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艾哈迈德·赛义德:这场冲突中国未曾期盼,但早已准备好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艾哈迈德·赛义德】

中国对内外的政治理念源于儒家文化的核心,这个核心指引着领导人治理国家,调节领导人与人民之间以及与他国之间的关系。这种思想理念并没有因为中国从二十世纪初的封建主义过渡到民主国家而改变,也没有随着本世纪中期向共产主义制度过渡而改变。因此中华文化的核心和精神,始终是五千年来生生不息的中华文化的遗产。

正因为如此,中国人喜欢将他们在发展、管理和治理方面的经验称之为“中国特色”或“中国模式”,将他们的发展和治理称之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中国不照抄、照搬别国经验、模式,而是从中国实际出发,走具有中国特色的路,这也意味着来自于国外的无论宗教、思想,还是政治和社会方式都将中国化。

因此,中国所主张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有别于大家众所周知的传统的社会主义,是继承、发展和创新了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它在某些方面甚至要优于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和苏联时期的社会主义。

当我们谈及中国,更确切地说当我们谈论与中国相关的冲突时,以上的介绍是有必要的,因为如果我们用任何西方的标准来解读中国,我们是无法真正认识中国的,只有以中国的视角来解读中国,那么我们才能真正地了解中国。

中国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图片来源:新华网

我们将在这篇文章中分析和讨论中美冲突的过去、现在并预测其未来。我们以中国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美国的观点是明确且公开的,因为世界上的占据着话语霸权的媒体主要是西方媒体,更准确地说是美国的媒体,所有人接收到的关于中国的大部分信息都是这些媒体想让人们看到的;

二、在我看来,只有少数人能够站在中国立场,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待中美冲突。因此,我对这一冲突的阐述是站在中国立场,以中国的视角来进行。

众所周知,中美冲突并非是中国所期盼的。这不是说中国惧怕美国,而是由中国的意识形态所决定的。中国的政治核心是基于“不惹事也不怕事”的原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在对外发言中多次提到过这个原则。不仅如此,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还提出“中国从不欺负别人,别人也别想欺负中国”的原则。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立场非常明确,即她不想与美国或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产生冲突,她始终以发展中国家的形象展现在世界面前,努力提高经济水平,促进社会发展,实现小康社会。甚至从中国过去几年的对外政策也可以看出,她致力于寻求世界的发展与和平,不干涉别国内政,对其他国家也没有任何政治野心。

现在不少人都认为中美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双方会因利益而产生冲突,这也将是一场关于强者生存的斗争。那么如何从中国的视角来理解中美关系面临的种种问题?

中国文化本身不寻求冲突,但也深信树大招风以及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可以肯定的是,中美关系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大大小小的矛盾是一直存在的,甚至也出现过各种危机,但是中国方面并不希望矛盾冲突走向升级。

对中国而言,更重要的事情是完成第二个百年计划。第二个百年计划是中国上世纪七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而制定的两个百年计划之一,两个百年计划的发展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2021年;第二个阶段是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周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也就是2049年。但很明显,中美之间的冲突先兆远远早于第二个百年计划完成的时间节点。

到目前为止,中国媒体没有使用中美贸易战这个词,他们一直在试图强调这是一场争端或摩擦,并不构成战争。尽管美国对以中国科技领头羊华为公司为首的中国公司采取严厉而强硬的政策,但这也只是激烈贸易战的先兆罢了。过去中国的外交政策始终奉行谦虚、不夸张、避免使用敌对的媒体语言的原则,但这种原则已经发生改变,中国前外长与美国代表团的谈判就是中国对外话语体系转变的最好例子,面对美国的诘难,他用犀利而又铿锵有力的言辞来霸气回应,成为中国公民口耳相传和自豪感倍增的源泉。他对美国代表团说:“我们认为你们会遵守基本的外交礼节,但事实恰恰相反。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在这场被外界视为可能演变成新冷战或美国有意阻挠中国发展的冲突中,中国是会改变还是会继续保持谦逊的政策、温和的外交语言以及试图悄声无息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毫无疑问,在这场使世界陷入一筹莫展的疫情之后,中国必将改变。疫情之后的世界对中国来说是多极世界,绝不会允许像苏联解体后的美国霸权主义、单极格局持续下去,在这场冲突中,中国有着美国不具备的优势,也有着怕被攻击的弱点。

去年7月,中国通过其外长从战略层面就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向美方提出五点希望:第一,美国应客观认识和理性对待中国的发展。第二,同中国走出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新路。第三,尊重和包容中国自主选择的道路和制度。第四,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第五,停止干涉中国内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