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41期:俄乌冲突中的网络信息战


“随着俄乌冲突的展开,网络信息空间里也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也许永久改变了未来战争的传统形态。”

“后真相时代,参与国际舆论斗争,要有判断能力——它是一个什么样性质的问题,背后意图是什么。”

在东方卫视5月2日播出的第141期《这就是中国》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教授通过剖析俄乌军事行动背后的信息战,来理解信息战的规律、了解信息战的打法、寻求信息战的启发。


范勇鹏:

随着俄乌冲突的展开,在物理空间的战火之外,在网络信息空间里也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这场信息战我觉得是史无前例的,也许永久改变了未来战争的形态。

信息战的第一个结果就是真相的消失。在开战前就各种消息满天飞,最早是美国言之凿凿地宣布俄军2月16日开战,但俄军做出了一个撤军动作,随后24日又突然进入乌克兰。

战局开始之后,更是各种真假消息大混战。俄军过去的各种排练演习镜头被当成俄军的行动在网上疯传,其他国家的战争视频也被张冠李戴安在乌克兰战场上,甚至乌克兰自己的防空导弹击中民房,也被说成是俄军空袭。

从俄乌冲突开始,就有人担心或炒作这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这当然是夸大其辞,但在网络信息世界里,这确实是一场货真价实的“世界大战”。

首先,涉及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俄乌双方。实际下场参战的绝不仅仅是俄乌双方,美国和北约都是直接插手,大企业、大银行、非政府组织、国际机构以及各种专业、行业组织都参与进来,就连中国等等这些不相关的国家和地区也被裹挟其中。冲突已经不仅仅是两个国家、两支军队之间的战争。这就是未来战争的形式。

其次是引发了全世界范围内的分化组合。美国和北约坚定地站在乌克兰一边,还搞道德绑架,要挟别国跟进,但多数国家抱之以冷淡姿态,就连美国盟友沙特和美国近几年大力拉拢的印度都不怎么赏脸。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采取中立立场,不跟进西方,批评西方的声音也逐渐增加。

不少有识之士都看出来,这场战争动摇了美国的霸权体系,是“反对西方霸权主义持久战”的序曲。俄乌冲突不仅仅在世界上导致了观念的分裂重组,在西方内部也引发了意见分歧,匈牙利、塞尔维亚这些国家跟西方的冲突由来已久,相信随着能源价格、难民问题的发酵,不久就能看到美欧之间的裂痕日益明显。

最后一点是全球大众深度卷入。信息战本身不是什么新鲜事,2003年美国打击伊拉克的战争开启了信息战的一个新形式。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电视实况直播的战争,也是媒体参与度空前提升的一次战争,当时就给全世界带来很大震动。2003年的这场信息战,其主体是媒体,可以说当时谁操纵了大媒体和新闻社,谁就拥有绝对优势。

然而今天的主角是社交媒体平台,普通网民都被卷入其中。《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说,这是第一次由个人拿着手机在TikTok(短视频平台)上进行报道的战争。这种变化对双方都是一把双刃剑,美西方没有办法再靠传统媒体的优势来垄断信息;反过来,俄罗斯也没有办法垄断战场信息。所以,这场战争看起来好像已经没有局外人了。

不少人认为俄罗斯输掉了这场信息战。比如,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一位专家就说俄罗斯也许能在“开火的战争”里取得胜利,但乌克兰会在信息战上大获成功。我们国内也有不少人认同这种看法。但我的看法不太一样。我认为从局部地、战术地来看,乌克兰及其背后的美国北约集团在信息战里获得了一定的优势,但是如果从全局地、战略地看,这场信息战的后果十分复杂,并且最终在战术和战略上可能都是不利于西方集团和乌克兰的。

乌克兰发布的“感谢”视频改了两遍,补上“日本”。

首先,任何一种武器都是双刃剑,用得好可以杀敌,用得不好则会伤己,弄巧成拙。信息战也是一样,它对使用者的技巧和控制能力要求都很高,一不小心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像冲突初期,乌克兰在网上发布了大量的宣传产品,但频频穿帮,或被人发现造假证据,还暴露自己的纳粹色彩。再像泽连斯基的演讲,还有乌克兰在推特等平台发布的很多宣传海报,结果经常不是得罪德国、得罪美国,就是得罪日本,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也说明如果没有了一个真实的“道”,仅仅靠传播的“术”,或是在信息战里边玩一些小把戏,是很容易弄巧成拙的。

其次,就是悲情牌用力过猛,效果适得其反。乌克兰和西方国家本来是想通过这场信息战,打造乌克兰作为一个受害者的悲惨形象,博取世界的同情支持。但由于它使用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俄罗斯进行极限制裁,反而把乌克兰的悲情牌打成了俄罗斯的悲情牌,还勾起了全世界很多国家对美西方长期霸权行径的痛苦记忆,催生反帝精神的觉醒。就像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赫德森就说了一句话,美国的政策最大的意外后果,是把俄罗斯和中国以及伊朗、中亚和其他“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拉到了一起。

第三,西方不断把自己主导的国际制度武器化,其实也是一种“自杀”。这次信息战向世界人民暴露了一个重要事实,就是西方所有的新闻机构和社交媒体平台都不是中性的,都可以拿来用作武器。这种武器化的做法短期内可能会产生巨大的杀伤力,但长期看却会挖掉自身的信用根基。

其实不仅仅是信息战,西方整个制裁行动全方位地破除了西方主导的国际制度的虚伪性。从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到国际银行业,再到医学、体育、科学、艺术等行业的国际组织全都不伪装了。这是在挖掉美国主导的二战后国际秩序的最后的信用和合法性。

在《这就是中国》第136期里,张老师讲了这么一段话,“美国主导的一系列制度安排,都有可能逐步一路走衰”。这个判断正在被当下的事态不断证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在根本上已经没有人信了。

中国从俄乌冲突里边能学到什么呢?我觉得至少应该在三个层次上获得启示:

首先,在战略层次上,我们要进一步做好话语建设。信息战里的舆论斗争,看起来非常热闹的都是“术”的层面的操作,但真正决定胜败的往往是背后的“势”。这个“势”就是话语权和公信力。2003年伊拉克战争,世界上那么多人都被美国西方的信息战操纵,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它的价值观和话语霸权是有这个“势”的。今天的俄乌冲突,西方投入的信息战手段远远超过2003年,但效果却没有那么理想,也是因为西方价值观和话语霸权本身已经千疮百孔,没有这个“势”了。

而我们有自己的理论和话语体系,而且越来越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认同,所以我们的“势”是上升的,是有生命力的。另外,我们还有五千年的文明底子,有发自内心的自信。

但是说到西方价值观的影响,我们又不能过于乐观,真的等到大敌当前的时候,我们想想自己身边会不会有“第五纵队”?一旦遇到对手发动的信息战,我相信最终我们能打赢,但也许要付出不必要的代价。所以今天我们更要从民族存亡、国家安危的战略高度来重视这个“势”的建设,从根子上解构掉西方的话语,批判肃清那种认为西方就是代表国际社会、就是世界文明主流的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