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亨利·奥尔森:对俄制裁是西方阵营的回光返照吗?


【文/亨利·奥尔森 译/观察者网 宁栎】

西方民主国家联合行动应对俄乌冲突很了不起,而且早就应该行动了。但西方国家的经济实力下降,可能意味着这是旧秩序的回光返照。

欧洲和美国曾经依靠经济实力主宰全球。欧洲和美国得益于现代科学和工业革命的发展,实现经济飞跃,发展出压倒性军事力量,通过侵略中国等国家,最终将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区纳入势力范围。

20世纪下半叶出现的自由主义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高度依赖于西方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长期主导地位。虽然其他国家变得更加富有,但西欧、美国及其亚洲盟友仍然遥遥领先。到1950年,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美国GDP超过了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的总和。再加上北约各国和美国的亚洲盟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抵御这种综合实力。

西方的主导地位因1991年苏联解体巩固和扩大。东欧的前苏东阵营国家加入欧盟,而其他国家则实现了经济自由化,成为西方贸易伙伴。目前正在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国家,包括欧盟和大多数北约国家,加上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台湾、瑞士和新加坡,在2000年占据全球GDP的79.4%。

在过去20年里,全球化已经严重削弱了西方的优势。到2020年,上述国家的GDP只占全球的60.4%。中国的飞速崛起是主要原因,但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增速也超过了西方。这些国家现在已经强大到足以平衡西方在压制俄罗斯时的总体实力。这些国家中有些对西方在联合国发起的决议投了弃权票,有些拒绝制裁俄罗斯,原因就是经济实力的增长。

这些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如果只关注30个最大的经济体,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制裁俄罗斯的国家目前在经济总值中占64.9%,到2027年,预计会下降到58.5%。到2040年,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和印度的GDP预计将超过美国和其他八大对俄制裁国家的总和。加上其他新兴大国,如巴西、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全球权力平衡无疑将发生更大的变化。

2022年4月北约外长会议讨论对俄行动(来源:美联社

这一发展将结束西方两个世纪以来的全球主导地位,除非这些崛起的大国中有一些加入西方俱乐部。如果今天反对制裁俄罗斯的国家建立一个非正式联盟,与西方竞争并取代西方,那么预计21世纪将面临政治和军事紧张局势的持续。在可预见的未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是西方政治家的首要任务。

在探索过程中,西方目前还拥有一些重要优势。印度和中国在历史上有竞争关系。印度是一个民主国家,即使经常受困于混乱。在可预见的未来,印度教民族主义可能是印度政治的主导,西方批评印度教民族主义有可能使印度远离西方。西方出于审慎应该维持和印度联盟,哪怕其中有令人不安的因素。

在很多领域,我们必须处理这种西方自由主义社会价值观和西方地缘政治利益之间的类似张力。巴西大规模开发雨林激怒了气候活动家,印度和巴西还拥有世界上一半以上的牛,这是甲烷排放的主要来源。我们希望气候激进主义把这些国家赶进中国的怀抱吗?

西方对同性恋的立场也可能使我们的地缘政治环境复杂化。例如,到2040年,尼日利亚将成为世界15大经济体之一,也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该国与其他许多伊斯兰和非洲国家一样,将同性关系定为犯罪。这让人不安,但我们能因此让尼日利亚与西方国家疏远吗?中国的崛起为这些国家提供了发展资金和产品出口的替代,而中国肯定不会因为人权对盟友施压。

修昔底德的格言仍然有效:“强者行其所能为,弱智忍其所必受。”两个多世纪以来,西方一直是全球的强者。除非我们现在适应并为未来做好准备,否则今天对俄罗斯的联合行动可能是西方的“天鹅之歌”。

(本文发表于2022年4月2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