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雁默:美国本想借立陶宛来一场“中欧经济演习”,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尽管“立陶宛挑战中国”是2021年一桩令华人意外的非理性事件,但中国在应对西方反华势力的系统风险里仍保持理性,这恐怕令西方更为意外。

在事件发生初期,外界咸认为中-立的经济关系相对薄弱,因此北京很难找到“惩立”的支点,立陶宛内部也如此评估。然而,在去年11月所谓“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落地后,立陶宛立刻面临了极大的经济压力,并在欧盟引起震动。

立陶宛很快地在公关层面开始炒作“中国经济胁迫”,好让“挺立”的欧美势力继续在“小老鼠对抗大象”的煽情叙事里鼓噪。不过,也有相对理性的中东欧智库如CHOICE,仔细爬梳中国官方作为与民间作为的差异性,并强调中国在意的“台湾问题”遭到激情叙事所掩盖,对欧洲不利。

CHOICE注意到,无论辞令多么严厉,中国外交单位对立陶宛采取的实质措施相对温和,也没有“如预期”对立陶宛实施大规模经济惩罚。然而,中国民企主动“断开”立陶宛货品,甚至告知欧洲跨国企业需排除“立陶宛成分”,这是一种创新的“代理惩罚”,其效果立竿见影,并让欧盟甚难应对。

所谓“代理惩罚”,白话说就是隔山打牛,让中国民间发力,避免官方在国际法规上可能面临的风险。

立陶宛当然不会区分中国的官民压力,蓄意鼓噪其为中国官方作为,并求欧盟为成员国出头;北京当然也不会顺着立陶宛带的风向起舞,严词否认单边经济惩罚的指控。

双方的口头争执只是在抢舆论高地,重点在于实质问题:欧盟找不到铁证上诉世贸组织。

本来会有一场中欧经济演习

欧盟于12月8日发布了建议声明,要求制定一项工具,根据国际公约劝阻或抵消他国对欧盟成员的各种胁迫,称为“欧盟反胁迫工具法案”(EU anti-coercion instrument)。

立方指控中方禁止欧洲跨国企业产品内含“立陶宛成分”,这叙事犹如美企拒绝“新疆成分”,但关键差别在于,美国是堂而皇之地“立法排疆”,中国却没有发动官方的经济制裁,反倒是民企主动配合民心。这也凸显了中美企业的差别,从西方视角来看,美国人对美企得“绳之以法”,中国人对中企似乎只需要“晓之以义”,前者在商言商,后者官民一体。

这种现象使得欧盟想借反胁迫工具法案聚众自保,或诉诸国际仲裁,都缺乏实质操作性,反像是欧盟摆脱立陶宛纠缠的逃生门:我有帮你出头,只是证据不足以让欧盟与国际社会救你。事实上,即便握有证据,诉诸国际仲裁也是旷日费时,欧盟此举恐怕也在避免立陶宛“尾巴摇狗”,想在中欧关系的大局上清除非理性障碍。

从欧盟的立场考虑,“反胁迫”的概念与规则,等同于允许“尾巴摇狗”,为今后欧盟小国高杠杆操作国际政治开了扇方便门,而会为“家族”添乱的,绝不止立陶宛一个毛孩子。

然而,不能说“欧盟反胁迫工具法案”只是摆设,它确实是欧盟必然要建立的经贸长城。但有鉴于欧盟成员的对华利益各不相同,该法案屡传异议,使得欧盟不得不采取两面讨好的折衷模式:其一,声明法案是“最后手段”,不轻易启动,安抚亲华成员;其二,采取“多数决”而非“一致决”,以避免因内部折腾而拖长反应事件的时间与效力,甚至无法出手,这是安抚反华势力。

简单说,诉诸世贸,属于“公审”,使用“欧盟反胁迫工具法案”,属于“私了”。差别在于,无法诉诸国际仲裁,就得以自身实力硬碰硬,反之,则可节省大量成本与风险。

如果这次是中国官方出手,那么欧盟即可借反胁迫工具法案实施一轮“经济演习”,试探中方反应,以作为日后“创新应对”的参考案例。

中方立场,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在“隔山打牛”,也必须摆出“要就硬碰硬”的姿态,让对手无法回避反制的成本与风险。这是国际政治里的一个重要手段,让各方在出手前要考虑后果,不要鲁莽行事。

在这种“经济演习”里,中方一旦让步,反胁迫工具法案就会往更尖锐的方向调整,软土深掘;如果中方不为所动,法案就会朝“钝化”方向调整,以免伤敌亦自伤。出乎欧盟意料的是,连“经济演习”都缺乏着力点,因为严格说来,中国官方并没有对立陶宛实施经济制裁。

但反过来看,目前尚只是草案的“欧盟反胁迫工具法案”,未来有可能针对民企行为也作出回应,在施行细节里加以防堵。

欧美对立陶宛的口惠不过虚应故事,由于缺乏有力的实质帮助——美国借款纯属债务陷阱——立陶宛执政当局已经感受到被孤立的寒意,反对党抨击执政党在处理台湾的问题上与其他欧洲国家不一致:大家都称“台北”,你硬要称“台湾人”得罪中国,偷鸡不着蚀把米;11月份的民调也显示,只有34%立陶宛民众支持当局的“台湾立场”,40.5%不赞成,25.5%没意见。

11月已是如此,经贸受到打击的12月恐怕支持者会更少,毕竟,绝大部分台、立民众,都不知道对方在地球上的正确位置,立陶宛人却要为台湾人承受生计上的风险。

当然,立陶宛还是不乏傻呼呼的学者“预期”台湾会让台积电在立陶宛设厂。这则立陶宛笑话连知道的人都不多,因为即便德国拉拢,台积电都要踌躇再三;在日本设厂,日本官方投下巨资补助台积电,还加上索尼共担风险,最终也只是座成熟制程的工厂;印度以“政府对政府”的条件引诱,台积电则是连个公开态度都没有。一片半导体荒漠的立陶宛,凭什么呢?

笑完回正题,“欧盟反胁迫工具法案”是一种防御性质的武器,但不能小觑其杀伤力,因为美国会见猎心喜,伺机助阵再补几脚。而说到底,除了“刺俄”并分裂欧盟的功能外,立陶宛只是美国利用来实现其抗中经贸新战略的工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