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媒反思:疫情尚未结束,现在该怎么办?


【编译 / 观察者网 沈玉萌】截至目前,美国因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已经超过百万。当地时间18日,美国《纽约时报》“争议”栏目刊发《疫情仍未结束,现在该怎么办》一文,栏目编辑斯宾塞·博卡特-林德尔综述了自2020年3月美国疫情大爆发以来,抗疫两年时期的感想,以及对于疫情未来道路的预测。

《疫情仍未结束,现在该咋办?》来源:《纽约时报》

2020年3月,正是欧美疫情大爆发时期,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在美国有线电视网(CNN)上警告美国,需要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福奇警告说,当时美国只有大约12.5万例确诊病例,随着疫情的蔓延,美国可能导致10万至20万名美国人死亡,即使在流感疫情蔓延最严重的年份,新冠病毒也远远会超过流感的年度死亡人数。

在当时的一些预测认为,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要高得多,可能将会有超100万的死亡病例。但福奇等众多医疗界人士认为,100万这个数字是无稽之谈。

然而,两年后,这个无稽之谈却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5月12日,美国总统拜登在一份声明中宣布,美国新冠死亡人数跨过了100万死亡门槛。

我们要如何应对疫情现状?如何减轻公众医疗资源的压力?

去年,《大西洋月刊》提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疫情“紧急阶段”究竟何时才能结束?文章给出了一个衡量标准:“流感测试”,当新冠死亡病例日增数下降到100例以下之日,就是疫情结束之时。

一个简单的标准告诉你如何知道疫情何时结束。来源:《大西洋月刊》

然而,按照流感标准,美国疫情“紧急阶段”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过去的几周里,新冠病例和住院人数一直在增加,死亡病例虽然远低于奥密克戎高峰期,但死亡病例数量仍然每天徘徊在300例左右。

与此同时,全世界的病例最近也有所上升,这意味这我们要和疫情打上“持久战”,正如《泰晤士报》的乔纳森·沃尔夫(Jonathan Wolfe)最近解释的那样,研究估计,在感染新冠的人群中有10%到30%可能会出现后遗症状,包括认知功能障碍、嗅觉味觉丧失、疲惫以及呼吸短促。

市面上种种疫苗似乎可以提供一定的保护,但究竟是否能持续治疗还是个未知数。

另一方面,不仅仅是生理上的健康,心理健康也迫在眉睫。

众多在美国的年轻一代,因疫情饱受抑郁症的折磨。来源:《纽约时报》

4月,在对1.8万多名美国人进行的一项调查中,4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识至少一个死于新冠病毒的人,另外七分之一的家庭中,至少有一名家庭人员死亡。

该调查还发现,27%的成年人开始呈现抑郁症状,在18至24岁的受访者中有一半报告有抑郁症状,并在2020年12月达到抑郁症确诊最高峰。

51%的成年人报告没有抑郁症状,23%有轻度抑郁症症状,26%有中度或更严重抑郁症症状。来源:covidstates

新冠病毒将何去何从?

自奥密克戎变异株最早在南非被发现和确定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内扩散到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且迅速成为主导毒株。世界卫生组织(WHO)称传播速度之快“前所未见”。

随后的一系列子变体BA.2亚型、BA.1亚型以及南非的BA.4亚型和BA.5亚型——正在把新冠疫情现状推向新的浪潮。

正如《泰晤士报》报道,奥密克戎及其子变体已经进化到免疫部分,这意味着对于已经接种疫苗的人来说,再次感染的几率可能成为常态,尽管大多数人都会认为现在感染新冠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但并不全是坏消息,由于疫苗的普及化和自然感染可诱导机体的可能性,感染率和死亡率不再像以前那样紧密相关。两项新研究表明,对于接种疫苗的人来说,感染奥密克戎可能会引发免疫反应,可以通过改变疫苗组成提供针对这些变异的保护。

新冠病毒激增是否变得更加可预测?奥密克戎新变体提供了一个提示。来源:《自然》

据《自然》5月6日报道,奥密克戎变异株并不像之前的阿尔法、德尔塔毒株,它的进化模式似乎遵循着不同的模式,从而进化出新的亚变体。

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新冠很有可能将会变成像流感一样,成为一种常见的感染病。

当然,众多科学家认为不能小瞧奥密克戎的威力,据哥伦比亚大学的流行病学家杰弗里·沙曼 (Jeffrey Shaman)表示:”无论是否会出现新毒株,如果病毒能够继续进化,并且重新感染人。那就不会只是一年一次流感的问题了,就奥密克戎所引起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而言,这不会是一个轻微的麻烦。”

政府和公众应该如何应对新毒株?

在短期内,随着病例的增加,保护弱势群体成为首要目标对于因为新冠而导致免疫系统受损的人们来说,恢复“正常”仍然是不可能的。据《纽约时报》编辑莎拉·怀德曼 (Sarah Wildman ) 称:“如果我们不想迫使至少700万受感染的美国人永远不能在飞机场、剧院、学校和火车站出现,那么美国将需要创造一种新常态,每个人应该有机会参与日常生活。”

我们甚至没有尝试如何应对长期新冠治疗。来源:《大西洋月刊》

目前看来,创造防疫新常态可能意味着演员上台演出需要带着口罩、居家办公、餐厅必须遵守疫苗规定等等。

从中期来看,是否以及如何改进疫苗和治疗的问题将引起激烈争论。目前,莫德纳(Moderna)和辉瑞(Pfizer )已经展开相关研究,目前正在准备在2022年秋季推出奥密克戎专用疫苗。据密歇根大学的病毒学家亚当·劳林表示:“奥密克戎专用疫苗听上去是个好主意,但也许在某个时间段,奥密克戎再次变种为更强毒株。病毒正被迫不断地自我改造,没有人知道它接下来会换上什么‘新马甲’。”

美国即将在下一个冬天进行一场“豪赌”(奥密克戎专用疫苗)来源:《大西洋月刊》

不仅仅是劳林担心这个问题,明尼苏达大学流行病学家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 (Michael Osterholm)也表示,按照现在毒株的变异速度,我们是时候要后退一步了:“我认为我们现在必须退后一步,并为出现全新变体的可能性做好准备。”如果只是为了一个新毒株,花费大量人力金钱开发奥密克戎专用疫苗,那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不会退缩?”

据《大西洋月刊》5月10日报道,尽管在新冠护理方面取得了所有进步,但长期新冠治疗方案仍然是一个未知数,美国一直在忽略长期新冠疫情的影响,而该影响却渗入了美国医疗体系的方方面面。

泰晤士报专栏作家泽伊内普·图菲克希(Zeynep Tufekci)指出,从长期来看,需要国家和国际委员会来设定防疫标准,准确的指出在防疫期间的各种错误行为,以及如何应对未来的疫情。

图菲克希写道:“如果我们能够使这一愿望实现,虽说无法弥补在过去两年中所遭受的所有损失和苦难。但我们至少可以说,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从中吸取教训,并为后世子孙留下一个努力抗疫的印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