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余明辉:阿富汗民众饥寒交迫,美欧是不是该把冻结的资金还回来?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余明辉】

距离塔利班拿下喀布尔、再次执掌阿富汗已有4个多月。凛冬将至,阿富汗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和人道灾难,给塔利班执政带来了更大的考验。

目前,阿富汗正在遭受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干旱与粮食短缺,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在去年12月25日举行祈雨仪式,数千名民众聚集在一起祈求降雨,现场有士兵持枪维持秩序。

阿富汗面临严重干旱,民众在祈雨。图片来源:人民日报

世界粮食计划署驻阿代表麦格罗蒂说:“阿富汗正面临雪崩般的饥饿和贫困,这是我在粮食署工作的二十多年里,从未见过的情况。”调查发现,目前98%的阿富汗人没有摄入足够的食物,而随着冬天的来临,80%的阿富汗家庭减少了饮食,70%的家庭靠借食物糊口。

法新社报道称2300万阿富汗人,即超过一半的人口(阿富汗目前3800万人口),将在冬季面临“严重”的食品短缺,迫使数百万人在移民和饥饿之间做出选择。

美国不仅以20年战争一手造成阿富汗如今困境,还在撤军后继续挥动制裁大棒,把阿富汗民众推向缺粮、缺钱、缺药的人道主义危机。

在阿塔临时政府未得到任何一国外交承认的情况下,形势变得越来越艰难。联合国网站报道,由于阿富汗经济的瓦解,人们难以获得足够的食物。

美国带领盟友继续对阿富汗进行严厉的经济制裁,冻结了阿富汗95亿左右的国家资产,而这对入不敷出的阿富汗来说简直就是救命钱。阿富汗临时政府曾多次敦促美国解冻阿富汗海外资产,声称阿富汗人民急需储备金周转,但美方对此置若罔闻。

我所在的中国城位于喀布尔市区,旁边安全局的警官经常和我聊天,阿富汗经济崩溃使得他的生活捉襟见肘。他目前每月工资110美元,按照目前的物价,只能购买20公斤的牛肉或者18公斤的羊肉,同时还要养活妻子和两个孩子,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从这个角度看,钱不好赚,普通居民生活困难。

阿富汗本身经济基础薄弱,再加上建立新国家秩序左支右绌、市场信心匮乏叠加,导致阿富汗货币如坐过山车般飘忽不定。

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当天,居民对塔利班过去烙印般的惊恐情绪反应在汇率上,就是85阿尼兑1美元陡涨至95阿尼兑1美元。当居民发现没有打仗、秩序井然后,收市时又回落到91阿尼兑1美元。

进入12月以来,阿富汗阿尼兑美元急速贬值,增加了物资进出压力,从95阿尼兑换1美元一直上升到130阿尼兑换1美元。

塔利班官员要求市场保持稳定,正常经营。新政府发言人不停呼吁国际帮助,特别强调美国、欧盟把冻结的资金还给阿富汗人民。美国通过了重新允许外国人向阿人汇款法案,很多阿富汗家庭全指望海外亲朋接济。

前不久,阿富汗内政部便衣警察化妆成客户,在货币公司问有美金130阿尼收不收。当老板说欢迎你时,便衣警察就出示证件将其带走关进监狱,至少有15位货币行老板因炒高外币而被逮捕,美金兑阿尼也回落了5个点。

阿富汗临时政府规定,每人每周最多只能从银行账户里提款200美元,因此喀布尔的银行门口总是排着长队,建筑行业、日用品行业、物流运输也随之冻结。大家均认为只有美国解除制裁,阿富汗经济才有望恢复。11月末,阿富汗市民举行游行,抗议美国继续冻结阿富汗资金加剧的经济危机和人道灾难。

阿富汗遭遇严重干旱,民众领取救济。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富汗仅过冬粮食就短缺三分之一,每月大概还需要一亿五千万美元的进口粮食。银行因资金短缺不能全额支付客户,每周只有两百美元额度供应。

对比之下,中国等国家对阿富汗的援助就直接有效的多。12月,中国向阿富汗提供3000万元人民币的粮食援助,中国红十字会向阿富汗移交了价值1000万元人民币的援助物质,涵盖医疗、民生、教育等多个领域。

中阿经贸在逐步恢复,像“空中走廊”的松子交易,欧亚班列以援助为基础启动的“五通”道路等。

松子是阿富汗对华出口的主要经济作物,同时也是阿富汗农民和地方政府财政的重要来源。“空中走廊”重开,使得一千多吨松子飞往中国,为阿富汗民众创收了1亿多人民币。出口到中国的赤松松仁由卡米尔航空公司执飞,对新上台的塔利班政府来说,这也是第一架次的国际贸易。

中国很帮忙,不但一批批物资援助阿富汗人民,还首先开通国际航班促成松子贸易,直接受益何止百万家户?中国发挥的作用众所周知,被阿称为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周边国家都在帮助阿富汗。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中亚五国连续开会解决阿富汗民生、和平发展问题。穆斯林国家和阿富汗邻国也纷纷向阿富汗伸出援助之手。

2021年12月8日,中国政府援助阿富汗紧急人道主义物资项下的首批新冠疫苗及配套注射器运抵阿首都喀布尔国际机场。图片来源:新华社

塔利班上台外部环境有很多很大变化,经济至今难恢复,银行头寸吃紧,工业生产、国际贸易等改变非常大。我天天和阿人打交道,他们普遍认为塔利班维持治安轻车熟路。以前较多的小偷、吸毒者不能说清零,至少有九成消失了。塔利班对安全感的提升受到广大群众称赞,但是经济朝相反方向滑坡,许多项目已处于停工半停工状态。

塔利班新政权正积极斡旋获取外交承认,他们认为这是困局关键点。 

在年底业务交流会上,中国城来了各界宾朋,其中ACCI主席“目门塔”先生介绍刚参加的巴基斯坦国际会议,有土耳其、卡塔尔、德国、日本等国积极沟通,准备在即将到来的新一年和“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建交。

照片右ACCI主席“目门塔”先生,他主导控制阿富汗向中国出口松子。图自作者

阿富汗商务部和内政部官员认为美国态度是阿富汗新政权对外关系松动的最大障碍。矿产部认为只要美国不从中作梗,大量国家会同意和新政府建立外交关系,毕竟阿富汗资源优势人所共知。

不同声音在民间,有NGO认为老总统加尼可能会再回到喀布尔。西方力量希望前总统卡尔扎伊、加尼一起参与新政府工作,毕竟在经济建设方面他们比塔利班更有经验。

出于现实需要,塔利班和二十年前不同,愿意主动和美国搞好关系,却担心其插手过深。未证实的一个说法是塔高层希望与美国保持平淡、不受干涉的友好关系,而着力加深和中国友谊,发展广泛而紧密的中阿关系。究其原因是塔利班对中国人放心、无虚戒备,而对美国正相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