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立陶宛阻止本国铁路公司与中资企业签合同


【文/观察者网 齐倩】总统前脚刚认错,政府后脚就搞小动作。当地时间1月5日,立陶宛政府以“国家安全利益”为由,阻止国营企业“立陶宛铁路公司”与一家有中资背景的西班牙桥梁建筑商签署合约。

去年12月,这家建筑商赢得一项在立陶宛的桥梁建设招标,该桥梁建设属于连接波罗的海三国的“波罗的海铁路”项目的一部分。此后,立陶宛政客和媒体一直试图以“国家安全”为由横加干涉。

立陶宛政府这一行动发生在总统认错之后。立陶宛总统4日表示以“台湾”名义开设“代表处”是一个错误,引发该国政坛轩然大波,立陶宛国会议长、总理和外长纷纷出言反驳。

BNS报道截图

立陶宛总理希莫尼特发言人5日向波罗的海通讯社(BNS)证实,政府决定阻止国营企业“立陶宛铁路公司”(LTG)与一家西班牙桥梁建筑商Puentes y Calzadas Infraestructuras签署合约。

该发言人声称,政府已经认定“立陶宛铁路公司”与这家西班牙建筑商的协议“不符合国家安全利益”。

Puentes y Calzadas是一家全球性的工程、基础设施和建筑施工公司,在美国、非洲、亚洲、欧洲等地都有项目。去年6月,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CRBC,简称中国路桥)从西班牙企业Grupo Puentes收购其拥有的Puentes y Calzadas三分之二股份。

目前,Puentes y Calzadas建筑公司网站上将中国路桥列为母公司(parent company)。

西班牙媒体:中国路桥收购Puentes y Calzadas67%股份

去年12月,Puentes y Calzadas公司以最低出价(约6251万欧元)、最高得分,在立陶宛赢得横跨内利斯河、长约1.5公里桥梁建造项目的招标。但在中标后,该公司遇到的阻力不断。

在中标后第一时间,立陶宛媒体便对Puentes y Calzadas公司发起“围攻”,纷纷以其有中资背景为由,污蔑该公司会对立陶宛的“国家安全利益”造成威胁。随后,立陶宛政府也参与进来,“战略商业交易监管委员会”同样以“国家安全”为由呼吁取消Puentes y Calzadas的中标。

Puentes y Calzadas则据理力争。在去年12月的一份新闻稿中,该公司表示,中国路桥只是“金融投资者”,不会对公司的管理、开展项目、技术和商业等各个方面做出“任何单方面的决定”。此外,有关立陶宛桥梁的所有决定均将由一个西班牙团队制定和实施。

“立陶宛铁路公司”也表示,如果政府决定不让Puentes y Calzadas公司开展项目,那么立陶宛桥梁建造的成本将大大提高。该公司发言人还说,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浪费时间,项目的价格不会随着参与者顺序的变化而降低,只会增加。

立陶宛政府5日做出决定后,BNS报道称,这意味着内利斯河桥梁项目将由招标的第二名——意大利建筑巨头Rizzani de Eccher签署。该公司的出价约为6395万欧元,高出Puentes y Calzadas公司超140万欧元。

中国路桥6日对观察者网表示,暂不了解相关情况。

立陶宛政府的行动发生在总统承认以“台湾”名义开设“代表处”是一个错误之后。值得一提的是,立陶宛总统的发言,在该国政坛引发轩然大波。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资料图)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4日表示,“立陶宛犯了一个错误,允许台当局以‘台湾’之名在首都维尔纽斯开设代表处,从而引发了中方的强烈反应。”“我认为,错误不在开设办事处,而是它的名称没有同我协调。”

但立陶宛国会议长却不同意总统看法,4日坚称使用“台湾”名称不是个错误。立陶宛总理1月5日也称,对总统发言表示失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当天更是直言,他与总统沟通协调了有关“台湾”代表处的所有行动,是总统前后立场不一。

对此,立陶宛总统5日稍晚时候在推特重申,是台北,不是“台湾”。他写道:“我一直以来都支持促进立陶宛与台北的经济纽带,以及双方互设非外交的贸易办事处。”

“波罗的海铁路”项目

立陶宛横跨内利斯河的桥梁长约1.5公里、最大宽度达150米,建成后将是波罗的海国家最长的路桥。该桥梁建设属于连接波罗的海三国的“波罗的海铁路”(Rail Baltica)项目的一部分。

根据官网和公开资料显示,“波罗的海铁路”是波罗的海国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铁路项目,其中包括建造一条从华沙经考纳斯、里加到塔林的符合欧洲标准轨距的电气化铁路,用于客运和货运。总长870公里,其中立陶宛392公里,拉脱维亚265公里,爱沙尼亚213公里。

“波罗的海铁路”项目从2010年便开始筹备,原计划2019年起开工、2026年完工。但据波罗的海新闻网(BNN)报道,去年6月,欧洲审计法院发现“波罗的海铁路”计划将超支预算,并错过最后期限。

欧洲审计法院称,铁路很可能在2030年完成,而不是官方规定的2026年最后期限;其成本将为70亿欧元,大大高于其最初的50亿欧元的预算,后来被修改为58亿欧元。鉴于客运和货运服务需求不足,审计员还质疑铁路建成后的经济效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