了多年的研究。5G功率水平低到足以排除干扰,而且频率之间的差距足够大,能够确保安全。

12月15日,美国航空业游说组织、贸易团体——美国航空协会(A4A)警告称,如果5G生效,按照2019年的标准来算的话,“大约有34.5万个客运航班、3200万名乘客和5400个货运航班会受到影响,形式是航班延误、改道或取消。”该组织还称,5G指令将“实质性地扰乱航空公司的运营”,会对乘客造成每年总计15.9亿美元的航班延误损失。

12月20日,全球飞机制造巨头波音的首席执行官(CEO)卡尔霍恩(Dave Calhoun)和空中客车的CEO克尼特(Jeffrey Knittel)联名致信拜登政府,要求推迟5G计划,理由同样是危害航空安全。

12月30日,代表航空公司的行业组织“美国航空运输协会”(Airlines for America)再次发出情愿书,要求延迟推出5G服务。美国航空运输协会称,如果部署5G服务,数以千计的航班可能被中断,导致超过10亿美元的损失,同时扰乱数百万乘客的计划。该组织在文件中说:“飞机将无法依靠无线电高度计进行许多飞行程序,因此将无法在某些机场降落。”

美国航空运输协会称,如果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不采取行动,它可能会在3日采取法律措施。该组织敦促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电信业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航空业合作,“在优先考虑安全和避免对航空系统造成任何干扰的情况下,实现5G技术的推广”。

该航空组织还称,包括法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批准的频率水平与美国的不具可比性。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官员也称,法国5G使用的频谱离用于无线电高度计的频谱更远,而且5G的功率水平也比美国要低。但两家公司称,法国仅是“略有调整”,反映了“C波段部署方式的适度技术差异”。

无线行业组织,美国无线通信和互联网协会(CTIA)直言,5G正在近40个国家安全运行,不会对航空运营造成有害干扰。“航空业的恐惧是基于完全不可靠的信息和对事实的故意歪曲。”

美媒:本质是政府监管机构斗争

对于两大运营商的不配合态度,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一位发言人2日含糊不清回应称,将审查电信商的最新提议,“美国航空安全标准将指导我们的下一步行动”。

《纽约时报》2日指出,这次对决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政府监管机构之间的斗争。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已经敦促无线运营商扩大他们的5G网络,而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则试图放慢速度,以回应航空公司的担忧。

12月30日,彭博社发表评论文章称,5G服务的不断推迟,体现了监管不确定性造成的损害,以及拜登政府管理的失败。一个月的延迟可能没什么大不了,但持续受挫很可能会阻碍公司制造具有5G功能的设备,生产联网车辆,建设智能基础设施,安装基站等,推迟一年的部署可能会让美国经济损失约500亿美元。这场监管领域的战争,直接危及了美国的经济增长。

据《金融时报》2日报道,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布伦丹·卡尔( Brendan Carr)则称,“这是某些联邦机构功能失调的一部分,它们不同意国会为达成关于频谱政策的合理决定而制定的程序”。

他补充说:“如果无线运营商不能在1月5日根据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监管制度开始他们的C波段业务,这将标志着美国在5G领域的领导地位出现了不可接受的挫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