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托卡马克之冠:哈萨克暴乱,又是一次“俄式宫廷政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托卡马克之冠】

中亚又开始动乱了,这一次是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作为一个政局相对稳定的国家,在动荡不息的中亚地区是一块难得的压舱石,因此此次突发动荡令许多人措手不及,关于颜色革命的猜测一时甚嚣尘上,不少公众第一时间认为此事与境外势力下黑手有关。

但从目前各方面汇总过来的消息——既包括哈萨克斯坦近期公开的高层变动,也包括动荡发生后笔者依靠私人且可信的人脉获得的信息——来看,此次事件的起因,恐怕还有另一种版本的叙述——甚至可以猜测,这是一次颇为“俄罗斯式”的“宫廷政变”。

在讨论此次哈萨克斯坦内部动乱的另一种可能原因之前,必须先普及一些与哈萨克斯坦的政治和社会运转相关的基础知识,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前些年的政治改革及其后续影响,以及哈萨克斯坦历史上的“玉兹”传统。

此次动乱不排除与以上两者有密切关系的可能,相较而言,引发动乱的直接因素油气涨价恐怕是一个相当边缘化的因素。

阿拉木图抗议者同警方发生冲突 视频截图

“玉兹”传统

“玉兹”一词源于突厥语,其意思为“部分”“地区”,它是哈萨克斯坦历史上部族联盟和行政区划相结合的一种政治模式,源起于15世纪后期。当时哈萨克汗国建立,中央政府无力控制各地的封建领主和地方实力派,于是这些地方势力以血缘和共同文化为纽带,建立了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以氏族联合和部族联盟为基础的军事政治集团,这种集团就叫“玉兹”。

一般认为哈萨克斯坦有三大玉兹,分别为:由乌孙、康居、杜拉特等部族组成的大玉兹,也被称为乌鲁玉兹;由克烈、乃蛮、阿尔浑等部族组成的中玉兹,也被称为奥尔塔玉兹;由巴依武勒、阿里木武勒等部族组成的小玉兹,也被称为基希玉兹。

其中政治实力最强的就是大玉兹。大玉兹的大,指的不是庞大,也不是人数多,而是正统的意思。大玉兹素来以哈萨克斯坦正统统治者自居,占据着哈萨克斯坦的文明发祥地七河流域,巴尔喀什湖以南的楚河、塔拉斯河、伊犁河流域等地区皆归于其手,塔什干、撒马尔罕等历史名城也在其控制之下。大玉兹诞生了诸多哈萨克斯坦历史上的政治文化军事精英。

中玉兹虽然叫中,但人数反而是最多,体量也是最大的。中玉兹位于大玉兹以北,主要分布于从额尔齐斯河到锡尔河下游的广阔区域,以游牧部落为主要社会组织形式。其夏季主要居住在锡尔河中游至卡腊山脉一带,冬季则迁移至托博尔河、伊什姆河、努腊河、萨雷苏诸河流域。中玉兹历史上与满清关系较为密切,哈萨克斯坦前总统、前国家安全会议主席纳扎尔巴耶夫就出身中玉兹。

至于小玉兹,位于哈萨克斯坦西部地区,是哈萨克斯坦最俄罗斯化的玉兹。其成立时间最晚,实力也最弱,主要分布于伊列克河、乌拉尔河一带,夏季则迁移至阿克提优别地区的草场。

三玉兹的领地在历史上逐步被固定下来之后,形成了事实上的行政区划,彼此独立,互相攻杀,内乱不断。17世纪到18世纪经历数次短暂统一,外部又与准噶尔长期交战,清灭准噶尔之后,大玉兹和中玉兹向满清称臣,小玉兹向俄罗斯称臣。

19世纪,浩罕汗国在俄罗斯扶持下于中亚崛起,大玉兹被浩罕汗国攻占,三玉兹人四散逃亡。后来浩罕汗国在新疆煽动叛乱,湘军统帅左宗棠率军西征,平定陕甘回乱,击败阿古柏,在新疆设省后,浩罕汗国被俄罗斯吞并,三玉兹由此消亡。

苏联建立后,三玉兹之间的矛盾在共同意识形态的掩盖下暗流涌动,苏联通过政治手段去压制玉兹传统,并在中间搞平衡。

例如,勃列日涅夫时期,哈萨克斯坦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哈萨克斯坦部长会议主席、哈萨克斯坦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就分别来自大中小玉兹。

同时,苏联把哈萨克斯坦首都设置在位于大玉兹的阿拉木图,这进一步强化大玉兹的政治影响力,再加上传统上较为亲俄的小玉兹,以挟制人口和规模最大的中玉兹。比如时任哈共中央第一书记的库纳耶夫就大力提拔大玉兹成员把持关键岗位,让小玉兹人掌管意识形态宣传工作,形成大小玉兹政治同盟,以压制作为哈萨克斯坦主体的中玉兹政治势力。

苏联解体后,大玉兹利用解体时期的特殊政治环境和传统政治优势积累了大笔财富,形成了一个公开操控权力和资本的官僚寡头集团,小玉兹则利用里海沿岸丰富的矿产资源得以发展,中玉兹则要啥啥没有。

出身于中玉兹的纳扎尔巴耶夫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统后不断强化自身权威,将全国的政治权力中心向中玉兹进行倾斜。1995年之后,哈萨克斯坦政治环境中出现明显的中玉兹化现象,大批中玉兹干部走上要害岗位,其中不乏纳扎尔巴耶夫的同乡和亲属。纳扎尔巴耶夫还于1997年将首都迁往中玉兹的阿克莫拉,并将其改名为阿斯塔纳,进行了大规模城市建设。

同时为了安抚实力强大的大玉兹,纳扎尔巴耶夫也只能左右搞平衡,1999年哈萨克斯坦总统大选后,纳扎尔巴耶夫又提拔大批大玉兹人员担任州长一级的高级官员。这种现象引发了小玉兹的不满,小玉兹有这么一句话:“国家有两个首都,一个在大玉兹阿拉木图,一个在中玉兹阿斯塔纳,没有小玉兹的事情。”

哈萨克斯坦独立后,在政府倡导下的传统文化复兴浪潮势不可挡,玉兹传统在哈萨克斯坦的社会结构中逐步恢复,并在哈萨克斯坦社会运转中发挥作用。在哈萨克斯坦人的身份认同中,玉兹之别恐怕要高于家国之分,它长期根植于哈萨克斯坦的社会生活中,在官员任免升贬、婚丧嫁娶红白喜事、衣食住行社交礼节等方面,以玉兹划线是非常常见的现象。

此次哈萨克斯坦内部动乱最先爆发于小玉兹聚居地,前段时间推特等社交媒体和西方媒体上盛传的哈萨克斯坦人群骚乱,而安全部队则袖手旁观的视频就出自于当地。不论是发起暴乱的人还是当地的警察,大部分都是小玉兹出身;安全部队对骚乱人群视而不见,这与小玉兹长期对哈萨克斯坦内部权力格局划分的怨言恐怕有一定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