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陈寒旭、韩隽:托卡耶夫执政后哈萨克斯坦形势政策述评


【文/ 陈寒旭、韩隽】

后纳扎尔巴耶夫时代的哈萨克斯坦

2019年6月9日,哈萨克斯坦大选如期启动并顺利完成选举。纳扎尔巴耶夫的积极支持者、拥有丰富政治经验的资深政治家托卡耶夫高票当选,成为继纳扎尔巴耶夫后的第二任哈国总统。新总统上任后积极作为,延续首任总统时期的内外政策,加大力度刺激经济,于保民生稳政局的同时,先后在政党、选举等方面颁布重要文件,并成立国家最高改革委员会,逐步推进国家政治改革。

托卡耶夫上任后,陆续出台政令,改组政府,调整高层人事任命,进一步提高国家治理体系的效率和现代化水平。此外,还颁布了一系列有关政党、议会的重要法令,将政治改革提上日程。2019年6月17日,托卡耶夫签署《关于进一步完善国家治理体系》总统令,大刀阔斧改组哈国政府。

进入2020年,虽然哈国内外形势愈加艰难,但托卡耶夫政府仍不断推动政治领域的改革。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资料图)

首先,以达丽伽·纳扎尔巴耶娃去职为契机对政府高层领导进行调整。2020年5月2日,托卡耶夫签署总统令,终止参议院议长达丽伽·纳扎尔巴耶娃的职权,随后在推特上对纳扎尔巴耶娃担任议长期间开展的“积极且富有成效的工作”表示感谢。4日,现年49岁的原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玛吾林·阿什姆巴耶夫当选为哈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院议长。此后,托卡耶夫任命45岁的阿伊达·巴莱耶娃为信息和社会发展部长,任命41岁的达吾然·阿巴耶夫为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除这三人外,哈政府高层还有48岁的安全理事会秘书亚瑟特·伊斯克涅夫、46岁的“祖国之光”党第一副主席包尔詹·拜别克和43岁的总统顾问埃兰·卡林等“年轻力量”。

其次,颁布有关政党、选举的重要法令,成立国家最高改革委员会,释放推动政治改革的信号。2020年5月25日,托卡耶夫签署并批准《哈萨克斯坦选举法修正案》和《哈萨克斯坦政党法修正案》。新法案规定,要在政党选举名单中给妇女和青年至少30%的选票配额。此外,注册政党所须征集的民间签名由4万人降至2万人。同日,托卡耶夫还签署了此前争议较大的《关于对组织举行和平集会的法律进行修订的法案》,该法案对民众举行和平集会示威活动作了详细规定,为民众同政府对话创造了更多机会。

28日,上议院审议通过《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议会及其代表地位法》修正案及《就议会反对党问题对哈萨克斯坦议会委员会法进行补充修改》法案。新法案对哈国“反对党”进行定义并将其合法化,同时赋予反对党提名下议院常设委员会主席候选人的权利,这些举措在哈国是空前的。新法案的通过将有效提高女性和青年的参政机会与热情,并将对多党制的进一步形成产生积极影响。

哈国长期依赖能源出口拉动国内经济,这种单一的经济增长模式使其经济发展明显呈现衰弱态势。近年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哈国经济发展乏力,民众开始对经济发展缓慢和社会福利不足等问题表现出不满。为此,托卡耶夫新政府加大力度保障和改善民生,改善营商环境,加强旅游业和制造业等产业经济发展,确保社会稳定。

2019年托卡耶夫上任后,将民生问题作为政府工作的重点,并陆续出台大批惠民政策。11月18日,政府推出为低收入家庭提供住房的“5-20-25”住房计划。在帮扶低收入弱势群体方面,托卡耶夫推行为贫困人口免除债务政策,此举将彻底免除25.5万哈国公民的债务,数千人将从困境中解脱。2020年,哈国继续实施民生保障政策,为居民提供社会救助,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将医疗改革纳入政府工作计划。此外,哈政府集中精力抗击疫情。疫情期间,政府投入了大量财政资金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经济补贴。

近年来,哈国将经济发展重心转移到产业多样性和加工制造业上,制定并实施了2010—2014年和2015—2019年工业和创新五年规划,取得了积极成果。托卡耶夫执政后,继续在调整产业结构上下工夫。

哈萨克斯坦的政治经济挑战

近年,哈国采取了多项措施发展经济,如建成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以吸引外国投资、发展工业和制造业、加大对高科技产业园区的支持力度等,但受国际贸易环境恶化、国际油价下跌、本币贬值、通货膨胀等内外因素影响,哈经济态势疲软。

尤其是2020年以来,国内生产总值呈负增长,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创新高,反对派也借2019年大选之机开始活跃。这些问题是对托卡耶夫执政能力的巨大考验。尽管托卡耶夫政府在政治、经济和民生领域积极作为,但仍面临着严峻挑战。

(一)结构性调整成效有限,经济增长动力不足

数据显示,2019年哈国经济发展总体呈现疲软态势,进入2020年后,经济跌入谷底。对比2017—2020年哈国GDP增长率可以看出,2017—2019年哈经济发展平稳,2020年GDP出现负增长 (见图1);2019—2020年哈CPI指数攀升,其中2019年3—5月、10—12月,2020年1—6月、9—12月指数涨幅均超过3%,市场持续通货膨胀。2020年底,CPI月增长幅度超7%,经济形势不容乐观(见图2);2019—2020年通货膨胀率同比平均超5%,2020年12月通货膨胀率最高,达到7.5%,市场连续两年发生严重的通货膨胀 (见图3)。

图1 哈萨克斯坦GDP年均增长率单位:%

图2 2019—2020年哈萨克斯坦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

图3 2019—2020年哈萨克斯坦通货膨胀率 单位:%  

2019年11月14日,托卡耶夫在科克舍套出席会议时批评中央和州政府对当地粮食价格上涨失控无所作为,而该州只是哈国经济不景气的缩影。根据哈国民经济部统计数据,2019年初东哈州有450家面包企业,11月后有125家倒闭,从事烘焙的个体户和公司数量减少27%。2019年,哈国在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中经济表现也不理想。1—9月,预算赤字达8 131亿坚戈。这是欧亚经济联盟国家中表现最糟糕的,而联盟内其他国家均实现预算盈余。

在全球经济开启“倒车档”的大环境下,2020年哈国经济持续雪上加霜,虽然政府实行了减免税收、为弱势群体提供一定经济支持等积极政策,但国家财政资金有限,输血式的预算援助并不可持续。在财政收入减少、社会支出持续增加的形势下,政府和民众都承受着巨大压力。虽然政府采取各种措施积极推动外向型经济发展,但取得的成效相对于严峻的经济形势来说犹如“杯水车薪”,想要彻底改善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不足,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