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刘宗义:印度希望缓和印中关系,但提了一个条件


观察者网:今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陆地国界法》正式施行。这部法律对于中国和印度而言分别意味着什么?

刘宗义:首先,这部法律内容很丰富,并不是针对印度制定的。它为我们今后的陆地国界工作奠定了基础,也是我们国家陆地国界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标志。

从前,针对陆地国界治理,各个沿边省份、自治区可能都有自己行之有效的做法,而有了这部法律之后,我们就可以进行统合,使得各条块明确分工,更为标准、高效地解决问题。

实际上据我所知,从1999年开始,就有人大代表提出要进行陆地边界方面的立法。十八大之后,立法进程加快了。到了这两年,随着我们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国防和军队改革、国家移民管理体系改革的深入推进和完成,这项立法也得以加快推进。

因此,这部法律的推出是经过长期酝酿、长期调研,然后水到渠成的事情,可以说是对现行改革成果的一个确认。

当然,在国土安全方面,我们确实面对新的挑战。比如,我们当前面临在边境地区进行反蚕食、反渗透斗争的需要,也有打击三股势力的需要。

我们国家的陆地边界全长约2.28万公里,有14个陆地邻国。在这些邻国中,有两个国家没有和我们正式划边界,也就是印度和不丹。现在,我们和不丹正在推进边界谈判,如果没有印度从中作梗的话,中国和不丹之间的这种陆地边界问题应该是能够比较顺利地解决。那么剩下的就是印度。

观察者网:新年伊始,中国和印度士兵就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上的10个地点互换糖果、表达新年问候,外界曾将此解读为一种积极信号。但没过多久,印度反对党就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陆地国界法》大做文章。您怎么看这种炒作?

刘宗义:这种炒作是印度政党政治中的常见现象,现在印度国大党及其领袖拉胡尔·甘地是“为反对而反对”,至于这种反对有没有道理,有没有意义,他们不管。只要是可以争取选票的地方,他都要提出异见。作为一个百年大党,印度国大党在拉胡尔·甘地手中沦落到如此地步,也是一件让人惋惜的事情。

我们施行陆地国界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就是促进边疆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也正是因为这样,这部法律不光涉及安全方面的内容,还涉及经济社会的发展。

资料图:拉胡尔·甘地 图自印媒

在过去,我们的对外开放集中在东部沿海,这对西部边疆地区的人才和劳动力形成了吸引效应,但人口的流失也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现在我们倡导全方位对外开放,这也包括西部边疆的开放,我们的“一带一路”建设就体现了这种开放。所以,我们在边疆地区不仅要进行国防建设,而且要加强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建设水平,优化这些地区的营商环境,改善边疆地区的生产生活条件,让当地老百姓能够留得下、住得稳、富得起,实现边防建设和边疆地区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

而这种发展也包括跨境合作,比如和陆地邻国建立经济合作区、跨境旅游合作区、生态保护区,当然也包括政治、安全方面的一些合作,我们在西藏和尼泊尔边境就有这样的合作机制。其实,我们也希望和印度能建立一种良性的合作机制。

印度现在比较关注的是我们在西藏、新疆,特别是与他们接壤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上,这种基础设施建设也不是针对印度的,而是我们实现全民小康,强边固边、兴边富民的一个措施。

可印度方面对此非常不满,认为中国一侧的基础设施建设增强了我们的军事实力,所以,他们从2005年开始也在积极推动边境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到了2017年洞朗对峙的时候,印度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已经非常强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随着印度边境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和能力快速提升,印军能到达原来很多到不了的地区,所以他们就不断蚕食我们的领土,越过实控线,向我们中国一侧推进,寻找战略制高点。这是造成两国边界边界摩擦增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两国对实控线的具体位置在很多地方并不清楚,印度的高级将领就曾表态说,“如果中国方面越境50次的话,我们就会有100次。”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两国之间的这种摩擦可能仍会不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