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陈相秒、宋润茜:乌克兰战火延烧,奈何却在台海闻到了“硝烟味”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相秒 宋润茜】

自2月下旬以来,美国频频借乌克兰危机在台湾问题上做文章。从2月底退休上将、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率由前国防部副部长弗卢努瓦、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奥沙利文等组成的高级别安全事务代表团低调赴台,到3月2-5日前国务卿彭佩奥带领的跨党派资深代表团高调会见台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等岛内主要政要,再到4月上旬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扬言但未遂的访台计划,以及3月11日总统拜登签署包含“禁止用政府经费制作、采购或展示任何不正确标示台湾领土的地图”等涉台内容的《2022财年联邦政府拨款法案》,美国近期在台海问题上可谓“上蹿下跳”。还包括部分国家闻风起舞,在涉台问题上阴阳怪气,小动作不断。4月5日,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声称,抑制中国行动以免台湾海峡发生事态很重要,应通过支持乌克兰来威慑中国“武力改变现状者将付出高昂代价”。

而台湾民进党当局则借机呼应美日立场,利用岛内对“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的担忧和舆论风向,加快推进军购案,营造出整军备战的肃杀气氛。就某种意义而言,台海的硝烟味似乎一点也不输远在数万公里之外的俄乌冲突主战场。

尽管我们一直强调台海问题与乌克兰危机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问题,但美、日及民进党当局有意将二者混为一谈,其背后用意几何,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关注,尤其对台海局势可能带来的新变数值得防备。

台湾问题与乌克兰危机有着本质不同

正如美国防长奥斯汀4月5日向国会众议院所坦承的,谨慎将台湾问题与乌克兰危机相提并论,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也早已阐释了两个问题之间存在本质区别。

两岸本是同文同种,二战结束后,按照1943年《开罗宣言》及1945年《波茨坦公告》,台湾连同澎湖列岛等重归于中国主权管辖之下。在随后的国共内战中,战败的国民党残余军政人员退据台湾,在美国支持下“割据一方”。这是两岸今日之特殊关系的始端。

而乌克兰危机的历史背景更为复杂。乌克兰一直处于东西欧不同宗教、文明及权力既融合又碰撞的过程中,这种特殊的历史纠葛也使其国内东西两部分以及不同政治势力之间长期存在巨大“鸿沟”。乌克兰的首都基辅是俄罗斯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其大部分地区都曾长期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东乌克兰”也曾是苏联创始国之一。直到苏联解体,乌克兰真正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复杂的历史经历,再加上西方权力、意识形态和宗教的冲击,乌克兰慢慢陷入国内政治发展方向的“迷失,这是危机的根源所在。

乌克兰危机是国家权力竞争的结局,本质上是冷战结束以来欧陆东西间地缘政治格局的平衡一步步被打破、国家间你来我往的权力竞争愈演愈烈的产物。而台湾的主权归属早已明确,台湾问题的本质是事关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领土主权完整的内政问题。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758号决议,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的唯一合法代表。这一决议已经从法律、政治及程序上解决了中国在联合国以及国际机构中的代表权问题。截至2021年12月全球已有181个主权国家承认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之事实。

何况,两个问题已有的发展轨道迥然不同。两岸关系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虽几经跌宕起伏,但为推动两岸和平发展及统一,达成了“九二共识”一中原则作为处理当前两岸特殊关系的临时性安排,统一是历史大势所趋。

相较之下,围绕乌克兰的矛盾呈现出螺旋式上升的特点。北约虽然在1994年和1997年与俄罗斯签署“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和“基本协议文件”,并成立了北约-俄罗斯理事会,允诺俄罗斯在北约事务上具有一定的发言权,但这一波操作并非意味着北约停止权力扩张的步伐。自1999年吸收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加入北约,便开始大规模“东扩”进程,此后把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11国收入麾下,构筑了北起波罗的海,经黑海达中亚的“弧形圈”,已然是一个总人口达9.38亿、面积超过2000万平方公里、军费开支占世界国防开支70%以上的巨型军事集团。正是北约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将势力范围向东纵深延长超过1000公里,打破了苏联解体后西欧与东欧本可以维持的动态平衡,甚至变本加厉试图将触角伸进与俄罗斯毗邻且有着复杂历史关系的乌克兰,才导致了今日的武装危机。

