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使馆,未卜先知?


巧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这两年在哈萨克斯坦的资金投入翻了近一倍!

在哈国内乱局快速演进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美国可能是这场政治动荡的幕后黑手。

美国已经第一时间予以否认。但俄罗斯外交部今天下午最新表态,明确表示哈萨克斯坦事件是从外部策动的,旨在使用暴力手段破坏国家的安全和完整性。

这个“外部”,被广泛认为指的就是美国。美国驻哈萨克大使馆近日接连发布的几条信息也颇为耐人寻味,除了时间略有出入,其他不少预警事项都像是某种“未卜先知”。

随着集安组织维和部队抵达,由俄罗斯空降兵组成的先遣部队已经开始执行任务。同时,哈国内强力部门也已展开大规模的“反恐专项作战”,对骚乱参与者和煽动者强力行动。

有分析认为,哈国这场独立30年来最严重的骚乱可能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中亚的这个“发展明星”为何突然爆发如此严重的骚乱?背后是否有美西方势力策划煽动?这是一场“颜色革命”吗?

中国,作为哈萨克斯坦主要邻国之一,哈国的这场骚乱可能对我们产生什么影响?

1

阿拉木图今天上午见证了一场夹杂激烈枪战的强力行动。

这场行动由哈军方和执法部门联合执行。大约50辆军车,包括装甲车和运兵车,包围位于阿拉木图市中心的共和国广场。当时广场上有大约200名骚乱参加者和煽动者,其中一些人装备了突击步枪。

“广场上正进行枪战”。行动开始不久,俄卫通社驻当地记者就听到大约10声枪响,“但开枪的不是强力部门人员”。

卫通社和塔斯社等多家媒体,都是在发出行动开始消息后两三个小时内就更新动态,说哈强力部门已经解除封锁,离开阿拉木图共和国广场,“没有留下任何警戒线”。

是否造成伤亡或有人被捕,目前不详。

但作为哈萨克斯坦独立30年来最严重骚乱的一个风暴眼,阿拉木图市的强力行动已经足够展现政府平乱的强硬。

据哈萨克斯坦媒体最新报道,政府已明确定性阿拉木图正在进行“反恐作战”。该市警察局发言人说,5日夜间有骚乱者试图攻击行政大楼和警察局等官方机构,结果数十名袭击者被击毙。

其实早在昨晚,总统托卡耶夫就已释放强硬平乱的信号。

他在发表暴力骚乱以来的第二次电视讲话时,除了宣布即日起接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还称将对骚乱采取强硬措施。随后,托卡耶夫还下令将截至1月19日的紧急状态扩展至全国范围。

调动本国军队平乱的同时,哈政府还向集安组织求援。

在今天凌晨主持的安全会议上,托卡耶夫称哈萨克斯坦局势是“对国家完整的破坏”,骚乱参加者在境外接受过严格训练,政府已向集安组织寻求帮助。

接到求助后,集安组织立即做出回应,决定向哈短期部署维和部队,以实现当地局势稳定。

俄卫通社今天下午援引集安组织秘书处的消息说,目前,俄罗斯空天军数架军用运输机正在向哈萨克斯坦领土投送集安组织维和部队的俄罗斯分队。其先遣分队已经开始执行上级下达的任务。

集安组织在通报中说,除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武装力量分队,也加入了这支集体维和部队。

随着内外同时发力稳定局势,总统托卡耶夫已经下令组建专项调查组,以查明骚乱原因,“确认和追究所有涉案人员的刑事和行政责任”。

2

一场因液化天然气价格上涨而起的局部抗议,为何突然急转直下,演变成一场席卷全国的巨大政治动荡?

