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CNN:活在纽约不再安全,就像恶托邦


【编译/观察者网 刘程辉】

“这是一个闷热的春日,纽约市民戴娜·阿伯(Dana Aber)却身着厚重的皮夹克站在时代广场42街的地铁站台。她心想,万一自己中枪了,这件厚夹克可能比薄外套更能扛一些……”

出门穿着还要考虑枪击的因素,乍一听上去像是一场“恶托邦式的噩梦”;但对于许多纽约市民而言,这却是他们面对现实的无奈之举。

“纽约人在家里也不再感到安全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4月30日以此为题发表长篇报道,把视角对准了纽约当前令人担忧的安全形势。文章写道,自2020年初疫情爆发后,纽约市的犯罪数据呈现持续攀升的态势——今年的仇恨犯罪数量已比去年同期增加76%。然而,地方政府即便不断出台政策,试图表明打击犯罪的决心。但仍难以挽回民众的信任,在愈演愈烈的犯罪浪潮中,市民们正愈加感到害怕和无助。

CNN报道:纽约人在家里也不再感到安全了

今年4月12日,纽约布鲁克林地铁站枪击案震惊全美,事件共造成至少29人受伤,其中10人中枪。这起案件的发生,进一步凸显了纽约市安全局势恶化的困境。

在经历近30年的平静后,纽约市犯罪事件数量从2020年开始攀升。纽约市警察局数据显示,自今年1月以来,该市的重大犯罪案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2.7%。其中,抢劫案增加了46.7%,重大盗窃案增加了54%,强奸案增加了14.9%。谋杀率比去年下降了13.1%,但在过去两年里仍上升了9.2%。

另据纽约警察局仇恨犯罪特别工作组的数据,纽约市今年已经发生的仇恨犯罪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6%。

对纽约民众而言,由犯罪案件导致的恐惧,给他们的城市生活蒙上了阴影。

“对我们来说,这越来越成为一个精神问题,我们总是担心安全问题,”53岁的纽约哈莱姆区居民皮拉尔·韦斯顿(Pilar Weston)说,“我经常会害怕,我坐地铁会发生什么?或者我走错了路、骑自行车的时候会碰到什么?这真是一种可怕的生活方式。”

为了逃避这种恐惧,韦斯顿在通勤时尽量不乘地铁。她小心翼翼地选择回家的路线,她会在不同的时间避开特定的街道,而且“总是”准备好逃跑。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韦斯顿指了指自己,“在你长大的地方,在你自己的家里,无论走到哪里,都要不停地张望四周,这让人很烦恼。”

“这是我的家,”她说,“我在家里本应感到安全。”

一位名叫帕拉斯的亚裔美国人坦承,自己害怕成为下一个仇恨犯罪的受害者。

“我一直生活在恐惧和焦虑之中,担心自己会成为别人的下一个目标,”她说。“每当我乘坐地铁或白天走路时,我总是处于恐惧爆发的边缘,太不安全了。”

4月12日纽约地铁枪击案现场,至少29人在事件中受伤

纽约市政府并非熟视无睹。

纽约市非裔民主党籍市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称,疫情爆发对经济社会的冲击,导致无家可归人数“大幅上涨”,是犯罪持续增加的原因之一。

今年1月,亚当斯宣布了一项打击犯罪浪潮的全面计划。它包括增加巡逻警员,为该市现有的枪支没收部门增加资源,开发阻止枪支流入的新技术,以及为处境困境的居民创造就业机会。亚当斯还恢复了警察部队中一个备受争议的便衣分队,并将其称作“社区安全小组”。

纽约警察局长塞维尔(Keechant L. Sewell)为这一计划背书称,纽约警察局将致力于正面打击犯罪,警局绝不会退却,纽约人值得更好的生活。

然而,从一些民众的反映来看,政府打击犯罪的计划,似乎并没能让他们重拾信心。

CNN提到,纽约人对犯罪率上升感到担忧,但对市长的计划产生了怀疑。他们认为,仅仅加强治安无济于事,还可能会适得其反。

23岁的布莱恩认为,从源头消除犯罪,加强警民沟通是更有效的方法、

“加强治安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的社区警察和民众沟通不畅,这是一种信任问题,人们觉得呆在他们的身边并不安全。”布莱恩还经常与具有犯罪倾向的青少年交谈,引导他们远离犯罪的道路。

3月18日至20日,纽约市枪支犯罪频发,近30人遭到枪击,是今年来枪击案件次数最多、受害人数最多的三天。当地媒体直呼其为“血腥周末”。

还有一些人认为,打击犯罪,必先打击贫困。

非营利组织“正义集会”(the Gathering for Justice)的负责人卡门·佩雷斯·乔丹(Carmen Perez-Jordan)说:“我们真的需要扪心自问,是什么迫使一个人从商店里偷东西,在公共场所吸毒,或拿起武器伤害别人?一个人到底要经历些什么,才会认为做这些事情是对的?”

她继续说道:“一加仑牛奶要4.62美元、租金持续上涨、心理健康问题增加了,无家可归者激增,吸毒过量和芬太尼导致的死亡严重破坏了贫困社区。与此同时,近10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应该预见到这一点。人们受伤了,人们绝望了,那些一生都在经历这种事的人受够了。”

“暴力行为就像传染病一样,”布莱恩说。“如果我们想解决暴力上升的问题,我们必须先解决贫困,这是所有暴力的根源。我们还要解决青少年资源短缺的问题,以及心理健康问题。”

泰·萨姆特(Ty Sumter)回忆着过去在纽约做的每一件事,那时他觉得独自走在路上,晚上坐地铁回家很安全。

但现在,“平静的生活已成为尘封的往事,平安度过今日竟成了一种祝福,这难道是理应发生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