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周德宇:“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工人又穷又土,而不是美国那样开大轿车的金发帅哥?”——穷国变成富国的难题(上)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德宇】

“为什么这个国家的工人都是又土又穷的一群?”

阿根廷著名漫画家季诺曾经画过一套著名漫画,名为《玛法达的世界:娃娃看天下》,虽然看着像是儿童漫画,但实际上是政治讽刺漫画,反映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阿根廷社会的很多状况。

虽然是阿根廷的故事,但我看这套漫画的时候没觉得有啥违和感,毕竟发展中国家的故事其实很多都是共通的。

其中有一段,放到现在的中国也不违和:

这里,小姑娘苏珊娜(人设是热爱时尚、爱慕虚荣、崇洋媚外、整天嫌弃女主角玛法达只知道关心世界大事没有女人味,梦想是找个有钱外国人结婚当富家太太),给了其他小朋友一个灵魂质问:

“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工人又穷又土,而不是美国工人那样开着大轿车的金发帅哥?”

你看,这个问题放到今天的中国,是不是一样适用?

漫画家季诺显然没有给出答案,如果他能给出来的话,他就该去领诺贝尔经济学奖与和平奖了。

也不单是阿根廷人会有这样的疑问,就是当初强大的苏联,其普通工人也会疑惑,怎么美国同行们好像总是一副物质丰富吃穿不愁的样子。

当然,我们还是得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我们要注意到,在漫画里,苏珊娜所说的美国工人,一直都是“黄头发”的,也就是传统的美国白人蓝领。

但美国的劳动者可不止这些开着大轿车住着大房子的白人,还有大量生活在贫民窟的黑人和移民,干最多的活挨最毒的打。当尼克松在著名的厨房辩论中,向赫鲁晓夫展示工人家庭当时看来很先进的冰箱洗碗机时,可是没有把这些人算进去的。

也就是说,当你去比较一个普通的阿根廷工人,和一个美国白人工人的时候,这个比较本身就是有些错位,实际上是在拿阿根廷的底层人群去比较美国的中产。

直到今天,虽然这种族群分化稍有缓解,但美国以及大部分发达国家在劳动者待遇上仍然存在着内外差别。本国和主流族群的劳动者可以享受着相对高的福利和相对体面的工作,其代价是总要有另一批移民和少数族裔任劳任怨。即便是富裕先进如北欧,移民在贫困、失业和教育上的问题仍然远高于本土民众。

不过,即便如此,仍然有大量的第三世界移民多年来不断涌向这些发达国家。这意味着即便他们的待遇低于本土民众,也显然要高于母国。而且除了低端劳动力之外,发达国家也能吸引大量别国的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

当然,也有不少真的只是被骗到发达国家当奴隶的人。佐治亚州去年11月就侦破一起特大人口走私和强迫劳动案件,大量怀揣美国梦的拉美人被哄到佐治亚州的洋葱农场,忍受着饥饿和暴力,在枪口下近乎无偿地劳动。证据显示有七万人被农场主骗到美国,但检方目前只能找到其中100多名受害者。其实稍微想想就明白了,就是发达国家,也不是随便捡钱的,也有失业和贫困。真要有那么多要求低待遇好的工作,为什么会留给外国人,不早就该被自己人抢光了?

也就是说,虽然漫画里苏珊娜的问题在细节上有一定的时代和种族偏见,但大体上问题不大。就算她拿阿根廷的中产去比较美国的中产,虽然两者差距小一点,但仍然是存在的。

比如漫画里面玛法达的父亲,典型阿根廷中产,也不过是个每天累成牛马还赚不了几个钱的社畜,看起来好像也不如美国白人活得潇洒。

这是怎么回事呢?

一个最简单直接的答案,就是美国是发达国家,美国有钱。

就好像你问一户有钱人家的佣人为什么比穷人家的当家人都有钱,为什么一个发达城市里打工的都比穷山沟里自家有房有地的农民有钱……这真的是问题吗?

所以漫画里玛法达一开始会说苏珊娜这个问题太蠢了。

但是这个问题其实有两个部分可以再问下去: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国家穷一个国家富;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穷国的工人就一定会穷,富国的工人就一定会富。

富国的工资高在哪里?

我们先试着讨论后一个问题:同样都是当社畜,为什么发达国家的社畜就吃香喝辣,发展中国家的就内卷吃土?

虽然发达国家的社畜也是被压榨的对象,跟资本家比起来远谈不上富裕,但我们今天只考虑一国社畜挣得比另一国社畜多这个相对问题,而暂时不考虑全世界社畜都被压榨这个绝对问题。

如果用最简单的主流经济学原理来解答,那就是发达国家富裕,资本多,劳动力少,而发展中国家资本少,劳动力多。在这种供求关系下,发达国家劳动力相对资本就是稀缺的,劳动力就可以享受更高的价格,也就是得到更多的工资。

当然,就是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角度,也会有类似的结论。一方面,工资本质上是劳动力再生产的价格,也就是一个人生活和教育的成本,发达国家这方面的成本更高,自然工资也就更高,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反之亦然。

另一方面,发达国家既然资本过剩,资本家为了扩大生产规模,必然会相应地提高工人的待遇以吸引劳动力。如果剥削工人的总量高了,那么稍微降低一点剥削率,也不妨碍其整体资本的增长。(严格来说,马克思主义的“资本”,和主流经济学的“资本”不是一回事,但方便起见这里也就不做区分了。)

别说美国了,你就想想咱们国内外卖业刚兴起,资本大量烧钱的时候,是不是也有一段外卖员轻松月入过万的好日子?

我们暂且不谈发达国家资本的原始积累从何而来,而是将其当成一个既定前提。那么在一个资本富裕的发达国家,工人的待遇是肯定更好的,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给自己铸的金锁链”就可以稍微放松一些。

但是有个小问题:如果工资提高,不应该带来更高的成本,进而提高产品售价,反而影响其产品的竞争力,甚至带来通货膨胀吗?

对于这个问题,马克思其实有个非常简单的反问:如果资本家能够以工资为理由任意地提高价格,那么他们为什么不早就这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