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戴雨潇:美国基层治安崩坏背后的司法“江湖”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戴雨潇】

几天前,纽约市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恶劣事件。一名亚裔女子在地铁时报广场站等车时被一个黑人流浪汉推下站台,撞上迎面驶来的列车,导致其当场死亡。

据警方事后的通报,不幸受害的女子名为米歇尔·阿莉莎·吴(Michelle Alyssa Go),华裔美国人。其姓氏 Go 的拼法来自“吴”在潮州话、福建话等南方方言的读音。

上个月刚刚庆祝过40岁生日的米歇尔属于典型的亚裔精英,学习成绩优异,事业发展平顺。她本科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随后在纽约大学商学院拿到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目前在德勤咨询公司负责并购业务。

米歇尔的领英主页(Linkedin)

据《纽约时报》等报道,米歇尔非常热爱纽约这座城市。其邻居和朋友形容她友善、谦和而且非常乐于助人。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米歇尔积极参与慈善事业。她在女性慈善组织纽约青年会当了10年的志愿者,帮助当地无家可归的家庭和贫困儿童,为他们提供生活和事业上的指导。

此次行凶的黑人和米歇尔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经警方确认,嫌疑人为61岁无家可归的黑人男子西蒙·马夏尔(Simon Martial),前科累累,曾因抢劫出租车司机等罪名多次被捕入狱。2019年,马夏尔因非法持有毒品被控,但是法庭认为其精神状况过于不稳定“不适合受审”,因此将案件驳回。

将米歇尔推向铁轨的流浪汉西蒙 · 马夏尔(NY Post)

在被捕后,马夏尔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毫无忏悔之情。他在被押送的途中对记者叫嚷:“没错就是我干的。因为我是上帝,所以我可以这么做。”警察初步调查认为马夏尔和米歇尔并不相识,这起事件为随机作案。马夏尔在袭击米歇尔前曾经试图推搡另一名非亚裔女子,但被后者躲开。

热心帮助流浪汉的善良人被流浪汉所杀,令人唏嘘。

一、流浪汉问题——美国的灯下黑

这次的地铁推人案并非偶发事件。

两个月前,就在时报广场地铁站的同一个站台,另一名亚裔女性被一个流浪汉先抢了钱包然后推下站台。好在当时没有列车驶过,她在路人的帮助下得救。

36岁亚裔女子被人推下站台(Peter Gerber)

根据纽约警察局的数据,去年发生了27起乘客被人推下铁轨的事件。

今年已有至少两人在纽约地铁里死亡。上一次事件发生在新年伊始,在纽约布朗克斯区福德姆路地铁站,一群年轻人持刀袭击了一名38岁的乘客。在打斗中,受伤的乘客被推下站台。当时路过的罗兰 · 休斯顿立刻施救,被推下站台的乘客最终活了下来,但是救人的休斯顿不幸被列车撞死。上周,两名未成年人因参与了这次袭击而被捕。

1月5日,一名38岁的乘客在纽约曼哈顿洛克威大道站被人从身后连捅两刀。受害者情况危急,但是预计没有性命危险。嫌犯仍然在逃。

1月9日,一名乘客在纽约曼哈顿行驶的6号线列车上被割伤脸部。嫌犯仍然在逃。

1月10日,一名18岁男子在纽约布朗克斯行驶的2号线列车上被人用枪击中腹部和手臂。嫌犯仍然在逃。

虽然在纽约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地铁里存在一定治安问题,但是近期一连串针对乘客的恶性事件还是让很多本地人也感到胆战心惊。

纽约警察局的统计显示,今年第一周在纽约公共交通系统发生的犯罪相比去年第一周增加了81.5%[1]。而去年在纽约地铁内发生的重罪袭击率是三年前的三倍,每百万乘客的被抢劫率增加了一倍以上[2]。

一些纽约人为了防止自己被疯子推下铁轨,不得不开始在闸门外等车(Daily Mail)

由于过去几个月中、纽约地铁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恶性犯罪,纽约市政府多次往地铁加派执法人员。几天前的事件发生后,纽约市警方再次额外派出了多达1000名警员维护公共交通治安。目前已经有超过4000名警察在地铁系统内巡逻,执勤人数超过了历史上的最高水平。

然而警察人数多未必意味着犯罪就能得到有效控制。这些地铁内执勤警察的作用主要是移除或劝走长时间在站台留宿的流浪汉以及阻止正在发生的犯罪。然而地铁内的监控记录显示,此次袭击华裔女子的凶手马夏尔在作案前9分钟才进入到地铁站内,而且其袭击过程发生得非常突然,当时即便有警员在站内也未必能及时阻止悲剧的发生。

问题的症结在于为什么像马夏尔这样屡教不改的惯犯可以屡次被抓又屡次被释放,然后继续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公共空间威胁市民安全。正如纽约市最大的警察工会警察慈善协会主席帕特里克·林奇所言:“那些对自己和他人构成危险的人不应该被留在地铁和街头。我们知道台面上有一些常识性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尽快启动并运行它们。”

他所说的常识性的解决方案指的自然是将这些危险人物关进监狱,然而遗憾的是纽约的刑事司法系统目前对此事并无太大的兴趣。

二、“觉醒派”检察官纵容犯罪

就在年初纽约发生各类袭击案件的同时,刚刚就任的纽约县(即曼哈顿)地区检察长阿尔文·布拉格向所有下属检察官和工作人员发送了一份备忘录,宣布他领导的检察院将停止起诉逃票乘坐公共交通、持有大麻(纽约州大麻目前尚未合法化)、妨害公务、拒捕以及卖淫等多项轻罪。

美国大城市的很多流浪汉和这次杀死米歇尔的凶手马夏尔一样有毒瘾,到了冬天他们会通过逃票或者求他人代刷地铁卡的方式进入站台取暖。也就是说,布拉格宣布的新政策让马夏尔们在地铁行凶变得更方便了。

布拉格特别说明检察院将不会对“比谋杀或致命袭击情节更轻的罪行寻求监禁判决”。对于那些没有致人死亡或者重伤的犯罪嫌疑人,检察院将视其前科尽量不寻求对嫌疑人的审判前关押。这意味着他们最多被警察拘留48小时之后就能重获自由。

新任纽约县地区检察长阿尔文 · 布拉格(G.N. Miller)

他还宣布检察院会降低对多项重罪的指控。例如使用枪支或其它致命武器进行抢劫。只要没有对人造成实际伤害,都要按照小偷小摸(petty larceny)起诉。持枪抢劫按照纽约州现行法律属于乙级重罪,本应当被判12到25年监禁。而小偷小摸只是甲级轻罪,最多判入狱1年[3]。

另外按照纽约州现行法律,普通入室盗窃行为属于丁级重罪(判3到7年监禁);进入居民住宅盗窃属于丙级重罪(判7年15年监禁);持有爆炸物或危险武器、或威胁或假装持有危险武器、或造成人员受伤的盗窃属于乙级重罪(判12到25年监禁)。

布拉格指示,现在只要盗窃发生的地点是住宅楼的仓储空间,或者其他不直接与居住空间相连的区域,那么无论盗窃者是否持有危险武器,检察院将一概按照最轻量级的普通入室盗窃进行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