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赢得澳大选,曾卖弄对华“强硬”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当地时间5月21日,澳大利亚迎来联邦大选投票日,该国1700多万名合格登记选民,将改选众议院全部151个席位以及参议院76个席位中的40个席位。而在众议院赢得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则将组建新政府,政党领袖将担任政府总理。

本次大选,现任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所领导的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寻求继续连任,他们受到了由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领导的反对党工党的强劲挑战。两人选前在经济增长、通货膨胀、社会福利、气候变化等议题不断交锋,但也在对华政策上保持了一致的“强硬性”。

21日晚间开票阶段,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结合实时数据报道称,工党击败了执政联盟赢得本届联邦大选,将组建新一届澳大利亚政府,阿尔巴尼斯则将出任第31任澳大利亚总理,由于计票尚未结束,目前工党是否能在众议院获得超半数席位以组建多数派政府,还不能确定,但至少将能组建少数派政府。

ABC于21日晚间预测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已胜选

悉尼工党总部21日晚间气氛 图自澳媒

悉尼自由党总部21日晚间气氛 图自澳媒

ABC随后更新报道称,莫里森21日晚间发表讲话承认败选,并表示已致电阿尔巴尼斯表示祝贺。他说:“在像今晚这样的时候应当承认我们的‘民主制度’在发挥作用。我相信澳大利亚人和他们的判断力,我一直准备接受他们的决断,今晚他们已作出决断,我祝贺阿尔巴尼斯和工党,我祝他和他的政府一切顺利。”

与此同时,莫里森还表示将对此次败选负责,他将辞去自由党领袖一职,这意味着之后将产生新的反对党领袖。

莫里森21日晚间在自由党总部发表讲话 视频截图

据报道,在莫里森发表讲话后,阿尔巴尼斯也从自己的家里出发,前往工党集会活动场地,他表示自己能够成为下一任澳大利亚总理,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荣誉”。

“今晚,澳大利亚人民投票支持了变革。这次胜利后我感到很谦卑,我很荣幸有机会担任澳大利亚第31任总理。”阿尔巴尼斯说,他的工党团队将每天努力团结澳大利亚人,领导一个值得澳大利亚人民尊敬的政府。他还透露,当晚早些时候,莫里森已致电表示祝贺,他对此表示感谢,并祝其一切顺利。

阿尔巴尼斯21日晚间在胜选后发表讲话 视频截图

阿尔巴尼斯21日晚间庆祝胜选 图自澳媒

澳大利亚联邦参议员、澳参议院工党领袖,此前是影子内阁外交部长的黄英贤(Penny Wong,华裔澳大利亚人)则表示,此次选举中,“澳大利亚人选择了希望”。

黄英贤21日晚间发表讲话 视频截图

【此前报道】

综合彭博社等外媒报道,选前最后的民调数据显示,此前曾大幅领先的反对党工党,可能将以微弱优势击败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但双方均未对选举结果作出预测。在2019年的大选中,莫里森的选前民调也曾处于落后,但最终他却意外击败对手而胜选。

由于选情胶着,澳大利亚或有出现“悬浮议会”的可能性,一旦如此,某一政党或联盟将不得不寻求与小党派或独立议员合作,以组建少数派政府执政。此前,莫里森和阿尔巴尼斯均坚持独自组建多数派政府,但他们可能会在投票结束后改变立场。

当地时间5月11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反对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参加第三次领导人辩论。图自澎湃影像

两人政见不同,但对华政策类似

据报道,从澳大利亚东部时间5月21日上午8时(北京时间上午6时)开始,位于澳大利亚各地的8000多个投票站陆续开放,选民可以到投票站投票,以选出新一届澳大利亚联邦议会,而投票结束时间则为当地时间下午6时(北京时间下午4时)。

大选投票日当天,现任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的行程最为引人关注,两人当天都在完成了选前最后的拉票和助选工作后,返回各自选区投出自己的选票。这两人均对选民表示,自己是未来领导澳大利亚政府的最佳人选。

莫里森和阿尔巴尼斯分别在各自选区投票 图自澳媒

关于两人的政见政策,莫里森呼吁澳大利亚选民能够考虑到本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创纪录的低失业率”,给其政府连任的机会。同时,他还极力将自己定位为是“唯一可以足够强硬对抗中国的人”。

事实上,在选前民调落后的情况下,莫里森政府频频借中所安全合作协议等议题大打“反华牌”。就在不久前,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竟“信口开河”,声称“中国会行贿,我们绝对不会”,毫无根据地暗示称中国买通所罗门群岛政客从而达成协议。

不过,彭博社发文认为,莫里森作为世界上“反华”最高调的领导人之一,在争夺选举关键席位时,他的这些强硬言论可能最终对他弊大于利,会让许多摇摆中的华裔选民失去兴趣,从而影响投票结果。

而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也与莫里森类似,同样采取了更为强硬的对华政策。他在选前谈及当前中澳关系困局时,并没有过多责怪现任莫里森政府,反倒声称“澳大利亚没变”、“是中国改变了姿态”,不但没有反思澳方长期以来的不当言行,反而暗暗将产生困局的责任“甩锅”给了中方。

为摆出对华强硬之姿,工党还抨击莫里森政府“让所罗门群岛倒向中国是二战后最大的外交失败”,而莫里森及其执政党也“不甘示弱”,频繁攻击工党“经常站在中国一边”,指责阿尔巴尼斯与中国走得太近,对中国态度软弱。

与此同时,阿尔巴尼斯的工党竞选团队,还将选举焦点议题集中在了通货膨胀之上,称澳大利亚正面临“生活成本危机”,指责莫里森政府由于“政策脱节”而导致了民众的生活困境。此外,包括廉价儿童保育和应对气候变化也是阿尔巴尼斯所引领的选战议题。

选情胶着,选前双方民调仅差2%

由莫里森领导的执政联盟,已连续执政第九个年头,而由阿尔巴尼斯领导的中左翼政党工党,则在此次竞选中取得了不错的领先优势。

根据选前的民调数据,反对党工党继续领先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但领先优势已不再像此前一段时间那般明显了,选情趋于白热化。

《卫报》澳大利亚版5月17日公布的民调称,如果在反对党工党和莫里森执政联盟中选一个,工党得票率仍旧领先后者2个百分点,差距有所减小,但有7%的受访者尚未作出决定。而在两周前,工党领先联盟4至8个百分点,6%尚未决定。

当地时间5月21日,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选举举行,悉尼民众参加投票。图自澎湃影像

此番寻求连任的莫里森,是15年以来首位完成三年任期的澳大利亚总理。在其执政期间,尽管碰上新冠疫情,但澳大利亚今年的预估经济增长率可达4.25%左右,同时失业率将至3.95%,为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

原本,这些因素被认为可以让莫里森轻松连任,但他和执政联盟的支持率却一直表现低迷。