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薛凯桓:2022年乌克兰人目标——活着,有饭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乌克兰已经迈向了2022年,但前景并不乐观。

除了让人担忧的边境问题,对于乌克兰民众来说,能不能在2022年填饱肚子成了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目前,乌克兰国内几乎所有的食品价格都在上涨,在乌国内农业生产发展良好的同时,进口农产品却逐渐替代了乌克兰的本土农产品,向民众供应的农产品质量也大幅下降。这是乌克兰官方的说法,但亲西方的非政府组织却仍在粉饰太平。

民以食为天,乌克兰的农业生产和粮食供应究竟如何?透过乌克兰我们也可以管中窥豹,看看疫情之下的世界粮食供应究竟遭受了什么样的打击,也可以借此了解非政府组织在此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俄罗斯叙事”

参考联合国所制作的“饥饿地图”,乌克兰目前有460万人(约占其总人口的10%)没有获得正常生活和身体健康所需的足够营养。22.9%的5岁以下儿童患有慢性营养不良,急性营养不良者占儿童总数的8.2%。而根据2019年的数据,乌克兰超过20%的5岁以下儿童因营养不良而发育迟缓,近7%的儿童因营养不良而导致过于消瘦,5.6%的儿童因营养不良而导致超重。2021年夏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乌克兰有1110万人面临粮食严重短缺,总短缺量为980万人的口粮,这是整个欧洲最糟糕的情况。

与此同时,全球粮食安全指数(GFSI)的数据显示,乌克兰的该指数为98.4分(满分为100分)。也就是说,乌克兰生产了大量粮食,但乌克兰公民却无法获得足够的食物。

2009年至2019年乌克兰贫困人口比例

这种悖论的主要原因是农业寡头不受控制的出口活动。他们以农产品出口换取美元获利,并以贬值的乌克兰格里夫纳向工人支付工资和向国家征税。情况类似的还有印度,但不同的是,印度需要出口粮食以换取外汇,而乌克兰的农业出口纯粹是寡头盈利的一种手段。

这种说法遭到了乌国内非营利组织StopFake的攻击,后者是一家活跃于Facebook并与乌克兰右翼激进组织关系密切的“事实核查机构”。该非政府组织认为,这种说法是“俄罗斯的宣传叙事”,乌克兰并不存在农业寡头,更没有从事将所有可能的农产品出口到国外的业务。但问题是,到2021年年底,这种所谓的“俄罗斯的宣传叙事”由乌克兰的食品生产商以及以土地政策部为代表的乌克兰政府自己证明了。

根据乌克兰土地政策部2021年12月3日发布的主要农产品及其加工产品平均价格水平的数据,小麦(按类别)比上年上涨12%至17%,玉米(以下数据皆为价格涨幅)15%,谷物18%,荞麦31%,牛肉20%,猪肉18%,牛奶18%,禽肉26 %,黄油14%,葵花油 46%,糖29%,卷心菜60%,胡萝卜42%,甜菜70%,洋葱59%。

同时,该部在12月24日发布的“乌克兰谷物、豆类和面粉出口”表中显示,小麦出口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26.8万吨,但国内的小麦供应量减少了18.5万吨。价格在涨,出口也在增长,但国内的粮食供应却在减少。

在一份关于2021年乌克兰农工业综合体状况的报告中,乌克兰土地政策部表示:

1. 年末农产品指数为117%,即农产品产量比去年增加了17%。

2. 乌克兰19个地区农业生产出现增长。

3. 农业播种面积2839万公顷(去年为2815万公顷)出现了小幅增长。

4. 农产品产量普遍都在增加,例如谷物产量增长了9.2吨每公顷,甜菜为47.1吨每公顷(甜菜是价格上涨幅度最高的农产品,为70%),葵籽为6吨每公顷等。

这种情况对农业出口来说当然是大好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乌克兰居民将拥有质优价廉的国内本土食品。生产了更多的农产品,为什么乌克兰自己的粮食价格会大幅上涨?因为农产品出口在乌克兰经济结构中的比重为出口总量的38.3%,出口农产品的大部分是谷物(占43.4%)和油类(占24.5%)。

随着政治动荡和东部的战争,乌克兰人正面临着贫困,物价急剧上涨,货币崩溃,国家几近破产(路透社)

农业出口如何运作

因此,农业寡头拿出粮食换取美元填满他们的口袋,然后他们将它们交给私人银行以换取贬值的格里夫纳,即产生不平等交换,这是世界资本主义国家间分工中受压迫经济体的典型特征。格里夫纳年复一年人为贬值的事实,被经济学家在日复一日的鼓噪下不断地“落实”。

根据各种货币的购买力平价指数来测算的话,2021年,乌克兰格里夫纳被低估多达61%,其在全球最被低估的货币排名中位列第五。因此,乌克兰的农业出口寡头用一部分在国外赚取的美元兑换的格里夫纳,比他们在实际的等价交换中应该得到的要多得多,这给了他们以廉价的本国货币来支付税款和工资以赚取差价的可乘之机。他们会将剩余的美元提取到离岸账户,以进一步降低格里夫纳汇率(国民经济中的美元越少,国民对它们的需求就越大,并导致美元进一步升值)。

支持寡头的乌克兰当局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出口换取的美元被他们用于购买各种外国的证券(此外,乌克兰当局还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他外国债权人的债务利息的形式将换取的美元返还给国外)。结果,乌克兰的国民经济把大部分生产出来的产品都给了国外,为此花费了大量的自然资源、生产资料、人力,并收回了不等量的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的美元被返还给了出口对象以换取各种商品和结清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