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曼苏·艾哈迈德、古拉瓦尔·汗:俾路支民族主义,背后还有英国影响


【文/ 曼苏·艾哈迈德、古拉瓦尔·汗 译/ 观察者网 傅洛拉】

俾路支民族主义最适合通过族群-象征主义(ethno-symbolist)理论来解释。这一理论将现代民族(nations)视为较古老社群(被称为种族[ethnic]或族群[ethnic groups])的扩展形式,而现代民族主义则建立在这些预先存在的种族和文化群体之上(见Smith,1995,2001年和 2004年)。

俾路支民族主义和巴基斯坦联邦内部俾路支人的怨恨表明,塑造俾路支民族主义演变的一切都与历史、身份和资源有关。事实上,俾路支民族主义本身就是一个古老的现象,可以追溯到巴基斯坦成立之前。

然而,巴基斯坦刚建国后出现的俾路支人的不满情绪是新出现的,其指向不断变化。

就俾路支民族主义而言,它随着1839年英国人抵达俾路支斯坦而出现,并在随后的几年中不断发展。

根据1876年喀拉特汗与英国政府之间的条约,喀拉特在1947年印巴分治之前是一个半自治汗国(注:当时是最主要的俾路支政治实体),英国政府对其拥有宗主权。

在印巴独立后,根据1948年3月喀拉特汗——米尔·艾哈迈德·亚尔汗(Mir Ahmed Yar Khan)和巴基斯坦首任政府首脑穆罕默德·阿里·真纳签署的协议,喀拉特并入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1993年发行的“自由先锋”邮票,米尔·艾哈迈德·亚尔汗位列其中

即使在喀拉特完全并入联邦之后,俾路支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模棱两可的,直到1970年它被承认为联邦的一个省。值得注意的是,包括一些显赫的酋长和部落精英在内的俾路支领导层一直在向巴基斯坦历届中央政府争取,让俾路支取得省级地位。

因此,在随后的时期中,俾路支民族主义成为争论的焦点,其特点是夹杂着同化和政治实用主义的矛盾力量。这一时期,政治实用主义在该省的大多数政治和部落首领中达到顶峰。这是一个兼有分裂、结盟和派系分化的时代。

然而,尽管如此,大多数俾路支民族主义政党在省级自治、资源控制和该省大型项目建设等俾路支民族问题上持有共同立场。

20世纪下半叶俾路支人分布(粉色部分),图片来源:wiki

在1970年的大选中,俾路支-普什图民族主义政党全国人民党(National Awami Party)拿下了省议会,并赢得了该省在国民议会中相应席位的多数,还与伊斯兰教义联盟正式组建了省政府。

然而,全国人民党领导的省政府是短命的。萨达尔·阿陶拉(Sardar Attaullah)的全国人民党省政府被指控为分裂主义者,尽管这些指控从未得到证实,但省政府依然以此为由而被解散了。新上台的省政府是亲联邦的,但俾路支省的领导层代表发现很难与新政府保持一致。

引起俾路支人民对联邦严重不满和深切忧虑的,不只是全国人民党省政府的解散。之后还有大约50名该党高级成员被监禁,他们被指控犯有叛国罪。

这引发了新一阶段的冲突,并强化了俾路支民族主义者对联邦的反感。俾路支领导层和联邦之间的怨气和对抗最终导致了1970年代俾路支省的反叛和随之而来的军事干预。与以前的冲突相比,这回更加激烈和血腥。

然而,当齐亚·哈克(Zia Ul Haq)将军在1977年作为军事独裁者夺取政权后,释放了包括俾路支领导人在内的所有被拘禁的民族主义者,专门用来审理他们的“海得拉巴法庭”没有取得任何结果就无疾而终。

从1977年到21世纪头十年,似乎是俾路支民族主义者和巴基斯坦联邦之间平静的时代。人们看不到任何一方有什么重大的攻击性的举措,反而能发现俾路支民族主义政党和领导人诉诸于获得更多的省自治权并控制本省的资源。

有人可能会争辩说,由于上述原因,俾路支人未能融入主流联邦政体,这助长了俾路支民族主义,尤其是其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强硬派别。值得注意的是,俾路支民族主义在其指向和演变上并不是单一的,尤其是自1970年代以来。

它有两个主要部分:联邦主义的民族主义者和强硬民族主义者。前者正在努力争取最大限度的省级自治和控制巴基斯坦联邦内俾路支的资源;而后者则要求自决,特别是自21世纪头十年以来,而且他们正在为俾路支省的独立进行低强度的战斗。

俾路支民族主义意识的增强,似乎也是对巴基斯坦联邦不公平的俾路支省社会经济政策的反应。但俾路支民族认同的出现,是由于对印度-伊朗腹地俾路支人造成破坏性影响的历史、社会、经济和政治环境。

俾路支民族和民族建设发生在与英国殖民主义和次大陆国家化相关的、快速变动的社会和政治背景下。喀拉特汗国的主权是因英国干预俾路支地区而终止的,这种干涉一直持续到1948年俾路支省正式成为巴基斯坦联邦的一部分。

1835年的俾路支地图,图片来源:wiki

英国在印度次大陆的统治,给俾路支的政治和社会经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它打破并重新定位了部落结构的传统平衡,到那时为止,原有部落结构几乎没有承载任何集体族群认同。

俾路支省的社会虽然在英国人到来后进行了重新定位和重组,但英国人出于纯粹的战略原因修建的公路和铁路线,并不符合人民的社会和经济需求。同样地,英国人建造的通讯网络也没有连接俾路支的传统人口中心。

这一时期发生的社会经济发展是不对称的,因为英属俾路支省的相对快速发展,削弱了喀拉特汗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的重要性。

在独立后的场景中,俾路支省的部落首领和政治精英互相竞争,他们的政治自满和经济利益盖过了俾路支民族主义。在任何时期,如果俾路支省的一部分人对联邦不公正的俾路支政策表现出极端的怨恨,并因此采取了反对巴基斯坦国家的激进道路,同时,相同族群中的另一部分人就会与统治机构站在一起,反对他们的同族。

俾路支社会的部落结构从未使他们变成一个具有牢固的民族主义议程的民族。

(本文摘译自《The History of Baloch and Balochistan – A Critical Appraisal》)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