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乌克兰难民嫌弃德国:美甲医疗都不行,还没自由!


(观察者网讯)俄乌冲突持续之久,几乎快把乌克兰难民和接收他们的欧洲国家之间的“浓情蜜意”消耗殆尽,进入了“相看两相厌”的状态。

据俄媒《莫斯科共青团员报》18日报道,一些来到德国的乌克兰难民对该国的生活条件和政府财政支持感到不满,抱怨当地政府机关官僚主义效率低下,生活中遇到的诸多限制也让他们感觉失去了自由。

德国内政部数据显示,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至5月11日,从乌克兰逃离到德国的难民已超过70万:其中大约40%的乌克兰难民是未成年人,女性则占登记的成年难民的81%。另外,73%左右接受过良好教育,但只有10%会说德语。

报道称,一些乌克兰难民好不容易辗转来到德国,反而越来越失望,他们发现在这里的生活远不如西方媒体所描绘得那般美好,甚至不如在乌克兰老家的日子。

街道上到处都是垃圾、社会福利待遇匮乏、商品价格过高……提起在德国生活的这段时日,他们是满腹牢骚。

一个乌克兰女子直呼难以忍受德国政府部门的效率低下:“在这儿,你要花很多时间等待各种许可证的批准,这种官僚主义占用了你非常多的时间。”

文中提到,人们必须通过邮件传送文件和上诉,因此需要额外的等候时间。另据德媒Euractiv报道,乌克兰难民在德国生活工作的确有着非常繁冗的手续流程,比如他们要先向外管局申请“临时保护”身份,然后才能获得工作许可。

还有受访者则抱怨称,在德国他们失去了自由,欧洲国家对一切都有着严格的限制。他们去超市买东西,商品总额如果不超过10欧元(约合人民币70.864元),收银台都不允许使用银行卡支付,“我们习惯了乌克兰人的生活。”

这并不是一个个例,不少乌克兰难民经此一遭都认为“乌克兰在许多方面超过了一些欧洲国家”。

据俄媒《今日俄罗斯》(RT)16日援引《乌克兰新闻》报道,一些逃往欧洲国家的乌克兰难民如今肠子都悔青了,他们对当地公用事业收费高、服务质量差和政府部门官僚作风怨声载道,更有人吐槽无法理解商店提前关门甚至周末不营业的情况。

文中尤其提到了两个问题,首先是他们对美容服务的不满,称乌克兰人习惯了享受物美价廉的美容项目,但在这些欧洲国家,花再大的价钱都不一定能体验到良好的服务质量。

从基辅逃到葡萄牙的奥尔加对这里的美甲师心有余悸,称这儿的美甲店都不对修剪指甲的工具进行消毒,甚至还在使用乌克兰早就淘汰了的仪器。

住在奥地利的敖德萨女孩埃琳娜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直言在当地找美发师“有风险”,还称就连欧洲人自己也会特地找乌克兰师傅做发型,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的水平比本土师傅要高得多。

达利亚认为西方对时尚的审美与他们不同,而且美容服务在德国并不受广泛追捧,只有富裕的欧洲女性才享受得起,这一行业在此无法形成激烈竞争,自然也就价格又贵活儿干得还糙,“在德国,光是修个指甲都要50欧元(约合人民币354.32元)了。”

另一个让乌克兰难民头疼不已的是医疗问题,他们吐槽称无论得了什么病,医生都只会开扑热息痛(解热镇痛药)的处方,“只要人还没死,你可能得等上几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才能见到医生。”

患有慢性疾病需要持续服药的难民尤为痛苦,因为在一些欧洲国家,他们必须先接受全面检查,得到诊断处方后才能开药。为了能获得医师处方,有些人还不得不使用非法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