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万青松:俄罗斯对美西方打出的“安全保障牌”,胜算几何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万青松】

2022年新年伊始,三场同主题会谈即将轮番上阵,引发国际社会密切关注。

1月10日,俄美将在日内瓦开启普京提议的“安全保障”问题谈判;

1月12日,时隔两年重开的俄罗斯—北约理事会会议也将讨论此问题;

1月13日,各方还将在欧安组织框架内继续就此问题举行对话。

与此同时,针对2022年元旦后哈萨克斯坦突然爆发的动乱,俄罗斯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盟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哈国派出维和部队,展现出俄罗斯在关键时刻作为本地区安全“保障者”的不可替代角色。无疑,为俄罗斯与美西方即将开启的“安全保障”对话增添底气和筹码。

笔者感兴趣的问题是,俄美如何演出一场辞旧迎新的“好戏”?我们该如何去分析俄罗斯对美打“安全保障牌”的时机把握、战略考量、期望目标、实现方式等等?俄罗斯的对美“安全保障牌”在未来将如何发展?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同美国总统拜登举行视频会晤,此次会晤是以闭门会议的方式进行。@视觉中国

俄罗斯的行动,令人困惑

去年12月7日,普京与拜登的视频会晤“如约”举行。12月10日,俄罗斯外交部就与美西方开展“安全保障”对话发表声明。

12月12日,美国国务院宣布,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卡伦唐弗里德将于12月13日至15日访问乌克兰和俄罗斯,随后将前往布鲁塞尔与欧盟和北约代表会晤。

就在美国助理国务卿到访之际,12月15日,俄罗斯向美国提交了“俄美安全保障条约”和“俄与北约成员国安全保障措施协议”两份草案文本,并公开对外发布文本全文。这两份草案文本的主要内容包括:俄方要求北约停止进一步东扩,承认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的特殊利益区,北约承诺不吸纳乌克兰为成员国,以及北约从中东欧地区撤军和停止部署进攻性武器等。

细读两份协议草案中阐述的俄罗斯官方立场,其实并没有多大新意;这些立场,俄罗斯早已在其他场合说过。按照俄罗斯专家卢基扬诺夫的观察,对美西方而言,俄罗斯此举是一种政治投机行为,实际上令人难以接受。而且,美西方并没有对俄罗斯构成实质性威胁,俄罗斯对此也了然于胸。

因此,令人困惑的是:俄罗斯明知不会从美西方得到自己所“期望”的答案,也很难让美西方对俄罗斯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让步,为什么俄罗斯还要在这个时候重提“安全保障”问题,上演这一出戏呢?

更让人费解的是,俄罗斯选择在转交给美方(给访问莫斯科的助理国务卿)建议文本的两天后,就将其公之于众,而不是闭门方式。因为按照国际惯例,安全问题比较敏感,更适合闭门磋商。

从操作层面来看,俄方提出的内容也是困难重重。北约尚未有过为其他国家提供安全保障协议的先例,面对俄方提议,北约会如何操作?北约30个成员国能否批准?美国国会能否通过?这些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而普京的表态更让这一问题显得“云里雾里”。12月21日,普京在俄罗斯国防部扩大会议上表示,就算美国和北约提供安全保障的长期法律协议,也很难完全相信,因为美国可以随意找个理由就退出。可见,普京这里是在隐射特朗普时期美国政府随意退出国际条约的行为。

想要理解俄罗斯令人困惑的行为,恐怕还需要我们重新回到俄罗斯“安全保障”倡议的行为过程及其时间线索。

俄罗斯抛出“安全保障”倡议的时间轴

梳理俄罗斯在“安全保障”问题上的一系列操作,可以发现最近两个月俄方在此问题上采取分阶段对美西方的外交、政治、军事和信息舆论等多层面发起攻势。具体来讲,可以分成以下几个阶段:

· 酝酿阶段

俄罗斯抛出“安全保障”倡议的直接原因,是拜登无视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划出的“红线”。

回顾拜登上台这一年来,一方面,美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可以说是变本加厉,比如美国及其领导的北约强化与乌克兰的军事技术合作、为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派遣军事顾问,美国的北约盟友土耳其也为乌克兰提供无人机Bayraktar TB2,北约则在乌克兰及其周边海域频繁搞军事演习,甚至美英军舰直接进入黑海挑衅,等等。

另一方面,美西方则煽动乌克兰国内的反俄言论,乌克兰政客也对俄罗斯的言辞更加猖狂,不仅公开表示要修订、甚至否定“明斯克协议”,还大肆进行扩军备战,乌克兰当局更是关闭境内俄语媒体,抓捕“亲俄”的反对党领导人等。

俄罗斯眼见“明斯克协议”签订7年来,仍旧原地踏步,协议内容得不到落实,其优势和影响力也逐渐被削弱,显然不能坐视不管。因此,抓住拜登将乌克兰问题置于俄罗斯面前的时机,俄罗斯就此提出要求美西方提供具有法律义务的“实质与长期的安全保障”。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去年11月13日,在法国举行的俄法安全委员会外长防长“2+2”对话会议上,俄法双方就讨论了“安全保障”问题。

· 提议阶段

在去年11月18日举行的俄罗斯外交部部务委员会扩大会议上,普京正式提出“安全保障”倡议。他表示,必须要通过“反遏制+接触”的混合方式让西方对俄罗斯所划“红线”“入脑入心”,并提议要与西方探讨明确的“安全保障”问题,主要涉及到北约东扩与乌克兰问题。但在此次会议上,普京并未明确指出“安全保障”倡议的具体内容和方式。

到了12月2日,俄外长拉夫诺夫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的欧安组织外长会议上表示,俄罗斯正在准备“安全保障”协议草案,将择机向美国和北约正式提出,并且在第二次“拜普会”上也会讨论这个话题。

这个阶段的一个重要背景是,俄乌双方在两国边境地区部署了大量军队和装备,引发美西方集体声讨,他们认为俄罗斯可能准备“入侵”乌克兰。但现在看来,不管是俄乌在境内调动军队,还是美西方的舆论信息战,更多的还是在为第二次“拜普会”烘托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