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休·斯科菲尔德:马克龙取得历史性胜利,但使法国两极化


【文/ 休·斯科菲尔德 观察者网译】

在给马克龙提出忠告之前,应当公平地承认,他作为法国总统取得了相当的成就。

也许人们还是低估了这一点,但这回终究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掌权的总统第一次成功连任。

是的,以前的总统也曾留在爱丽舍宫。但1988年的弗朗索瓦·密特朗和2002年的雅克·希拉克,在投票前的那段时间里,实际上都是“反对派”。

在他们的连任竞选中,作为中期议会选举的结果,真正的政府掌握在总统的敌人手中。尽管密特朗和希拉克在争取连任前仍是总统,但他们在政治上无能为力——而当历史的车轮再次转动时,这还是有点帮助的,他们发现自己重新受到青睐。

至于戴高乐在1965年的胜利,他一开始就没有被人民选举过。

所以,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是现代法国第一位在外交和国内政策的各个方面都掌权的总统,他再次赢得了人民的信任。

考虑到法国人与其政府长期的关系——本质上就是欢呼新政府上台,然后一有机会就把他们赶下台——这绝非易事。

他通过两种方法做到了这一点,第一种方法预示着未来五年的好兆头,第二种方法则不尽然。

结果表明,在社交媒体讽刺漫画展现的沸腾怨气之下——傲慢的巴黎富豪、愤怒的省内暴民——隐藏着数百万法国中等阶层的人,他们认为伊曼纽尔·马克龙根本不是一个坏总统。

这些人意识到,主要是因为马克龙的改革,失业才不再是一个政治问题。他们认为,他对新冠疫情的处理是得力的。他们也同意,推迟退休年龄是不可避免的。

他们还发现,他是一位能够在国际舞台上独树一帜的领导者。他们很高兴在爱丽舍宫有人能与普京直接对话,即使这被证明是徒劳的。

他们认为,在马克龙领导下的法国可以渴望在欧洲发挥领导作用,而他对欧盟拥有更大的军事、经济自主权的愿景,此时看起来越来越重要。在这方面,他与玛丽娜·勒庞的对比再明显不过了。

这些人可能并不特别喜欢伊曼纽尔·马克龙——他太不一样了——但有足够多的人尊重他。

然而,马克龙的政治方法中,另一个方面的问题更大——这就是需要忠告他的地方。

五年前,马克龙就现代政治状况进行了一场精彩的赌博。

通过横跨中间政治力量,他摧毁了保守主义者对阵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旧“配对”,并利用戴高乐创建的第五共和国所隐含的总统权力(观察者网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的职权比英国首相、德国总理要大),从爱丽舍宫建立了一个高度个人化和高度集中的政府体系。

反对派被迫走向左右的“极端”,他相信他们永远不会真正构成威胁。到目前为止,他已被证明是正确的,正如这次选举所表明的那样。

但这次选举也表明了另外一些事情:越来越多的法国人现在准备与“极端”势力厮混。他们这样做是因为——正由于成功的“马克龙革命”——如果他们想反对他,他们无处可去。

这些选民中的许多人——特别是数百万选择“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的选民——现在希望报复刚刚当选的国家元首。

他们希望能在6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做到这一点。但如果这不起作用,他们会想在9月以街头反马克龙示威的形式展开“第三轮”社会运动,特别是如果他届时已经发起了一波新的改革。

毫无疑问,马克龙会承诺建立一种新型政府,以此开始其第二个任期。他会更像一个倾听者。他知道有些伤口需要愈合。麻烦的是,他以前就说过那种话,很多人根本就不相信他。

评论员娜塔莎·波洛尼说:“这次选举不仅表明有两个对立的法国。它还表明,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将对立阵营指为缺乏合法性。”

“过去的选举总是以产生一个全法国公认的总统而结束。我不确定情况是否依然如此。”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