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印太事务官员: 需要在参与亚洲经济方面“迎头赶上”


(观察者网讯)据路透社1月6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1月6日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网络研讨会上谈到中美关系。他表示,美国需要在参与亚洲经济方面“迎头赶上”(step up its game),称此方面的拓展计划是美国未来一年亚洲政策的决定性要素。

坎贝尔称,美国理解中国在亚太“关键且重要的作用”,希望达成某种形式的“共存”。

路透社报道截图

坎贝尔称,美国总统拜登已经明确表示,随着中国影响力日益增长,美国需要在打造印太地区的经济和商业框架以及贸易惯例方面发挥关键作用,美国在这方面还须加紧努力。

坎贝尔还称,美国的角色必须超越传统贸易,扩大至数码参与和技术标准制定方面。“我们必须明确表明,我们不仅要全面性、战略性地深化我们在印太地区的外交和军事参与,我们还会以开放、积极、乐观的态度来参与印太地区的商业活动和投资。”

坎贝尔说,“拜登政府内部非常清楚,2022年美国将在经贸领域与这整个地区进行全面性接触”,但他未提供具体细节。

拜登政府自上任以来,在对华关系中不断强调所谓“竞争”,坎贝尔却称,虽然美中互动越来越被“竞争”所定义,但美国并不寻求“统治地位”(domination)。  

“我相信,美国根本上所寻求的是一种与中国共存的方式,并理解中国的关键且重要的作用。”  他说。

但同时,坎贝尔又声称,美国将继续在全球舞台上扮演领导的角色,而中国“试图把我们排除在外,这将是一个‘错误’”。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图自路透社

近来,为与中国进行对抗,拜登政府屡屡在亚太地区寻求通过与其盟友及合作伙伴的关系来施加影响。

2021年9月,美、英、澳三方提出,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计划组成一个名为AUKUS的所谓印太安全联盟,英美甚至要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攻击潜艇。此举却因破坏了法澳间的巨额常规潜艇订单,引发了法国的不满。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此指出,此举对地区和平稳定和国际秩序带来冷战回潮、军备竞赛、核扩散这三大隐患,是典型的冷战思维、双重标准、藐视规则。

在经济方面,路透社报道称,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国退出后,其余11国将该协定更名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即CPTPP)之后,不少印太国家对美国缺乏经济参与感到遗憾。

与煽动冲突对抗、频繁“退群”的美国形成鲜明对比,中国近年提出全球发展倡议,正式申请加入CPTPP,签署并率先核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为促进地区繁荣和世界经济复苏不断作出新贡献。

2021年9月16日,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向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提交了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新加坡、马来西亚、新西兰等国均对中国加入CPTPP表示欢迎。

随后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就此回应称,美国总统拜登不会加入这一协定。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2021年11月,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承认美国需在亚太地区“修正路线”,但同时认为,美国不加入CPTPP也能团结亚太盟友应对挑战。

而在CPTPP之外,2020年11月,中国、韩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15国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这一协定历经8年谈判,占据全球GDP总量约三分之一,是东亚经济一体化建设近20年来最重要的成果。

今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在中国等10国正式生效,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评价称,随着RCEP的正式生效实施,中国与东盟、新西兰等成员国之间零关税产品比例大幅提高,并朝着90%以上的货物贸易最终实现零关税的目标前进。这将释放区域内巨大的贸易增长潜力,是推进全球贸易与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重大步骤。

汪文斌还表示:“RCEP的生效实施是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重大胜利。实现全球经济复苏和繁荣发展必须依靠多边主义、扩大开放和创新共享,搞自我优先、优势垄断和封闭排他只会适得其反。后疫情时代,开放融通是大势所趋,多边主义和扩大开放是人间正道。要拆墙不要筑墙,要开放不要隔绝,要融合不要脱钩,这是所有RCEP成员对解决全球经济治理问题发出的共同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