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芬兰或在5月21日断俄气:目前设施不足以填补空缺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当地时间4月30日,芬兰《赫尔辛基新闻报》报道称,芬兰政府和企业正在为可能于5月21日中断的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做准备,被俄方断供的风险已被确定为“现实存在的”。

目前,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以下简称俄气公司)已要求芬兰国有天然气公司Gasum在5月20日前对“卢布支付令”作出回应。另有欧盟消息人士透露,其他许多欧盟国家也被告知了同样的“最后期限”。

不过,欧盟委员会和芬兰政府都对俄方的要求持否定态度。报道指出,这意味着俄罗斯输往芬兰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天然气有可能在5月21日被切断。芬兰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高达90%以上,三分之二的天然气用于工业。芬兰官方估计,目前的天然气设施不足以填补俄气断供后的空缺,受影响的行业要么找到天然气的替代品,要么减少产量。

《赫尔辛基新闻报》报道截图

今年3月底,针对西方制裁,俄罗斯在能源领域发布了“卢布结算令”予以回击,即要求“非友好国家”公司应当先在俄罗斯银行开设卢布账号,再经由此账号支付所购买的俄罗斯天然气。

俄罗斯总统普京称,如果这些国家拒绝卢布支付,将被视为违约行为,“买方将对所有后果负责”。

《赫尔辛基新闻报》指出,同意俄罗斯的付款要求是获得俄气持续供应的必要条件。本周早些时候,波兰和保加利亚已被俄罗斯中断俄气供应。

据路透社、彭博社此前消息,俄气公司一度明确告知波兰和保加利亚,将于4月27日停止对这两个国家的天然气供应。

《赫尔辛基新闻报》称,目前,芬兰国有天然气公司Gasum也收到了俄气公司的“最后期限”——在5月20日前对“卢布支付令”作出回应。另有欧盟消息人士透露,其他许多欧盟国家也受到了类似的通知。

不过,芬兰的官方态度和波兰一样坚决,芬兰欧洲事务和公司治理部长蒂蒂·图普里宁明确表示,Gasum不得同意俄方的付款要求。

另据“今日俄罗斯”(RT)27日报道,图普里宁也曾表示,芬兰4月初就已经作出了不同意用卢布支付的决定,她还指责“卢布支付令”是俄罗斯地缘政治的一部分。

据《赫尔辛基新闻报》分析,俄方的具体要求是,欧洲的天然气买家必须在俄气公司旗下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Gazprombank)开设两个账户,一个是欧元账户,一个是卢布账户。

天然气买家可以按旧方式以欧元支付天然气账单,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负责货币兑换并将资金转入卢布账户。同时,只有资金抵达卢布账户后,才能视为买家付款成功。

对此,欧洲委员会认为,这些公司的欧元付款在被转换成卢布之前,被俄罗斯央行以“贷款”的性质持有,这违反了欧盟禁止与俄央行进行任何交易的制裁措施。

欧盟委员会还认为,俄罗斯也没有对欧元兑换卢布的期限设定任何限制,这使俄央行持有欧洲公司欧元付款的时长问题成为了另一个风险——这也是保加利亚拒绝接受“卢布支付令”的原因之一。

报道称,对芬兰而言,俄气公司还提出了一项额外的要求:Gasum的欧元付款并不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负责货币兑换,而是由该公司自己兑换成卢布后转入卢布账户——这将导致Gasum将不得不直接用卢布向俄罗斯付款,而这已经被西方国家提前否决了。

芬兰欧洲事务和公司治理部长蒂蒂·图普里宁 图源:《赫尔辛基新闻报》

《赫尔辛基新闻报》报道分析称,芬兰官方拒绝响应俄罗斯的态度意味着,俄罗斯输往芬兰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天然气有可能在5月21日被切断。

报道强调,这倒也不意味着芬兰的天然气将会立即中断:一方面,输气管道本身就是一个天然气的短期储存设施;另一方面芬兰,也有其他的天然气供应渠道。

据芬兰官方估计,芬兰目前的天然气基础设施包括爱沙尼亚天然气管道和液化天然气终端,但两者的供应量依然不足以填补俄气断供后的空缺。

2019年12月,芬兰和爱沙尼亚之间的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投入运行,该管道可以通过爱沙尼亚使芬兰与拉脱维亚的天然气储存设施以及立陶宛终端相连。

然而,这条天然气管道的供应能力明显低于同俄罗斯相连的伊马特拉天然气管道——在2021年,芬兰进口的天然气中有四分之三是通过后者运输的,通过前者运输的天然气仅占四分之一。

至于芬兰的液化天然气终端则需要等到今年10月才能正式投入运行,但报道指出,该渠道的天然气供应量并不高。

芬兰的天然气管道示意图,红圈部分为与俄罗斯相连的爱沙尼亚天然气管道

据报道,与中欧和南欧国家相比,天然气在芬兰能源结构中占比不高,也很容被其他燃料所取代。在2021年,天然气仅占芬兰总能源消耗的5%左右。

但在工业领域,以天然气为生产原材料的企业将面临困难。芬兰三分之二的天然气用于工业,其中使用量最大的的是该国的化工企业。与此同时,芬兰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高达90%以上。

据芬兰官方估计,如果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关闭,工业天然气供应可能不会在所有情况下都得到保证。该行业要么找到天然气的替代品,要么减少产量。

一些芬兰公司也已经为天然气供应中断做好了准备。该国天然气用量最大企业之一、炼油和石油营销公司纳斯特(Neste)就表示,已尝试使用丙烷代替天然气作为生产原料。

但《赫尔辛基新闻报》指出,一方面,芬兰的企业有责任为俄气断供自行做好应对准备;另一方面,天然气替代的难易程度取决于企业本身的生产工艺。

芬兰发电厂燃气轮机(左)与芬兰炼油和石油营销公司纳斯特的炼油厂 图源:《赫尔辛基新闻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