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雁默:马斯克收购后,推特就是中国传声筒?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峰回路转,马斯克终究还是成功收购了推特。

由于近年来国际形势特别混乱,大型社交媒体一一受到各方“关注”,而马斯克又是个喜欢大放厥词的富豪,因此这项收购案风风雨雨,十分吸引世人目光。

“日本AV女优账号大举复活”,台湾网民最关注的似乎是这个,害我也跟着关心起马斯克的推特,并将普京的俄罗斯暂放一边。

台面上,这是一个关于言论自由的新童话。完成交易后,马斯克表示“言论自由是民主制度正常运作的基石,而推特是一个数字化的言论广场,可以在这里辩论对人类未来至关重要的事务。”追随他的8000万粉丝嗨了。

马斯克于4月29日在推特上表达自己对极左、极右的看法

然而,动辄以“人类”作为主词的巨贾,早让部分自视甚高的媒体精英不齿,因此纷纷推论起台面下的暗盘,明酸暗讽马斯克冠冕堂皇一堆漂亮话,其实收购推特的目的,还不是为了钱?就是想救特斯拉而已。

更有风言风语直指,马斯克收购推特对中国有利,推特将成为中国施加影响力的国际平台。这个荒谬的指控可不是出于普通酸民或小报,而是亚马逊老板贝佐斯与《福布斯》等知名主流媒体,各方名流要媒从政治面、财经面、文化面三管齐下,为马斯克披上五星旗,中国标签贴好贴满。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被八卦脏水波及,无奈简答“我注意到你很会猜测,但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我想,是就好了。那么,我们就从言论自由说起。

白左吃手手,白右开香槟

推特算是白左阵地,民主党支持者账号占多数,因此对于马斯克入主,54%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对“社会有利”,相对地,仅7%的民主党支持者表示认同。

白左惊惧的是,特朗普要回来了吗?种族主义者与攻击LGBTQ的账号要回来了吗?对白左而言,马斯克式的“言论自由”意味着保守派要带着扩音筒回归,毕竟,他多次抨击白左的“觉醒心灵病毒”(Woke Mind Virus)让人类变得卑鄙、残忍又伪善。关于此,上次我已提过,并完全同意马斯克的看法。

换言之,支持内容审核以规范言论自由的主要是白左阵营,捍卫“百分百言论自由”的是白右阵营。

我们华人现在一头雾水,怎么白左看起来比较像保守派,白右比较像自由派,与传统印象相反?

其实不奇怪,只要是在网络战场上互殴的,都是捍卫一己意识形态的保守派,或说是鹰派;真正的自由派,在“左右互殴”白热化的近几年,基本已消失,现在几乎所有美国人都忙着“取消”彼此,讲究包容异见的人已无说话空间。

因此,所谓“言论自由”,不过是“战争规则”,白左与白右争抢“基于规则的网络秩序”,无关乎自由,只关乎言论。

白右反对内容审查,是因为他们始终认为自己的言论遭到无理限制,如果未来哪天换作白左有这种感觉,反对内容审查的就会是白左。所以才说,在这个言论自由童话里,其实没有自由派,只有巩固维护自己价值的保守派。

在杀声震天的环境里,谁掌握“规则”,谁就是箭靶,而马斯克的解方是,以法律作依据尽量给予自由发言的空间,并开放算法给大众,以示公平透明。若网民还是不满,就去怪政府的立法不够周延完善,别怪社交媒体。

不过,这种看似合情合理合法的做法,对白左而言,就是鼓励“国家审查”,纵容民粹,简直反动。

这么看就知道,反对马斯克,并勤于往他身上贴中国标签恫吓大众的,绝大多数是白左精英,如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表示收购案“危害我们的民主”。而这群人,一向自诩是自由主义的信众,现在却反对希望扩展言论自由的马斯克。

也可以这么说,现在意识到言论自由需要规范的,是以前主张百分百言论自由的白左,但他们仍极力反对国家审查,主张平台经营者应负起全责,因此经营者决不能是白右,甚至不能是“意志不坚”的白左。

很乱吧,这就是现在的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