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美国介入俄乌冲突背后的霸权企图


【文/约翰·贝拉米·福斯特 译/常宜】

谈到乌克兰战争,首先要认识到这是一场代理人战争。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国防部长的帕内塔最近承认,乌克兰战争是美国的“代理人战争”,这一点很少被承认。明确地说,得到整个北约支持的美国正在与俄罗斯进行一场长期的代理人战争,这场战争是以乌克兰为战场的。正如帕内塔所坚持的那样,在这一构想中,乌克兰在外国雇佣军的支持下作战,而美国的作用则是越来越快地提供越来越多的武器。

那么这场代理人战争是如何发生的呢?为了更好地理解现状,我们必须考察一下美国的帝国大战略。在这里,我们必须回顾1991年苏联解体,甚至更远的1980年代。这一帝国主义战略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地缘政治扩张和定位,包括北约的扩大,另一个是美国争取核优势。第三个方面涉及经济,但我们这篇文章不会过多涉及。

美国的地缘政治扩张

1992年2月,苏联解体几个月后,保罗·沃尔福威茨的美国国防政策指南阐明了第一个方面。这一帝国主义战略采用后延续至今,旨在使美国在地缘政治上进入前苏联的领土以及苏联的势力范围,这是为了防止俄罗斯重新成为一个大国。美国-北约地缘政治扩张的过程从此时开始了,在过去三十年发生的所有美国-北约在亚洲、非洲和欧洲的战争中都可以看到这一点。1990年代北约在南斯拉夫的战争在这方面显得尤为重要,即使在南斯拉夫四分五裂的过程之中,美国也促使北约进一步向东扩张,以涵盖所有前华约国家以及前苏联的部分地区。

克林顿在1996年的竞选活动中将扩大北约作为其纲领的一部分,美国政府从1997年开始实施这一政策,最终北约增加了15个国家,其规模扩大了一倍。并且,美国政府建立了一个针对俄罗斯的、囊括30个国家的大西洋联盟,同时使得北约在全球范围内扮演干预者的角色,比如在南斯拉夫、叙利亚和利比亚。

但北约的目标还有乌克兰。布热津斯基是其中最重要的战略家,曾担任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他在1997年的《大棋局》中表示,乌克兰是“地缘政治支点”,尤其是在西方的地缘政治中;如果它被纳入北约、被纳入西方国家的控制,这将大大削弱俄罗斯的力量。俄罗斯即使不被肢解,也会被束缚。这一直是美国的目标,美国的战略规划者和政府官员以及北约盟国一再表示,他们希望将乌克兰纳入北约。

北约在2008年正式确定了这一目标,而就在几个月前,也就是2021年11月,美国拜登政府和乌克兰泽连斯基政府之间就新战略宪章达成一致,其近期目标是将乌克兰纳入北约组织,而这也是北约长期以来的战略目标。美国在2021年最后几个月和2022年初迅速采取行动,促使乌克兰军事化并保持这一状态。

布热津斯基和其他人提出的想法是:一旦乌克兰纳入北约这一保护体系,俄罗斯就完蛋了。乌克兰作为北约的第31个国家,与俄罗斯政府非常近,这将使北约与俄罗斯形成一条约1200英里的边界,这与希特勒军队入侵苏联的局势相似。但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是在面对着世界上最大的核联盟。乌克兰加入北约将改变整个地缘政治版图,让西方控制中国以西的欧亚大陆。

实际上更重要的是:如何实现这一构想。代理人战争始于2014年,当时乌克兰发生了由美国策划的广场政变,推翻了民选总统,将许多极端民族主义者纳入麾下。然而,政变直接的结果是乌克兰开始分裂。克里米亚从1991年到1995年一直是一个独立的自治国家。1995年,乌克兰非法撕毁克里米亚宪法,并违背其意愿将其吞并。克里米亚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乌克兰的一部分,他们主要讲俄语,与俄罗斯有着深厚的文化联系。当政变发生时,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控制着克里米亚人,而克里米亚人想要独立。俄罗斯通过公投给了克里米亚人选择,他们可以选择留在乌克兰或加入俄罗斯。他们选择了后者。

2014年乌克兰发生广场政变(来源:路透社)

在乌克兰东部,主要是俄罗斯族受到了极端民族主义和乌克兰政府新纳粹部队的镇压。恐俄症、对东部讲俄语的人们的极端镇压开始了——与亚速营有关的新纳粹分子在一栋公共建筑中炸死了40人,这就是其中一个臭名昭著的案例。最初,那里曾经有几个独立了的“共和国”。在顿巴斯地区,只有两个以讲俄语的人口为主的“共和国”存留下来: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

因此,在乌克兰爆发了西部的基辅和东部的顿巴斯之间的内战。但这也是一场代理人战争,美国或者说北约支持基辅,而俄罗斯支持顿巴斯。内战在政变后就开始了,当时俄语基本上成为了非法语言,以至于某个人在商店里说俄语就会被罚款。这是对俄罗斯语言和文化的攻击,是对乌克兰东部地区人口的暴力镇压。

最初,大约有14000人在内战中丧生。而这些伤亡发生在乌克兰东部地区,并导致约250万难民涌入了俄罗斯。2014年和2015年的《明斯克协议》使内战的这两个地区停火,这是法国和德国从中调停的结果,并得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支持。在这些协议中,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在乌克兰境内获得了自治。但基辅却一次又一次地破坏明斯克协议,继续攻击顿巴斯的独立“共和国”,尽管攻击规模缩小了,但美国仍继续提供加强的军事训练和武器。

2015年2月各方签署明斯克协议(来源:克里姆林宫)

1991年至2021年,美国政府向基辅提供了大量军事支持。1991年至2014年,美国对基辅的直接军事援助为38亿美元。从2014年到2021年,这一数字为24亿美元。美国对基辅的援助金额飞速增加,在拜登政府上任后暴涨。美国对乌克兰军事化的速度非常快,英国和加拿大训练了大约5万名乌克兰军队士兵,这还不算美国训练的军队士兵,而中情局实际上参与训练了亚速营成员和右翼准军事部队。所有这些措施都是针对俄罗斯的。

俄罗斯人特别担心核方面的问题,因为北约是一个核联盟;如果乌克兰被纳入北约,导弹将被放置在乌克兰,在俄罗斯政府有时间做出反应之前,核打击就可能已经发生了。在波兰和罗马尼亚,已经有了反弹道导弹防御设施,其作为对北约的先发核打击的反制武器至关重要。然而,重要的是要理解,安置在那里的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也有能力发射进攻性核导弹。所有这些都是俄罗斯加入乌克兰内战的因素。

2022年2月,基辅正在准备一次重大攻势,13万军队集结于东部和南部的顿巴斯边界,与美国-北约一起,向顿巴斯开火,美国-北约则继续提供支持,这越过了俄罗斯政府明确划出的红线。作为回应,俄罗斯首先宣布明斯克协议已经破裂,顿巴斯各“共和国”必须被视为独立和自治的国家。然后,俄罗斯政府站在顿巴斯一边介入了乌克兰内战,这符合它自己所认为的本国国防利益。

这样做的结果是,美国-北约和俄罗斯在乌克兰进行了一场代理人战争,这场战争从乌克兰自身的内战发展而来,而内战的起源则是美国所策划的政变。但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代理人战争不同的是,这场战争发生在一个庞大的核大国的边界上,它是由美国政府长期维系帝国主义战略引起的,旨在为北约夺取乌克兰以摧毁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并且,如布热津斯基所说,它还旨在建立美国在全球的霸主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