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刘皓琰:从马斯克收购推特看数字经济时代的垄断资本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刘皓琰】

4月25日,特斯拉公司CEO、“全球首富”马斯克与社交媒体推特公司的董事会达成最终协议,将以约44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推特。

此次收购的目的并不能用马斯克自己的一句“言论自由”来简单概括,因为马斯克必然清楚,无论谁成为推特的“幕后玩家”,都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言论自由。那么,这一收购的动机究竟为何?这种“强强结合”对数字经济市场与普通民众又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言论自由”只是噱头,马斯克的最终目的在于构建一个横跨经济社会多领域、数字经济多层次的闭环商业生态帝国,这应当引起我们对数字经济时代垄断资本扩张的关注。

数字产业的分层与多重竞争结构

观察数字经济时代的竞争与垄断问题,不仅要重视水平维度的分析,还要重视垂直维度的分析。

数字经济时代市场中最大的变化并不是花样繁多的科技公司或平台型企业的出现,而是一个区别于传统市场结构的、需要从垂直维度观察的“多重竞争结构”的形成,这将是我们理解数字经济时代企业竞争关系与垄断发生机制的重要基点。

在认识多重竞争结构之前,首先要看到数字产业的分层式特点,这是多重竞争结构出现的最直接的原因。

互联网产业中企业的业务范围并非雷同的,整个行业是由承担不同功能的具体层级形成的一个联合体。各个层级企业的主营业务虽然不同,但却互为存在条件也互相影响,共同构成一个相互关联的整体市场。这些企业由低到高大致上可以被划分为四个层级,即内容层、平台层、系统层和物理层。

一,内容层,即生产互联网内容和应用,或依赖互联网提供现实产品和服务的层级。

处于内容层的企业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提供线上应用的企业。这些企业生产的内容五花八门,可以是文字、图片、视频、游戏、软件等多种形式。它们有些直接附着于平台之上,成为平台的直观内容;有些成为平台上的一个版块或一个小程序,由平台提供接入端口;有些则成为独立的应用,依赖于系统运行。

另一种是提供线下应用的企业。这些企业从事的通常都是传统行业,譬如零售、服务、票务等等,在经过数字化改造后依附于平台经营。

二,平台层,即为互联网中的内容提供平台式的服务支持,发挥门户或桥梁作用的层级。

平台层的企业主要有几种类型:一是搜索类平台,典型的如谷歌等,主要是为互联网中的其他信息和网站提供链接;二是门户类平台,典型的如雅虎、优兔、声田等,主要提供综合性的网络信息内容;三是社交类平台,典型的如脸书等,主要是为用户提供社交服务,在用户与用户之间建立连接;四是商业类平台,典型的如亚马逊、优步等,主要是汇集商业资源,为商家或自雇者提供“供需连接”。

三,系统层,即设计操作系统,为管理硬件与软件资源提供计算机程序的层级。

在计算机中,操作系统是其最基本也是最为重要的基础性系统软件。因为它是配置在计算机硬件上的第一层软件,是对硬件系统的首次扩充,决定着对硬件的利用率和系统的吞吐量,也会为其他软件和应用的运行提供最基本的端口。

操作系统的存在极大地便利了程序员的编程,使其可以采用编译命令和代码,不需要再使用机器语言书写程序,也极大地便利了用户,使其仅仅依靠简单指令就可以对计算机进行操控。

四,物理层,即构建互联网真实载体,提供计算机和互联网基础设施与基础服务的层级。

处于这一层级的企业,涵盖了计算机和互联网领域硬件制造、协议设计以及相关服务的一切方面。业务内容既既有芯片、内存、主板、电源、显卡等物理零件,又有服务器、路由器、交换机、集线器等网络连接设备,还包括光缆、微波、卫星、基站等信息基础设施。

有物理层企业的存在,才有了大量的互联网接入设备,才使得网络覆盖和信息通讯成为可能,才能打通现实与虚拟世界间的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