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阿卜杜勒·巴西特:引发俾路支恐袭不断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文/阿卜杜勒·巴西特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4月26日,俾路支解放军(BLA)马吉德旅的一名女性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卡拉奇大学孔子学院前袭击了一辆载有中国公民的面包车。袭击造成包括三名中国人在内的四人死亡,另有四人受伤。

这是今年第一起针对中国在巴团体的袭击。一位俾路支女性发动了本次自杀式炸弹袭击,这给本已复杂多变的当地冲突增添了新的变数。俾路支解放军已声称对此次袭击负责,同时称孔子学院是中国在巴进行经济、文化和政治扩张的代表性机构,该组织还警告会在未来发动更严重的袭击。

俾路支解放军发动恐怖袭击

近年来,马吉德旅在巴基斯坦不同地区袭击中国公民和项目。如在2018年8月,该旅在俾路支省达尔本丁市袭击了一辆载有中国工程师的大巴车。三个月后,该组织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袭击了中国驻卡拉奇领事馆。它在2019年5月又袭击了中国公民经常光顾的瓜达尔港明珠大陆酒店,于2020年6月袭击了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于2021年8月袭击了瓜达尔港的一名中国工程师。

巴基斯坦俾路支分离主义分子最近接二连三地发动袭击,其中就包括针对中国的袭击,这表明他们的游击战术已日趋成熟。他们的战法已从打了就跑的游击战进化成复杂的城市破袭战,他们已有能力袭击高价值目标。

在这个新阶段,反抗军领导权已从部落派转移到受过教育的城市中产阶级手中。4月26日自杀式炸弹袭击的执行者沙里·俾路支拥有动物学和教育学双硕士学位并在俾路支省的一所公办中学任教。

俾路支省日益城市化,再加上社交媒体的渗透,两者结合使得俾路支省本地青年能够与海外的俾路支年轻人互动,这创造出了一种新意识,即他们的政治权利受到限制,社会经济权利受到忽视。俾路支分离主义运动的新领导层是一群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他们发现居住在欧洲的部落派反抗军领导人根本不了解俾路支省的现状。

新的俾路支反抗军领导层认为,部落派领导人把他们的组织当作不容他人染指的私人禁地,并利用组织为己牟利而非推进俾路支解放事业。部落派领导人还对非部落出身的反抗军指挥官和战士表现出了傲慢态度,这成了高知中产阶级反抗军领导人独立出来的另一个原因。

新一代俾路支分离主义者认为中国是一个新殖民主义大国,中国与巴基斯坦军方沆瀣一气,掠夺他们的资源,恶化了他们本就糟糕的处境。中巴经济走廊的独享模式加剧了他们的担忧,因为俾路支当地人的生活正从很差走向更差。

俾路支省地理环境

一个鲜明的例子是瓜达尔港项目。当地社区现在无法获得洁净的饮用水、医疗基础设施、学校和电力。除了这些,瓜达尔港的支柱产业是捕鱼业,但根据瓜达尔港租赁协议,当地人被剥夺了在瓜达尔水域捕鱼的权利,这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这一令人遗憾的状况加强了俾路支分离主义者的反华叙事,并将愤怒的俾路支青年推向叛乱分子。

俾路支分离主义运动的新领导人认为,有必要将反政府斗争引向卡拉奇和拉合尔等巴基斯坦主要城市以吸引公众的注意力。在他们看来,只在俾路支省进行反政府活动是不够的。袭击巴基斯坦一个主要城市的高价值目标比在俾路支省偏远地区发动十次袭击更能吸引媒体的关注。

该策略还包括采取自杀式袭击方式。与传统的恐怖袭击相比,自杀式袭击更加致命和引人注目。因此,袭击巴基斯坦主要城市的中国目标会立即引起媒体的关注,并以此向巴基斯坦政府施加压力,同时揭露其未能通过中巴经济走廊项目改善俾路支人民的生活条件。

此外,这次自杀式袭击显示出一个新的、令人不安的现实:妇女开始在俾路支冲突中承担战斗任务。在男女有别的传统宗教社会,妇女可以不被搜身直接通过安检口。她们也更容易将自杀炸弹背心藏在衣服下面。

巴基斯坦政府需要一个新的视角来理解(更不用说解决了)俾路支冲突的最新阶段。这主要是一个政治问题,政府想靠“过度安保”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是缘木求鱼。

简言之,政治问题不能靠加强安保措施来解决。俾路支需要的不是政府强化业已失效的安全措施,而是将心比心地提出人道主义和政治解决方案,润物细无声地解决问题。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香港《南华早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