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婴儿奶粉短缺严重,拜登开始动用《国防生产法》了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消息,美国总统拜登5月18日宣布,将援引《国防生产法》以缓解国内目前的婴儿奶粉严重短缺问题。该法案允许美国政府在紧急情况下对工业生产进行更多控制,拜登试图借此引导婴儿奶粉原材料供应商优先向制造商供货。

同时,拜登还宣布创建“飞行婴儿奶粉行动”,即引导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和农业部利用国防部的商用飞机从国外进口婴儿奶粉。拜登称,解决婴儿奶粉问题是“我的首要任务之一”。

数月前,美国出现婴儿奶粉明显短缺的情况,数十万美国家长们正在为喂饱婴儿而疲于奔命,甚至陷入绝望。美国《财富》杂志分析称,有三重因素共同作用导致了这一现象,即美国奶粉业巨头出现“毒奶粉”情况,相关工厂已停工;婴儿奶粉市场已被垄断,市场供应商有限;美国常年降低的出生率导致市场需求有限,婴儿奶粉利润微薄。

CNN报道截图

自今年3月以来,美国出现婴儿奶粉明显短缺的情况。其中,爱荷华州、南达科他州、北达科他州、密苏里州、得克萨斯州和田纳西州这六个州属于“重灾区”,从4月24日已经有一半以上的婴儿奶粉宣告售罄。

民众生活必需品突如其来的“断供”,也让拜登政府和民主党倍感压力。彭博社分析称,包括油价飙升、物价飞涨、股市低迷在内的一系列经济挫折正将拜登政府“压得喘不过气来”,婴儿奶粉短缺现象更是“雪上加霜”,同时让民主党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争取选民支持时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据CNN报道,5月18日,拜登宣布,将采取新措施以解决婴儿奶粉短缺问题,其中包括援引《国防生产法》来影响婴儿奶粉市场的生产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国防生产法》是一部为因响应朝鲜战争而颁布于1950年9月8日的美国联邦法律。该法明确规定了有关国防生产的优先顺序,确定了特资与设施的分配体制和征收权,同时根据有关条款,为国防企业扩大生产能力提供强有力的财政援助,以保证物价与工资的稳定。

不过,在实践中,该法的适用对象早已被历届美国政府拓展到了武器装备之外。2020年3月23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颁发行政命令,将医疗和健康资源定义为应对新冠疫情的必要资源,所以适用于该法规定的禁止囤积和抬价的效力。

同年4月28日,特朗普再次援引该法,要求美国肉类加工厂在新冠疫情期间继续运营,以确保向美国消费者持续供应牛肉、猪肉和禽肉等产品。

如今,拜登则试图援引《国防生产法》来引导婴儿奶粉原料供应商优先向婴儿奶粉制造商供货。

美国总统拜登 图源:视觉中国

除了援引该法,拜登还宣布了一项名为“飞行婴儿奶粉行动”的计划,即引导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和农业部利用国防部的商用飞机从国外进口婴儿奶粉。

拜登表示,他已指示他的团队“尽一切可能确保有足够的安全婴儿奶粉,并迅速将其送到最需要的家庭”,这是“我的首要任务之一”。

据白宫称,国防部将利用与商业货运航空公司的合同,将符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标准的外国婴儿奶粉运送到美国。

白宫强调,“绕过常规的航空货运路线,将加快婴儿奶粉的进口和分销,并在制造商继续增加产量时提供即时支持。”

据报道,同日,拜登还致信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与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泽维尔·贝塞拉,要求他们“尽快查明加快安全的婴儿奶粉进口到美国并进入商店货架的一切途径”。

此前,拜登也采取了一些其他措施来解决婴儿奶粉的问题,例如让FDA与美国雅培公司(Abbott)达成协议,尽快开放该公司的奶粉生产工厂——该公司位于密歇根州斯特吉斯的工厂被FDA发现存在阪崎克罗诺杆菌,自2月17日起就处于关停状态。

另有白宫官员透露,拜登政府正与婴儿奶粉制造商利洁时(Reckitt)和包括塔吉特(Target)在内的零售商直接合作,提供后勤支持,帮助缓解全国范围内的婴儿奶粉短缺。

美国纽约的一家药妆店里,婴儿奶粉货架已经售空 图源:美国《时代》杂志

据CNN此前报道,席卷全美的婴儿奶粉短缺潮在去年就有了苗头。

为零售商和消费品品牌提供实时产品数据的美国公司Datasembly数据显示,在2021年上半年,全美婴儿奶粉的缺货率徘徊在2%至8%之间,但从去年7月开始,这一数据急剧上升,到了2021年11月至2022年4月初,全美配方奶粉的缺货率已跃升至31%。Datasembly对全美1.1万家零售商供应情况进行了评估。

而在4月份的短短后三周内,婴儿配方奶粉缺货率再次上升了9个百分点,目前为40%。一些州短缺情况更严重,据Datasembly表示,在艾奥瓦州、南达科他州、北达科他州、密苏里州、得克萨斯州和田纳西州,从4月24日开始的一周内,超过一半的婴儿配方奶粉全部售罄。

美国《财富》杂志分析称,此次婴儿奶粉短缺现象有三重原因,一是美国奶粉业巨头雅培公司的婴儿奶粉因出现安全问题而被大规模召回,相关工厂也处于停工状态;二是美国婴儿奶粉市场被包括雅培在内的三家公司垄断,市场供应商有限;三是美国常年降低的出生率导致市场需求有限,婴儿奶粉的利润不高,企业倾向于降低成本以保证营利,反而又导致生产过程容易出现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市场本身的因素,也有观点认为,FDA也需要为目前的情况负责。

美国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教授斯科特·费伯表示,FDA没能对举报人的报告做出足够迅速的反应,该机构理应更早地对雅培公司的工厂进行检查。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众议员罗莎·德劳罗也表示,FDA的行动非常迟缓,举报人的报告早在去年10月20日提交给FDA,但FDA直到去年12月底才向举报人了解情况,对设施工厂的检查也是在今年1月31日才启动的,产品召回则在今年2月27日才发布。

彭博社报道称,相关情况曝光后,美国两党议员均指责拜登政府在雅培公司的工厂关闭后的行动迟缓,没能迅速解决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