在哈萨克斯坦局势以小时甚至分钟为节点快速演进的过程中,国际舆论已经多有分析。最近两年哈经济增长有所受挫,通货膨胀高企,加上新冠疫情冲击,新老矛盾叠加导致社会不满积聚。

另外一些分析,则是直接指向了“颜色革命”。

托卡耶夫在骚乱后第一时间发声,呼吁民众不要受境内外势力蛊惑。现任集安组织安全理事会主席、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也认同,“外部干涉等因素”已对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和主权构成威胁。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切尔内绍夫表示,美英并不乐见哈萨克斯坦与俄合作的既定方针,并称“颜色革命”的剧本正在重新上演。

美国等西方国家,被怀疑是哈萨克斯坦这场骚乱的“幕后黑手”。

华盛顿忙不迭出来撇清关系。

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说,“俄罗斯有一些人认为,是美国煽动了此次骚乱。我想说这种说法是疯狂的、错误的,这是俄罗斯散布的虚假信息。”

这番话,很是有点此地无银的感觉。

普萨基自己都含含糊糊,没有说清楚到底哪些俄罗斯人在指认美国是幕后黑手。更何况,俄罗斯迄今就哈萨克斯坦冲突事件发了两份声明,里面都没有提到美国。

华盛顿成了中亚国家动荡的“头号嫌疑人”,这还得怪它自己。

从2003年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2004年的乌克兰“橙色革命”,再到2005年的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美国在中亚留下不少助推“颜色革命”的黑历史。

一位曾长期生活在哈萨克斯坦的学者说,任何社会都会存在一些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很容易被外部势力利用。具体到哈萨克斯坦这次的冲突,仅仅是天然气涨价的问题,怎么会酿成如今的全国性抗议,肯定有外国因素在捣乱。

不过,也有俄罗斯研究学者认为,现有迹象表明,美西方作为“幕后黑手”直接策动哈国内抗议的可能性并不大。

一是利益。

哈萨克斯坦和美国的能源合作密切,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都在哈萨克斯坦西部投资了数百亿美元。

作为中亚地区的“多面平衡手”,历届哈萨克斯坦政府与华盛顿的关系一直不错。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相比,美国政府对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批评少得多。

二是动机。

美国的中亚政策与中东政策类似,近些年均处于收缩态势,它正将精力集中到印太方向,对哈现政府没有颠覆的明确需求。

三是时机。

美国正为国内新增新冠病例每日超过100万挠头,精心策划、有意推动,试图颠覆哈萨克斯坦现政权,确实有点力有不逮。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所所长丁晓星告诉补壹刀,关于美西方直接插手的公开证据是比较少的。但实事求是说,美国在中亚、在哈萨克斯坦已经深耕几十年了,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媒体都很活跃,对哈萨克斯坦人的思想观念有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对骚乱升级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隆也认为,不能就此排除美西方通过媒体或非政府组织“借题发挥”的可能性。比如说,趁机利用社交平台或本地代理人进行间接政治动员,将干涉目标从建立所谓“西式民主”转向支持民族主义、本土主义势力,利用抗议推动哈内部政治势力重组,培养和扶植更为亲西方的反对派力量,等等。

3

而且,美国借机干预鼓噪的例子并不鲜见,甚至不久前就在哈萨克斯坦上演过。

在美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官网页面上,从2021年12月15日到2022年1月5日,他们共发布了三条关于哈萨克斯坦将要或者已经发生暴动的信息。

其中,在去年12月15日发布的那一条是明确的“预警”。

该预警中,不仅明确指出试图发动叛乱的主体哈萨克民主选择党(Democratic Choice of Kazakhstan,简称DVK或DCK),还指出要在哈萨克斯坦的3个主要城市努尔苏丹、阿拉木图、希姆肯特的具体地标性地点进行活动。

所谓的抗议目标,包括:要求哈萨克斯坦政府辞职,同时还针对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和现任总统托卡耶夫。

这些情况,和目前哈萨克斯坦正在发生的事情有着惊人的相似。

更有意思的是,12月15日预警中提及的哈萨克民主选择党的缔造者穆赫塔尔·阿布利亚佐夫。

他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呼吁:要像乌克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人那样推翻政府,建立一个像美国和欧洲一样“酷”的国家。

在抗议爆发的前一天,阿布利亚佐夫还在脸书上科普“搞事指南”。例如:如何找到他们,如何联系他们,怎么聚集,怎么“做”。

更有趣的是,阿布利亚佐夫在扩散信息时,留的电话号码竟然来自乌克兰。

而在社交媒体上,某些公然煽动颜色革命的账号,也留下同样的联系方式,该账号称:“如果你了解政(yan)权(se)更(ge)迭(ming)的重要性,并想三五成群搞事,就请联系哈萨克民主选择党总部”。

