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前南联盟信息部长:得知中国大使馆被炸,我们都不敢相信


【编辑/观察者网 李焕宇 译/菲利蒲(塞尔维亚留学生)】

(当地时间)5月7日是北约轰炸南联盟的第45天,那一天应该是单日轰炸量最大的一天,而且主要针对平民设施。

上午11点半左右,北约用集束炸弹轰炸了尼什的菜市场,造成15名平民死亡60多人受伤。现场发回的视频非常惨烈,当时位于贝尔格莱德的媒体团队第一时间去尼什对这一战争罪行进行了报道,有很多直接在街头拍的视频,现场惨不忍睹。再之后被轰炸的是贝尔格莱德近郊,位于潘切沃的石化公司被炸了,内务部、总参谋部也被再次打击。

尼什发现的北约弹壳

我当时位于米拉大道的对外信息指挥中心,在等从尼什发回的信息。我想等媒体团队回来然后尽快把所有信息向国际社会公布,那些大的国际媒体已经在现场了,不过他们有自己发布信息的方式,我们当时希望能进一步推动信息传播。在等待来自尼什的团队回来之际,我同时在听业余无线电,这种业余无线电基站相当于当时的一种社交媒体。基于无线电的信息,我们能第一时间从“线上”了解到,何时何地何种目标建筑被轰炸,造成了什么样的人员伤亡,这样我们就能在官方渠道之前马上做出反应。

就在那时,我在业余无线电上听到,在新贝尔格莱德(贝尔格莱德的辖区之一)的中国大使馆被炸了,陷入了一片火海。

我当时不敢相信,于是呼叫了国防部城市指挥中心的米兰·渤日奇。我问他:“发生了什么,怎么中国使馆着火了?”

他说他正在贝尔格莱德大厦,那是一座超过20层的建筑,所以他从高层能看到中国使馆着火了。他接着补充道:“我们好像击落了美国飞机,然后美国飞机掉在了中国大使馆上,导致火灾。”

我当时觉得这难以置信,于是迅速坐车前往新贝中国大使馆所在地。轰炸期间晚上路上空荡荡的,我大概用五分钟就从米拉大道到了中国大使馆,还赶在了消防队和救援队伍之前。当时第一时间从使馆逃出来的人,脸上被轰炸熏的全是黑糊糊的。我协助一些人撤到了离使馆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然后他们躺在草坪上,完全无法正常呼吸,估计是轰炸之后使馆内部缺氧。

喘口气的功夫救援队也赶到了,大概二三十辆急救车,消防队也同时赶到。考虑到新贝比较空旷,道路也很宽敞,他们能够及时赶到然后马上开展救援。

较低楼层的工作人员是先出来的,当时已经在空旷草坪上躺着了,救援队对他们先进行了救治,还有一批工作人员在较高楼层,因为楼内损毁严重加上火灾根本无法下来,所以消防员架起了消防梯对高楼层人员进行救援。很不幸的是依旧有三位中方人员遇难,绝大部分受了伤。

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朱颖在轰炸中不幸牺牲

这是一次可怕的暴行,在此之后我们组织了媒体团队拍下了火海中的大使馆。我马上给米洛舍维奇打了电话,跟他说中国大使馆被炸了。

他跟我说:“你现在在哪?”

我回答道:“在新贝,大使馆旁边。”

他紧接着问:“你确定你知道中国大使馆在哪吗?”

我回答道:“总统先生,我当然知道它在哪。我现在看着中方人员受着伤跑出来,毫无疑问他们(北约)击中了中国大使馆。”

这件事(轰炸)难以置信到很少有人真的能相信它会发生。之后国家政要也纷纷赶来,比如塞总理马里亚诺维奇,不少部长,应该还有塞总统米卢蒂诺维奇,当时他们跟中国大使潘占林站在一起,后来这些照片传遍了全球。

不过当时还有一个情况,政要旁边有一个争议人物:一位打遍前南各地的志愿民兵领袖——杰利科·拉兹尼亚托维奇·阿尔坎。我当时不希望他出镜,曾经一次在政要葬礼上,他就与国家高层同台被西方抓到镜头了。作为西方眼中的争议人物和犯罪分子,炸馆时他起初站在了塞总理马利扬诺维奇旁边,于是我让警方的乔维奇上校把阿尔坎挪开一点,这样我们就能有“干净”的镜头。因为我知道如果他出现在镜头里,西方媒体会故意转移话题,然后掩盖轰炸大使馆的这一罪行。

阿尔坎

后来我们就都知道了,轰炸大使馆的是从美国本土起飞的B-2轰炸机,有五枚激光制导导弹击中了使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