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韩国完成“检方削权”立法,74年刑法体系迎巨变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5月3日,在总统文在寅任期内的最后一次国务会议上,韩国国务会议批准颁布旨在“分离检方侦查权与起诉权”的两大法案,维系74年的现行韩国刑事司法体系面临大变革。

综合韩联社、《韩民族日报》等报道,3日上午,韩国国会召开全体会议,以164人赞成、3人反对、7人弃权通过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当天下午,文在寅随即召开国务会议,同时批准颁布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和上月30日通过的《检察厅法》修正案。由此,有关法律颁布实施所需的行政程序画上句号。

5月3日,韩国国会召开全体会议表决通过《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图片来源:韩联社

新通过的两项法案大大削弱了有“最强权力中心”之称的韩国检察系统的权力。

原《检察厅法》第4条中规定,检方具有对“六大犯罪”——即“腐败、经济、公职人员、选举、军工项目、大型事故等总统令规定的重大犯罪”的侦查权。修正案颁布后,检方将被禁止直接侦办“六大犯罪”中的四项,侦办范围只保留“经济和腐败犯罪”。新法案还规定,其原有的侦查权将被移交警方,检方将只具备起诉权,且检察官不得对本人侦办的案件提起公诉。

原《刑事诉讼法》第196条中规定,检方具有“直接侦办的权限”。修正案中废除了该条,规定仅“在不损害同一性的范围内”允许检方补充调查。此外,该修正案中还明文规定“禁止另案侦查”,即侦查机构不得为侦办在查案件而在无合理依据的情况下以不当手法调查其他案件,同时新增“检察机关继续行使对警察职务的侦查权”的内容,以牵制和控制警权。

韩媒指出,这意味着,韩国将完全分离检方的直接侦查权与公诉权,并“完全剥夺检察侦查权”。据悉,两项修正案设有4个月的宽限期。此外,考虑到6月举行地方选举,检方的直接侦查启动权将维持到地方选举公诉期满的12月底。

文在寅3日在国务会议的闭门会议环节表示,权力机关改革是烛光政府(指通过举行民主和平的烛光集会成功弹劾前任总统而出台的政府,即文在寅政府)的重大使命和国民的夙愿,调整检警侦查权和检察机关改革符合时代潮流。

青瓦台发言人朴炅美当天发布书面简报称,文在寅称现政府将“国民是政府的主人”作为施政首要目标,推动符合民主制衡原理的制度改革,确保权力机构恪守本分,不被政治势力利用。

文在寅指出,《检察厅法》修正案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将检察机关的直接侦查范围缩小到反腐和经济领域,并实现检方的侦查与公诉分离,防止检察官迫使嫌疑人对无关本案的另案进行自白或陈述。

5月3日,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文在寅(左二)宣布其任内最后一次国务会议开始。图片来源:韩联社

从4月15日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宣布提交修正案,到如今利用多数席位推动法案正式颁布,仅仅过去不到20天,此次“快刀斩乱麻”般的法案改革在韩国司法界、政界引起强烈震动。其中最为轰动的事件之一莫过于包括检察总长金浯洙在内的多名检察官高层集体请辞抵制改革推进,引发检察机关权力真空危机。

长久以来,同时掌握侦查权和起诉权的韩国检方,常常被诟病容易出现开展有目的性的侦查、故意妨碍起诉等滥用职权的情况。共同民主党内支持推进法案的观点认为,法案能从根本上解决检察机关制度设立74年来检方滥用侦查权等问题。反对者则认为,该修正案有违程序正义,且可能推迟及削弱侦查,疏于保护弱势阶层。首尔市长吴世勋(音)就曾批评改革法案是是“受害者遗弃法”和“犯罪分子庇护法”。《朝鲜日报》社论也称,作为韩国刑事司法体系的主干,虽然此前检察机关制度在调查中出现过很多问题,需要改善,但不能为了灭臭虫就烧掉房子。

韩国民调机构数据显示,共同民主党迅速推进改革的做法引发了部分韩国民众的“倒戈”。韩国民调机构“Media Tomato”3月14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当时有46.3%的人赞成修法取消检方的侦查权,反对者为38.4%,另有15.3%的人没有意见。但到了4月中下旬,韩国盖洛普调查机构对全国1000名18岁以上人士为对象实施的民调结果显示,55%的人认为“检方应保有对六大犯罪的侦察权”,而35%的人认为“移权给警方比较好”。保守派媒体《朝鲜日报》和《TV朝鲜》5月3日最新发表的民调则显示,首都圈选民对于修正案的反对率达到了60.4%,赞成率为34.1%。

保守派媒体还分析称,两项法案的推行影响了共同民主党的支持率。根据《朝鲜日报》和《TV朝鲜》委托K-stat Research以首尔、仁川、京畿的2415名选民为对象进行的民调结果,首都圈选民的政党支持率中,国民力量党的支持率为44.8%,比共同民主党(36.9%)高出7.9个百分点。该机构今年4月末发布的民调中,两党的支持率相差还不到2个百分点。

《韩民族日报》指出,两项法案的落实仍是长路漫漫。报道称,当前共同民主党依靠议席数优势快速完成了立法程序,下一步计划在一年半内组建拥有对其余两项犯罪(经济腐败)直接侦查权的“韩国版FBI”,即“重大犯罪调查厅”,完全剥夺检方的直接侦查权。如果顺利,检察厅将丧失绝大部分侦查职能,成为只诉不查的“公诉厅”。为此,共同民主党需组建“司法改革特别委员会”,相关决议案已于3日提交。国民力量党对此则已明确表示不会参与该阶段的推进,预计民主党推进的检察改革将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作为所谓“青瓦台魔咒”的一部分,史上有多位韩国总统在卸任后因遭到检方调查和侦查而获罪入狱。检察官出身的韩国候任总统尹锡悦就曾在2016年负责调查“亲信干政门”期间,通过侦查权和起诉权将时任总统朴槿惠、亲信崔顺实和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等人一并送进牢房,是掌握巨大权力的检方的代表性人物。近年来,文在寅持续力推检察制度改革,这也成为了尹锡悦当初请辞的原因之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