一个哈萨克斯坦的反对派政党,联系方式却是乌克兰的?这又是一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细节了。

有人会问,这和美国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首先我们看看“第二中情局”、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都干了什么。

它的官网明明白白列出,2020年该机构在哈萨克斯坦投入超过108万美元,比2018年的约62万美元翻了将近一倍。

在这些活动里,所谓推进民主选举“自由之翼”等行动,就是为了提高活动家开展宣传运动的能力和专业性,并且监督哈萨克斯坦政府按照美国要求的那样进行选举。

同时,NED在哈萨克斯坦还有所谓“推动历史叙事”的项目,项目内容无非是大量给参加项目的人灌输苏联时期的黑历史,以塑造并强化哈萨克斯坦人,特别是年轻人对特定意识形态和特定政治实体的厌恶。而这样的项目中,还有美国扶持的哈萨克斯坦记者协会的支持。

不仅如此,在美国政府豢养的NGO“自由之家”对哈萨克斯坦的相关介绍和评价中,明确提及了诸如哈萨克民主选择党这样的反对派,并且把这些政党不能在哈萨克斯坦顺利注册变成给哈萨克斯坦民主打低分的理由。

这些美国政府扶植的机构,故意忽略了阿布利亚佐夫身上的斑斑劣迹。

就是这样一个苏联时期成立小政治团体,散布反苏宣传,在俄罗斯大规模洗钱、金融欺诈,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甚至同样因为金融欺诈,利用纽约房地产洗钱,被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提起诉讼的人,却成了自由欧洲电台口中“英雄”般的人物。

而在美国外宣机构的口中,阿布利亚佐夫更是那个唯一能够打败纳扎尔巴耶夫及其继任者托卡耶夫,将哈萨克斯坦变成“和美国一样酷”的国家的候选人。

奇怪的地方不止于此,在观看海外社交媒体上众多关于哈萨克斯坦抗议的视频后,我们有了更令人惊诧的发现。

在这些视频中,我们发现,每隔一小堆人,就会存在一个红色着装的人。他们的存在,显然是十分突兀且明显的。

有相关人士介绍,这些人更像是这群抗议者中扮演百夫长或者组织引导者角色的人。在乌克兰、格鲁吉亚、甚至克里米亚,都曾出现过类似的红色。

俄罗斯纪录片《克里米亚回家之路》中,就出现了同款“抗议者”。

这也难怪,在社交媒体上,有人讨论哈萨克斯坦的抗议活动背后是不是又出现了CIA的黑手。

4

毋庸置疑,哈萨克斯坦,很重要。

它横跨三个时区,拥有可观的石油、天然气、铀、小麦和许多其他重要商品的资源。

俄罗斯密切关注哈国内这轮冲突的事态发展。

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拥有绵延近7000公里的边界,是世界上最长的连续国际陆地边界。哈萨克斯坦还拥有俄罗斯租用的著名航天发射场拜科努尔、反弹道导弹试验场萨雷·沙甘基地,以及庞大的俄罗斯社区——350 万俄罗斯族人占该国总人口的 18.4%。

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也有着密切的合作。

2021年前10个月,中哈双边贸易额达208亿美元,同比增长14%,中国继续保持哈第二大贸易伙伴地位,并首次成为哈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国。

如果哈萨克斯坦局势动荡,势必会影响到中哈合作。

不过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言,中方相信当局能够妥善解决问题,希望哈局势能够尽快稳定下来,社会秩序回归正常。

补壹刀询问的几乎所有学者都认为,哈萨克斯坦这轮抗议事件恶化得非常迅速,但不太可能持续很长时间。

毕竟经过30年的发展,哈萨克斯坦有着坚实的经济结构和社会基础。

丁晓星因此特别提醒到,30年来,哈萨克斯坦的经济总量较1991年增长了1.5倍,人均GDP增长超过12倍,贫困人口占比从1996年的34.6%降至2020年的5.3%……数据都是很亮眼的。因此,我们决不能因为这次的骚乱否定哈萨克斯坦过去30年的发展。

(执笔/刀剑笑、叨叨姐&渣渣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