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熊节:马斯克收购推特,言论自由还是宣传武器?


观察者网:马斯克收购推特的目的引发猜想,有人认为社媒平台是马斯克商业生态的最终一环,有人认为马斯克要践行言论自由,马斯克这一收购行为会对推特和美国社交媒体产生什么影响?

熊节:首先我们要明白马斯克是一个功利主义者,政治立场并不鲜明。马斯克自称远离政治,不过实际表现更倾向于保守派。传统的美国资本家例如科氏企业在竞选中会投入很多钱,相比之下马斯克在政治上投入很少,他只认为政治是做生意必要的润滑剂。

图片来源:日经中文网

马斯克主要的业务布局在清洁能源、科技等领域,这通常是拥护民主党的新型富豪所在的业务领域,他自称是“社会上的自由派,财政上的保守派”,反对政府干预和工会,但同时又拿着军队合同和政府补贴,从这些矛盾中可以看出他为自己谋求利益,精打细算,是一个比较纯粹的企业家和资本家。

我判断马斯克收购推特的第一个动机是把推特作为自己的广告平台,特斯拉一直不打传统广告,实际上马斯克在推特上给特斯拉的广告效果比通用汽车在传统渠道投放的广告效果还要好。他把推特视为一个广告平台来收购使用,是一笔很经济划算的买卖。

他鼓吹所谓言论自由跟过去的观点言行是一致的,给大众讲一个宏大叙事和浪漫构想,其具体如何实现并不关心,背后都是很功利的目的。比如星链、火星计划、太空计划都是一个个宏大叙事,要去太空旅游、殖民火星,实际做的事情却是拿政府资金做发射项目。

之前我们国家反馈过一次星链卫星发生紧急变轨,美国两颗星链卫星轨道威胁我国空间站的问题。如果真有几万颗低轨道卫星,星链有可能被武器化,这也是美国政府积极支持马斯克做这个发射项目的原因。

再举个例子,马斯克之前讲虚拟加密货币,讲了很多宏大叙事,我们发现他做了一个割韭菜的操作:制造言论把散户给诓进来,诓进来后在很短的周期内又抛掉股票,这种操作放在“一个理想的未来主义者”身上看着就很违和。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说要恢复“言论自由”,很多人没有注意这个“言论自由”到底是谁的言论自由,马斯克说自己是“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下面讲到,“在一个正常运作的民主国家里,所有人都应该有言论自由”。

实际上他是想让美国保守派,也就是传统企业家、以实体经济为代表的资本家发出一些声音,恢复他们的言论自由,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特朗普。有一些共和党议员(例如Jody Hice和Ted Cruz)已经给了很积极的期待,好几个人呼吁恢复特朗普的推特账号。

我想讲两个问题,第一,马斯克虽然在美国的根基没有那么深,但是他的行为和资本积累都是很传统的资本家,这都表明马斯克是一个财务上的保守派。第二,他想要恢复的声音也是美国保守派资本家的声音,对全球舆论的控制不会有太大影响。

现在我们的学者有比较普遍的误解,因为民主党大搞身份政治就称他们为美国的“左派”,实际上这些人在政治术语中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叫左派,因为它们不是为人民的利益服务,仍然是为资本家的利益服务,只不过是服务了不同的资本家群体。

民主党最早是南方庄园主组成,后来在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民主党又吸纳了爱尔兰移民、意大利移民、东欧移民,特别是新移民中的富有资本家,包括房地产既得利益者集团。由于劳工群体跟共和党中的工业资本家是对立的,所以他们也投奔了民主党。民主党从内战到二战再到民权运动,是一个不断缝合的过程。在这个缝合的过程中,民主党的票仓不断增大,但同时也造成了票仓与其党内精英的割裂。

现在,民主党的精英和票仓割裂得非常厉害,它的精英团体中有保守的力量,同时又加入了军队、科技和媒体,受到媒体和科技资本的制约比较大,所以一边用媒体煽动身份政治,赢得选民的支持,另一边对外扩张来扩张资本触角。

共和党这些比较传统的资本家,他们的产业有物理载体,扩张没有那么容易,而新的金融资本家与媒体、信息技术、情报部门和军队结合形成复合体的时候,他们很希望去海外扩张,去颠覆其他国家的政权,让全世界使用同样的互联网。

这也是特朗普要退出国际组织的原因,他认为在国际上的扩张没有太大的直接价值。

我们讲精英对全球舆论控制权的争夺,在面对全球舆论的时候,美国精英是高度一致的,原则永远是“美国优先,美国至上”,他们不会允许在全球舆论上出现一个挑战美国霸权的言论自由。

观察者网:推特目前在海外有非常庞大的用户量,对各国政治也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是否大大有助于马斯克开拓他国市场乃至影响他国的政治局势?

熊节:推特对马斯克的商业版图应该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这也是我判断他做收购的最主要的原因。

至于影响他国的政治局势,我认为跟以前一样,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他讲言论自由、开源算法都是噱头。推特未来不会大张旗鼓地去做很大改变,毕竟推特是一个主体,内部有自己的运作机制。马斯克作为一个企业家,他不会大张旗鼓地去做颠覆性的改变。

另外一个角度,推特和CIA、NSA的合作基本上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包括美国军方发布的一些材料,在国外利用社交媒体工具来进行煽动和颠覆等,他们是有这种合作传统的。

根据马斯克以往的表现推测,他不会去挑战现有与美国官方合作的框架,包括给中国媒体打标签,而同样是国营媒体的BBC却不打标签的行为。

马斯克一直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美国新冠封控时期,他就猛烈批评此举影响了生产线的开工,上海封控时间却没有发声,想必他知道中国政府比较强势。这是不是说明他对中国比较友好,其实也不是,俄乌开战后他曾经说俄罗斯和中国是威胁,要增加石油的生产,还要扩大美国的核武库。

这更能说明他在意识形态立场上看得比较清楚,不会去改变推特作为一个宣传武器的可能,甚至有可能主动地跟军方和情报机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