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穆罕默德·齐尚:全球重要矿藏被中国收入囊中,谁急了?


【文/穆罕默德·齐尚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如果说“石油”是上个世纪地缘政治学的流行语,那么在一个气候变化的时代,获取全球影响力的关键将在别处:赋能绿色技术的矿产。

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召开前夕,国际能源署指出,随着各国向绿色能源过渡,未来几十年的需求将从煤炭和化石燃料转向锂、钴和铜等矿物。

锂、钴和镍等矿物是制造电池的基础材料,而钕等稀土元素对制造风力涡轮机和电动汽车至关重要。随着电力取代化石燃料,铜和铝也将占据中心地位。

因此,如果全世界要实现其在《巴黎协定》中给出的承诺,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下”,国际能源署估计,对这些矿物的需求将大幅增加:锂的需求量将增加40倍,而石墨、钴和镍的市场需求将激增20-25倍。

中国已经在为这一范式转变进行投资,特别是在那些美国不占优势的国家。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其任内试图振兴本国煤炭行业,而中国却在忙着与控制全球战略矿产资源的权力掮客拉关系。

2015年,北京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其中的目标包括主导全球电动汽车行业。不久之后,中国开始锁定战略矿产的全球供应链,并在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垄断采矿业。

地缘政治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特别是在政府失能、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例如,根据美国的数据,阿富汗拥有价值1万亿美元的矿产宝库,其中可能包括储量排在世界前列的锂矿资源。在美国及其盟友灰溜溜地撤出阿富汗后,塔利班目前正控制着这些资源。中国现在已经去阿富汗探查尚未发现的矿藏。

11月初,中国五家矿业公司的代表抵达阿富汗,对可能的锂矿项目进行“现场勘察”。据《环球时报》报道,至少20家中国国有和私营企业也进行了类似的调查。

中国目前这样做还基本不会碰到任何竞争对手。今年早些时候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尽管北京尚未正式承认塔利班政权,但中国仍是少数几个保持其驻阿富汗大使馆开放的国家之一。就塔利班而言,他们意识到与北京展开合作是其获得国际承认的关键,他们一直在竭尽所能地满足中国要求。

类似地,在非洲(拥有某些最大储量的矿产资源),中国已渗透进了外交真空地带,悄悄地与那些对抗西方的政权建立了关系。

以刚果民主共和国为例,全世界多达70%的钴是在该国开采的。据《纽约时报》报道,截至去年,中国公司拥有或资助了该国19个钴矿山中的15个。

在刚果前总统约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统治时期,中国与该国建立了富有成果的关系,扩大了自己在该国的影响力。在卡比拉2019年卸任前,其独裁统治下的刚果历经暴力内乱和选举争议。卡比拉在2016年任期届满后拒绝下台还导致该国与西方关系紧张。

坦科凡古鲁米矿实景

2016年,当华盛顿因政治危机而无暇他顾时,洛阳钼业集团收购了刚果最大的铜钴矿之一坦科凡古鲁米矿(Tenke Fungurume)的多数股权。坦科凡古鲁米矿此前为总部设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Freeport McMoRan)所有。四年后,洛阳钼业集团又收购了这家美国公司手中的另一个更大规模钴矿。

这样的策略已经让中国在下一代燃料的提炼和加工方面拥有了巨大的影响力。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中国加工了全球50%至70%的锂和钴,以及高达90%的稀土金属。中国还是全球最大的铜、镍加工国,其份额分别为40%和35%。

中国的影响力不仅局限于饱受战争蹂躏、与西方意见相左的脆弱国家。中国还对西方盟国进行了大量投资。例如,世界上一半以上的锂是在澳大利亚生产的。但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其中58%的锂是由中国加工的。

在未来几年,中国对这些市场的影响力将被证明是一个重要的谈判筹码,尤其是在西方期待于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之时。

在特朗普和现任总统乔·拜登执政时期,华盛顿发起全球倡议,分散全球供应链以减少世界对中国的依赖。但就绿色能源矿产而言,与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情况不同,现有矿产主要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手里,这迫使全世界不得不至少在中期时段内依赖中国。

在其外交政策演讲中,拜登政府强调要建设美国的能力并与中国展开竞争,而未来能源市场就是美国外交界必须加紧关注的一个领域。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香港《南华早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