2021年10月22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出席北约国防部长会议期间重申,美国将继续向台湾地区提供协助,但拒绝明确说明是否会出兵协防。

美日台三方各有盘算

从美国防长奥斯汀的表态可以看出,拜登政府的决策团队及国会并非不知台海问题与乌克兰危机的显著差异,但明知故犯,密集安排层级一次比一次高的代表团窜访台湾,任由前国务卿蓬佩奥公开发表“美应支持台湾独立”的激进论调,同时以派遣军舰穿越台湾海峡、与日澳联合研发超高音速武器、在关岛增加部署一艘洛杉矶攻击性核潜艇等方式展示武力。其用意不外乎有三:

第一,希望通过在台海问题上摆出强硬姿态,稳定军心。就在今年2月13日,拜登在声明中向乌克兰保证,美国将“迅速果断地回应”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任何进一步“侵略”,但美国事后令人大跌眼镜的反应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包括亚太地区在内的全球盟友和伙伴国对其安保承诺有效性的质疑。譬如,台湾岛内机构针对“是否相信美国会在台海冲突中协防台湾”的民调发现,乌冲突发生后有55.9%的受访人选“否”,选择“是”的比例从去年的65%下滑到34.5%。

为此,拜登政府自俄乌冲突爆发后已数次向日本、新加坡、印度等盟友及伙伴国确认美国印太战略不会因此而分心,重申其安保承诺有效。从这个层面看,打消部分盟友疑虑、稳住合作伙伴的军心、确保联盟和伙伴战略顺利推进是美国在台海问题上持续“加码”的主要考量之一。

第二,企图慑止中国大陆。冲突爆发以来,美国务院、国防部和国会参众两院朝野各界轮番上阵,将两者关联起来密集发声。副国务卿舍曼和财政部长耶伦4月6日表态称“任何武力夺取台湾的行为均不可接受”“如果中国大陆对台湾动武,美国准备好施加类似对俄罗斯那样的制裁”,14日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沙利文表态“美台之间依据‘台湾关系法’存在明确的安全伙伴关系”,美国会“采取一切可能的方式”确保中国不“入侵”台湾。

拜登政府似乎正全力向中国大陆传递信号,让中国大陆确认“对台湾采取武力不可取”。更值得关注的是,拜登政府竟默许蓬佩奥以“半官方”身份公开表态支持“台独”,这一现象即便在特朗普政府亦未曾有过,这是美国自冷战以来对“台独”最为露骨的表态,某种程度上反映拜登政府正在施展“预防性外交”,企图通过“亮底牌”来促使中国大陆不可“轻举妄动”。

第三,“胁迫”中国配合制裁俄罗斯。美西方开启对俄制裁之后,西方舆论便掀起了、“中国向俄罗斯输血“的舆论风波。美方显然清楚中方不会参与对俄单方面制裁,但仍试图通过劝服和施压的方式避免中方成为俄罗斯缓解外部制裁压力的倚借力量。这些轮番上阵的白宫官员,正是美国“胁迫”策略的一部分,将台湾问题等作为国务卿布林肯口中所说的“惩罚”中国大陆支持俄罗斯的筹码。

另一方面,民进党当局上台6年来,“台独”之路收效甚微,于是恰好借机炒作俄乌冲突,以此达到三个目的:激起岛内民众对大陆的威胁感和抵触情绪、推进军备军购和“台独”进程、绑定美国作为靠山、在全球范围内编制所谓“挺台”阵营。

此外,作为美国在亚太一大支点的日本,其表态和举动也显然将乌危机作为扩张自己影响力的机会,尤其是加强与美英澳等国在网络安全、情报、超高音速武器等领域的合作,而台湾问题又再次成为日方鼓吹“中国威胁”的重要注脚。

台海局势面临三方面不安因素

目前的台海局势面临着冷战结束以来最为复杂的国际和地区大环境,至少存在三方面挑战。

一是台当局借乌危机主动向美西方集团“投怀送抱”,并在岛内推销“不对称战术”,加速武器装备的步伐,这无疑是在考验中国大陆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