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航母自杀频发,船员讲述恶劣生活环境:睡不好,吃不饱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近日,持续大修近5年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号航母被曝出船员自杀事件频发,引起各界关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地时间5月6日报道,多名该舰水手透露,舰上的生活条件“十分恶劣”,经常停电、缺少热水、食物短缺,甚至“几乎不可能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睡觉”,有时还会被半夜冻醒。

据报道,尽管该舰为船员配置了心理健康团队,但往往需要等待数月才能预约,该舰领导层也始终没有及时处理船员们的各种投诉。在该舰大修期间,已有该舰水兵选择住在车里而非舰上,还有人抓紧周末回家机会逃离该舰,就连舰上频发的自杀事件都被一些水手习以为常。

而且,美国海军对该舰如此糟糕的环境并非一无所知。两周前,有海军军官到访该舰了解情况后表示,水手们应该对生活条件有“合理的期望”,他们毕竟不会“像海军陆战队那样睡在避弹坑里”。舰上水手则认为,海军明明有条件解决他们的生活质量问题,这种说法显得“可笑而冒犯”。

CNN报道截图

公开资料显示,美国“乔治·华盛顿”号航母于1990年下水,是史上第一艘驻扎于日本境内的核动力舰艇,也是美国海军唯一一艘永久在海外驻扎的航空母舰。

2017年,该舰停靠在弗吉尼亚州的纽波特纽斯造船公司,进行为期多年的大修。据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USNI news)消息,该舰本应于2021年8月完成修理,但工期一延再延,目前已经拖到了2023年3月。

报道指出,美国海军需要花费数十亿美元来为该舰的两个原子反应堆进行维护,还要对舱壁进行彻底翻新,以便让它能再航行25年。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分析称,在短期内,该舰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施工区。

漫长的维修工期与糟糕的生活环境,也让舰上人员倍感煎熬。据CNN报道,4名接受采访的该舰水手均表示,该舰根本就不适合居住。

“我已经对糟糕的情况做好了准备,但没想到问题就摆在那里,如此显而易见。”一位受访水手表示,他和其他同僚都认为,舰上出现自杀现象根本不是“反常事件”,而是这艘航母上的“悲惨现实”。

据CBS此前报道,在4月的一周时间内,“乔治·华盛顿”号航母上共有3名船员自杀。过去一年内,共有7名船员死亡,其中4人为自杀。而自2019年11月以来,航母上共有7人自杀。

“我对此(自杀事件)并不感到惊讶。不幸的是,从我上船这么久以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接受CNN采访的另一名水手表示,“我见过(这些事),这都没什么新鲜的。”

停泊在纽波特纽斯造船公司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号航母 图源:USNI news

据报道,今年4月15日,“乔治·华盛顿”号船员泽维尔·桑德尔选择自杀。他的父亲约翰·桑德尔表示,泽维尔原本很自豪地追随祖父的脚步,在高中一毕业就加入了海军,但在后来曾告诉自己,舰上的生活条件“很糟糕”。

“这艘航母里整天都是千斤顶的声音,充满烟味又臭气轰轰,你怎么可能在这种环境里睡得着觉?”约翰说,“他(泽维尔)会选择在车里睡觉,水手们根本就不应该住在这种条件的舰船上。”

接受CNN采访的水手也表示,在这艘舰上几乎不可能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睡觉,而且还经常停电,热水也不够用。他们还指出,该舰停泊处往往缺乏通风,船体巨大的金属结构放大了外界温度,让人无法忍受。

“我会在半夜冻醒,屁股都要冻掉了。”一名水手称,“冬天我住在我的车里,感觉还是比(住在)停泊的船上好一点。”

这位水手还表示,他当时只有19岁,对舰上的条件感到震惊,这也与他对海军生活的预期相去甚远。在车上断断续续住了约3周后,他才勉强适应了这艘航母上的环境,“这就是非常底层的环境(This is the very bottom)”。

报道称,多名水手还表示,在舰上生活甚至“很难吃到一顿完整的饭”。一位经常上夜班的水手说,“他们可能会把食物吃光,如果幸运的话,他们可能留下一点麦片或一条或许没煮熟的鸡腿。”

“囚犯们的食物比我们在军队里吃的好。”一位刚刚离开“乔治·华盛顿”号的水手说,因为该舰生活条件的影响,她有一段时间都在酗酒,“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疯狂的环境。”

“乔治·华盛顿”号航母 资料图

CNN指出,尽管这艘航母上设置了“电子意见箱”,水手们也经常在上头抱怨生活质量问题,但情况并没有什么明显变化。

“抱怨起不了什么作用。”一位接受采访的水手说道,“你只能默默忍受。”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舰被爆出自杀事件频发后,美国大西洋舰队海军航空部队司令约翰·迈耶上将承诺,将为该舰配置更多的心理健康资源,包括一个特别干预小组和一名心理学家。

该舰水手则表示,舰上的心理健康资源早就该增加了——虽然船上有临床心理学家,但他们要等上几个月才能预约成功。

一位名叫雅各布·格雷拉的水手表示,当他最开始发现被分配到“乔治·华盛顿”号时,他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让人开心极了”。但没过多久,他在周末偶尔回一次家的假期成了逃离该舰的难得机会。

格雷拉说,在船上的最后一年,他曾试图安排拜访随舰心理医生,但却遇到了“六个月的等待期”,但那时他几乎都要离开海军部队了。

事实上,美国海军对该舰如此糟糕的环境并非一无所知。两周前,有海军军官军士长拉塞尔·史密斯到访“乔治·华盛顿”号了解了相关情况。

尽管史密斯声称希望“了解我们的船员面临的困难”,并“理解他们的担忧”,但事后却向水手们表示,他们应该对生活条件有“合理的期望”,他们毕竟不会“像海军陆战队那样睡在避弹坑里”。

不过,在部分水手眼里,这种说法显得“可笑而冒犯”,海军明明有条件解决他们的生活质量问题。

“这并不是我们现在这样生活的原因。”一名受访水手说,“我们明明可以做些事情来解决我们正在经历的问题。”

“这里并不是阿富汗……这里是弗吉尼亚州的纽波特纽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