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金灿荣:对青年人来讲,你所在的国家是你最大的平台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金灿荣】


我今天给大家带来的题目叫《中国外交新挑战与中国青年的国际责任》。

咱们国家应该讲现在是处在世界的中心了,这跟几十年前不一样。那时,我们处在世界的边缘地位。因此咱们国家现在确实遇到了一些挑战。

我归纳了一下,大概我们现在有五个挑战。

第一个,中美关系不好了,而且这个不好是长期化的;

第二个,其他西方国家对我们态度也有变化,也比较消极;

第三个,是我们的部分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不接受,要点名的话,主要三个国家:印度、越南和日本。其中和我们矛盾比较尖锐的就是印度和日本。

第四个挑战是什么呢,就咱们国家走出去很快,人、财、物都走出去了。我们在海外有很大的利益,现在大家比较公认的数字,就是中国中央政府拥有的海外资产已经达到了八万亿美元。另外中国的一些个人,还有公司也拥有相当数量的海外资产。这些当然需要保护,但是咱们现在应该讲保护能力是不够的。

几百年前欧洲人往外走,他们是三管齐下——军队、商人、传教士一起出去。我们是单兵推进,所以现在我们的海外利益保护是有问题的,手段跟不上,这是第四个挑战。

利玛窦与徐光启(资料图)

第五个挑战呢,就是国际责任。现在国际上出什么事吧,他们都盯着中国,要中国承担主要责任,中国就要付代价。比如气候变化,就跟中国挂钩了,说中国是第一大工业国,因此中国承担责任就要比较大。

我们必须承认,现在世界是在变化,这个变化幅度是非常大、非常深刻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有很多定义。其实最简单的定义什么呢:东升西降。东升西降,坦率讲,不限于中国,因为印度也在崛起,东盟过去十几年也不错,东方有三支力量,但从比例来讲,中国的崛起在里面是决定性的。由于中国的发展,成为百年变局的一个重要质变量,作为现行国际秩序的既得利益者,美国还有其他西方国家,当然是不容易接受的,然后就盯着咱们中国。

这个百年变局发生了,于是它就一定有一个结果:不确定性。当然,咱们中国的发展相对是比较确定的。

那么我们需要做的是什么?就是按照现在我们摸索出来的正确道路,在习主席为中心的党中央领导之下,踏踏实实地把工作做好。完成“十四五”规划,完成“2050工作规划”,基本上实现民族复兴还是非常有希望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咱们中国青年是面临这么一个情况,一个就机遇比较多,因为这个国家在往上走,这个平台比较好,那机会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